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pdf
簡稱國籍法
提請審議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
公佈日期1980年9月10日
施行日期1980年9月10日
法律效力位階基本法律
立法歷程
  • 人大會議通過:1979年7月1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
  • 人大公佈:第8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令》(1980年9月1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簽署公佈)
收錄於維基文庫的法律原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現狀:施行中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以下簡稱《國籍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該法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取得、喪失和恢復作出了法律規範管理。《國籍法》由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令第8號公佈,自1980年9月10日施行。根據《國籍法》取得中國國籍的人,即為中國公民。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1]

中國國籍法採取血統主義為主並輔之以出生地主義的混合方式。[2]

國籍的取得和恢復[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入籍證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復籍證書
新生兒中國國籍的判斷

根據《國籍法》第四條至第七條的規定,以下人具有中國國籍:

雖然《國籍法》並未禁止外國人通過歸化的方式加入中國籍,但是事實上通過此種方式獲得中國國籍的難度較大,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2019年2月僅有4000餘人[3]成功加入或恢復中國國籍(不含港澳居民)[4]。另外,根據第13條規定「曾有過中國國籍的外國人,具有正當理由,可以申請恢復中國國籍;被批准恢復中國國籍的,不得再保留外國國籍。」也就是說曾經擁有中國國籍的海外移民,可以利用申請恢復的方法,從而達到重新定居的目的,但外國身份則不得保留。


國籍的喪失[編輯]

根據《國籍法》第9條至第10條的規定,以下人不具有中國國籍:

根據上述規定,喪失中國國籍的方式有兩種: (1)自動喪失:定居國外,並且取得外國國籍; (2)主動退出:申請退出中國國籍獲得批准。

雙重國籍問題[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退籍證書

《國籍法》第3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根據《國籍法》第8條規定,申請加入中國國籍的人,其申請經批准取得中國國籍後,不得再保留外國國籍。根據《國籍法》第9條,定居外國的中國公民,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上述條文的設置意在杜絕多重國籍現象,但非法多重國籍問題依然存在。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中,唯一一個規定本國公民入外籍之後將自動喪失本國國籍的國家[5]

歷史背景[編輯]

1955年,首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參加第一屆亞非會議萬隆會議)期間,中國和印尼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以期解決印尼華人國籍問題,條約容許持有雙重國籍的華人,在條約簽署後20年內,成年時選擇印尼國籍或中國國籍[6],這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明確的承認一部分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但這些具有雙重國籍的公民必須在一定期限內放棄其中一種國籍。《條約》在1965年由印尼單方面終止。

1980年的《國籍法》是中國歷史上首次以成文法規定中國不承認中國公民的其他國籍。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在立法時的説明,中國政府對於雙重國籍問題曾一貫明確宣佈「不承認雙重國籍,鼓勵華僑自願加入僑居國國籍」,並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曾明確宣佈過:華僑在國外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且中國政府曾按照這一原則「同一些國家妥善地解決了歷史遺留下來的華僑的雙重國籍問題」。《國籍法》中的規定即基於此原則。[7]

非法多重國籍問題[編輯]

按照法理,定居國外並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該法本來的存在目的是作為東南亞華僑,無法向國家申報自願除籍之替代方案之用。雖然國籍法規定定居國外並取得外國國籍的人士是自動喪失中國國籍的,但在實際操作上,如果此類取得外國國籍的人士沒有向中國政府機構報告此情況,一般中國政府機構無從知曉此人的中國國籍已喪失。此種情況須符合「定居」及「自願」兩個要件,若非此種情況,中國國籍則不會自動喪失。 此外,中國國籍法第3條中規定:中國不「承認」中國公民擁有雙重國籍。此處為不「承認」,而非不「允許」。亦即,中國政府對此類人士認定其為中國公民,而對其持有的他國國籍,則不予承認。

此外,國籍法第10條也規定了第2種非自動的喪失中國國籍的方式,即申請退出中國國籍。此第2種方法局限於外國人的近親屬、定居在外國的或有其它正當理由的人士,而不要求當事人擁有外國國籍,因此與第1種自動喪失方式不同。有些通過申請喪失中國國籍的人士,也會因爲駐外機構和國內機構信息共享不及時,導致國內的公安機關未能及時註銷已通過申請喪失中國國籍人士在中國的國籍信息。

中國政府對這種情況(特別是故意隱瞞自動喪失中國籍的情況)的主要應對措施是雙重的。一方面,在國外,近年中國駐外使領館在辦理大多數與中國國籍相關的領事手續時,都會要求當事人出示未加入當地國籍的證明,以斷絕已喪失中國國籍人士申請新的中國護照或其他文件的可能。另一方面,在中國國內,在機場等出入境口岸根據出入境記錄進行排查,同時基層派出所也會留意此類人士。若中國公民被發現已經獲得了外國國籍,其中國國籍和戶籍將被註銷。[8]

另外,有自媒體和海外中文媒體報道稱,自2017年起,所有入境中國的14歲至70歲的外籍人士(包括已經加入外國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生的人士)的指紋虹膜面相等人體特有的生物識別信息均需要上傳至出入境管理部門,每次入境,邊檢工作人員都會進行嚴格審查。如果邊檢工作人員發現本人信息與公安部門對不上,意味着該人士並沒有註銷戶籍。一旦被發現手持國外護照但未及時註銷中國戶籍的人士,從中國境內再次準備出境時將會被禁止出境,等到返回原居住地相關部門註銷本人戶籍後,才可被允許出境。然而在2017年6月,四川省公安廳出入境管理局的工作人員表示從未收到過相關通知,同時指出「外國人入境時留存指紋規定與限制持外國護照且未註銷中國戶籍者出境之間沒有任何聯繫」[9][10]。同時根據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也沒有限制取得外國籍但未註銷中國戶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生的人士出境的規定。還有一些已加入外國國籍,並持有中國簽證的申請人非法騙取中國護照。對於違反相關規定的人士,中國駐外大使館將對其證件進行註銷,並宣佈作廢。持證人將會被拒簽或是拒絕入境[9]

非法持用外國護照[編輯]

由於《國籍法》第九條規定:「定居外國的中國公民,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且第三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擁有雙重國籍」,因此有時中國公民以投資而非定居獲得國外護照及國籍的行為不被邊檢承認。例如在2006年時一位持有非法的幾內亞比紹護照與中國簽證的中國女子試圖以幾內亞比紹護照入境三亞,因其幾比護照為以投資移民身份購買而非以定居歸化獲得,中國邊檢便沒收並聲稱不承認其幾內亞比紹護照,僅承認其具有中國國籍[11]。此外,也有中國人高價購買外國護照,例如一位中國商人曾向一間移民公司支付30萬元人民幣,購買幾內亞比紹公民護照,但後來被揭發為假護照[12]中國公民通過購買外國護照並以「外國人」身份入境中國的行為擾亂了中國的出入境管理的正常秩序,因此中國公民購買的外國護照不但無效,持照人也要被追究法律責任。[13]

中國公民國外生子與國籍衝突[編輯]

國籍法第5條規定「父母雙方或一方為中國公民,本人出生在外國,具有中國國籍。但父母雙方或一方為中國公民並定居在國外,本人出生在國外時即具有外國國籍,不具有中國國籍。」規範了海外新出生華裔的國籍取得方式。但若孩子出生時具有中國國籍,出生後定居在國外且具有外國國籍,將自動喪失中國國籍[14]

兒童在出生時同時獲得中國國籍和外國國籍的情形被稱為國籍衝突,此類情況通常是因為孩子出生於屬地主義國家或者是由無外國永久居留身份的中國公民和外國公民生子所致,此類兒童屬於不便持用護照的人員。因此如果兒童在外國,需要申請旅行證前往中國;如果兒童在中國大陸,則需要申請出入境通行證離開中國大陸[15]

以中國公民在英國所生子女國籍認定為例:由於英國國籍制度規定,1983年1月1日及以後出生、出生時父母一方為英公民或有英永久居留權者,無需進行登記或入籍程序即具有英國國籍,綜合中國《國籍法》和英國國籍制度,中國公民在英國所生子女國籍認定如下表所示[14]

中國公民在英國所生子女的國籍認定簡表[14]
情形 孩子出生時父母情況 孩子是否
具有中國國籍
前往中國
申辦何種證件
一方 另一方
1 中國公民(無英國永居) 中國公民(無英國永居) ✓ 中國護照
2 中國公民(無英國永居) 中國公民(英國永居) ☒N 英國護照中國簽證
3 中國公民(英國永居) 中國公民(英國永居) ☒N 英國護照和中國簽證
4 中國公民(無英國永居) 英國公民 YesY# 中國旅行證
5 中國公民(英國永居) 英國公民 ☒N 英國護照和中國簽證

# - 此種情況下,由於父母中的一方為未在外國定居的中國公民,該兒童根據中國法律具有中國國籍;由於父母中的另一方為英國公民,該兒童根據英國法律具有英國國籍,故涉及國籍衝突。

外國人境內生子[編輯]

中國國籍法第四條規定:「父母雙方或一方為中國公民,本人出生在中國,具有中國國籍」,因此父母一方為中國公民,而另一方為外國公民者,在出生時即擁有中國國籍。

比較知名的擁有中國國籍的外國人與中國公民的後代包括排球運動員丁慧以及曾經參加電視選秀節目的婁婧

相關爭議[編輯]

近年來,由於全球化趨勢,加上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人才的海外大規模流動現象逐漸興盛,曾有政協委員認為《國籍法》部分條文已不符合當前國情,因此建議對《國籍法》部分條文作出修改,凍結部分權力、保留國籍是目前國際上的修法趨勢。

早在1999年,中國12名政協委員就曾在政協第九屆第二次會議上提出《關於撤銷「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規定的建議案》,建議放開雙重國籍規定。2005年,中國民主建國會也於當年的政協會議上提出黨派提案,建議修改國籍法,承認雙重國籍[16]。2015年,有政協委員提議修改《國籍法》,建議中國承認雙重國籍,支持運動員歸化,以振興中國足球的發展[17]。在2016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常委、廣東省僑聯副主席李崴建議刪除《國籍法》第9條「定居外國的中國公民,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的規定。此外他還在提案中設計,一旦《國籍法》進行修改後,則「擁有外籍的中國國籍者」,在中國境內不得享有選舉、投票、擔任公職等政治權利。該提案也建議「仍具有中國國籍者,在入境中國時應使用中國護照[5]」,即規定中國國籍者必須以公民身份歸國。而在2018年兩會期間,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建議修改《國籍法》第九條為「如果中國公民取得外國國籍之後,不主動申請放棄中國國籍,則中國只承認該公民中國國籍,對其外國國籍不予承認[18]」。

對於中國是否承認雙重國籍的問題,則存在不同觀點。支持者認為,允許雙重國籍有利於大量引進海外華裔人才、技術、資金和管理經驗,「增強民族凝聚力」。對於許多旅居外國的華人來說,擁有雙重國籍既可以享有居住國公民的所有權利,又能夠保留自己的中國人身份。而反對者認為,雙重國籍會讓一些不良分子鑽法律的空子,犯法後,一些犯罪分子可能逍遙法外,或獲得從輕處罰;審理程序上的不同也會給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機,不便於懲治。另外,如果承認中國公民可以具有雙重國籍,將使中國與有關國家在對這些雙重國籍人行使管轄權和保護權上產生衝突。還有學者指出,持有雙重國籍的人可以比僅具有單一國籍的人享有多種法律上的優惠條件,這樣會造成公民之間在競爭方面的不平等[16]

中國大陸境外[編輯]

中國大陸相對,香港澳門台灣即是境外地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雖從未管轄過中華民國的實控領土——台灣地區,基於一個中國原則,仍將它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中華民國國民香港居民澳門居民同為中國公民(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大陸境外居民。2018年9月起,向在中國大陸地區定居半年以上的港澳台居民發放,與中國大陸居民相類的居民證。

在港澳地區的實施[編輯]

根據《國籍法》第十六條規定,加入、退出和恢復中國國籍的申請,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審批。經批准的,由公安部發給證書。但內地法律並不完全適用於港澳特區,所以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六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入境事務處香港特別行政區受理國籍申請和變更的機關,入境事務處依法對所有國籍申請事宜作出處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澳門特別行政區也作了類似的安排,特區政府是具體的執行者,對於國籍認定的做法也會較為開放。因此,港澳居民合法持有雙重國籍的現象並不罕見。

香港及澳門永久居民[編輯]

在香港及澳門主權和政權移交之前,絕大多數香港永久居民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BDTC)與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而大部分澳門居民則持有葡萄牙護照。由於主權和政權移交的緣故,現今很多兩地居民均有除中國國籍以外的其他身份(如英國國民(海外)英國公民葡萄牙國籍等雙重國籍)。鑑於上述情形,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在香港及澳門主權移交之前通過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明確表示擁有中國國籍的香港及澳門永久居民可使用英葡兩國政府簽發的有關證件去其他國家或地區旅行。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不得因持有上述證件而享有外國領事保護的權利。[19][20] 為了解決在1997年回歸以前很多居民早就擁有雙重國籍的實際問題,特區政府對國籍法的認定與執行方式,乃是將外國國籍視為外國簽發的旅行證件,因此港澳居民可以合法保留外國國籍(身分),但在中國境內(含港澳特區)不予承認。外國國籍所賦予的權利僅能於境外使用。

中國政府在1984年12月19日的《中英聯合聲明》備忘錄中已經指出,根據國籍法「所有香港中國同胞,不論其是否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都是中國公民」。[21]1990年波斯灣戰爭爆發時,香港華商林本寧正在科威特,由於他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伊拉克當局視他為英國人,不准他出境。中國大使館為他開出他有中國國籍的證明,並幫助他撤離。[22]

由於2020年英國宣佈對BNO護照持有人放寬在英國的居留條件,引發部分人士不滿,因此在2021年1月10日,香港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行政會議成員、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在報章撰文,指中央政府正考慮採取反制措施。她認為內地或會終止出於歷史原因對港人的特殊待遇,嚴格執行《中國國籍法》第9條,即禁止港人擁有雙重國籍。她認為,禁止港人擁有雙重國籍的做法毋須修改香港法例,其中一個可行方法或是就《中國國籍法》釋法。議員梁美芬指,之前中央政府為了令港人對一國兩制保有信心,故採取寬鬆措施,但現時英美對中國的態度出現變化,認為即使中央決定「揸正嚟做」亦只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外交回應,因為根據《基本法》附件三中,適用於本港的全國性法律《國籍法》,港人亦不可擁有雙重國籍。梁指,若中央真的打算嚴謹執法,「想食兩家茶禮嘅人就要自己揀啦」。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則指,當年香港回歸之初,中央為了穩定局勢和人心,才會使出寬鬆處理港人國籍的權宜之計,惟時至今日,其所衍生的問題亦逐漸浮現,加上有關做法本身不符合現行法律精神,亦逐漸引起內地人民不滿,故以他所知,中央亦在探討有關解決方案,特別是港人的權利和義務是否仍只與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掛鈎,而非以國籍劃分。他說,凡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便可享有本地參選和投票權,而立法會也允許最多20%議員持外籍身份,惟基於目前的「愛國者治港」原則,仍然容許港人具雙重國籍或已不合時宜。他又指,香港目前有逾百萬人持外國護照,加上英國為BNO擴權,而加拿大和澳洲等國亦有意向港人招手,降低入籍門檻。他最後說,若雙重國籍問題仍未改善,或會惡化外部勢力干預香港內務的情況,並估計當局對問題的大限最遲定於2047年,故一旦「50年不變」承諾期滿,屆時仍持外國籍人士,可能將一律按《國籍法》處理[23][24]

2021年2月9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見記者回應指,全國人大常委會1996年就中國國籍法在香港實施的決定,指明除非有外國國籍人士,聲明及獲確認外國國籍,否則仍被視為中國公民,不享有外國領事保護;屬於國際法的維也納條約法公約亦指出,在包括中國在內,不承認雙重國籍的國家,公民不會享有外國領事保護,有關安排是國際慣常做法[25]

中華民國國民(台灣居民)[編輯]

中華民國國民(台灣居民)不使用護照,而是以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進入中國大陸地區。包括無戶籍國民在內,「未持有效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但擬前往大陸,或需從國外直接前往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台灣人士」以及「持台灣身份證件但無法申請外國簽證的台胞」可申領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此外,台灣居民在特殊情況下,可申領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2010年代,台灣居民從中國大陸出境前往俄羅斯旅遊時,存在普通地使用「一次性」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現象。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旅遊局《中俄邊境旅遊暫行管理實施細則》第二十五條,台灣居民參加中俄邊境旅遊需向組團社或代辦社報名交費,由「本人」到相關入境部門辦理旅行證件,公安機構會發出「一次旅遊有效的護照」[26]。同時,中華民國方面《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九條之一規定「臺灣地區人民不得在大陸地區設籍或領用其護照」。但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不是中華民國法律所承認的證件,更不是護照或戶籍證明,故無戶籍國民亦可以申請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並經由中國大陸出境而不會觸犯中華民國法律。

注釋及參考文獻 [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 mps.gov.cn. [2015-0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2-09). 
  2. ^ 《公务员法》释义:公务员的条件、义务与权利. 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部. [2015-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2-09). 
  3. ^ 山東魯能再添強援?曝德爾加多已簽署入籍中國證書,根據中國足球運動員德爾加多的入籍證書,他是第4683位歸化中國國籍的外國國民。
  4. ^ 如何恢复中国国籍或申请中国居留?(上). [2015-08-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23). 
  5. ^ 5.0 5.1 李崴委员:建议允许海外华人保留恢复中国国籍. 財新網. [2017-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24). 
  6. ^ 劉新生(原中國駐汶萊大使),周總理與萬隆會議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7. ^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修改草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草案)》的说明. [2017-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16). 
  8. ^ 法制網. 揭双重国籍持有者逃避检查:在国外更名不主动销户. 中國新聞網. [2014-10-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18). 
  9. ^ 9.0 9.1 中国严查双重国籍灰色地带. 僑報紐約網. [2018-0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28). 
  10. ^ 持外国护照未注销中国户籍者不许出中国境?假的!. 聯合早報網. [2019-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1). 
  11. ^ 女孩为上名牌大学 办假护照偷渡三亚被抓. 搜狐教育. [2014-12-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16). 
  12. ^ 内地商人30万换来假护照 入境被捕滞留香港-港澳频道-新华网. 新華網. [2015-0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2-10). 
  13. ^ 從內地貪官外逃談到幾比名譽領事館售賣護照. 華澳人語. [2014-12-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2-04). 
  14. ^ 14.0 14.1 14.2 十四、关于国籍认定和有关问题的说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大使館. [2018-02-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14). 
  15. ^ 存在国籍冲突的宝宝须持符合规定的出入境证件. [2018-07-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26). 
  16. ^ 16.0 16.1 双重国籍的利与弊. 德國之聲中文網. 2014-08-26 [2020-06-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08). 
  17. ^ 鄭雪婧. 外籍运动员归化之路审视思考:我国存在两大障碍-中新网. 半月談. 2020-05-20 [2020-06-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28). 
  18. ^ 律协副会长建议修改《国籍法》第九条. 政知見. [2018-03-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05). 
  19.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的几个问题的解释 (PDF).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2019-05-17].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4-20). 
  20.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在澳门特别行政区实施的几个问题的解释.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2015-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1-20). 
  21. ^ 《中英聯合聲明》全文-雙方交換的備忘錄.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2020-04-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11). 
  22. ^ 董立坤 (編). 中國內地與香港地區法律的衝突與協調. 中華書局(香港). 2016: 181–182 (中文). 
  23. ^ BNO︱葉劉淑儀:是時候處理雙重國籍 倡劃線後獲外國籍失居港權. 香港01. 2021-01-10 [2021-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0) (中文(香港)‎). 
  24. ^ 持BNO如食兩家茶禮 行會成員倡定限期禁港人雙重國籍. on.cc東網. 2021-01-10 [2021-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0) (中文(香港)‎). 
  25. ^ 林郑月娥:双重国籍人士在港不受外国领事保护. 大公文匯全媒體. 2021-02-09 [2021-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9). 
  26. ^ 持中国大陆临时护照赴俄令台男失户籍 事主批条例过严. BBCnews 中文. 2017-11-07 [2020-12-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12) (簡體中文). 
  • 張勇、陳玉田 著. 《香港居民的國籍問題》. 北京: 法律出版社. 2001年. ISBN 7503634219.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