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稍微談到佛教「變文」的碎碎念@跪請扶弱濟貧購買《書及妳》,會幸福呦!|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21-03-24 17:35:48| 人氣75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有稍微談到佛教「變文」的碎碎念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當然佚凡沒有咆哮其他台灣詩學季刊社的成員例如我尊敬的林廣老師後來因為別的事向我道歉了

野狐漸漸地
竄向南方建業的書院躲避自己留下的
線索是獵人
緣自足跡在替身
地藏王菩薩歛目佇立守候著森林外
不立廟宇的稻田旁
上一代興建的書院典藏著書頁泛黃的圖鑑
旅遊勝地比對旅遊勝地
在給孤獨圓裡夢家
遍地揭竿起業
敗績
原本的守護神蹙眉原本的淨土業
已瘡痍裂帛愛
轉向了
敗戰的逃兵們從門徑
初窺的蜿蜒被矗立的富麗堂皇擋下視線
裡面都是圖鑑
(火車快飛!火車快飛!)
消失的國界戰火連天話說
當年陳涉、吳廣、諸儒
蔭下未及張開的保護傘荒塚都在一旁那棵
書院前的槐樹下
蝸牛慢慢地爬出泥濘相迭的枯枝落業蟻穴外
根莖蔓延著猙獰的大地到
處兵卒們稍微拂拭了墓台就死屍般地自然睡去
圖鑑
不能離去的九天伏法在最後一彈指
醒悟六月雪不入因果?
屍橫遍野血流漂杵蛞蝓
在槐樹下緩緩地爬行
無視影武者死了
原地
沒有悔改的人恆河沙數頌音呢喃著方言
龜裂和斷垣殘瓦成了葬禮上簽到的名冊見證
翻業的義庄和村莊的暫厝終
有一天烽火會焦土了所有的蛞蝓
緩慢地等待離席的眾人集結家
空空如野狐
無法想像漠視,
槐樹垂下了童話
初稿於10/8/2016 9:56:10 AM槐安國;〈少女的祈禱〉後果然寫不出新作;駐南蘇丹的聯合國維安部隊無視數百起性侵案件;孔子留下的空白、史遷整齊的故事;神秀大師。二稿於10/9/2016 12:51 AM百丈懷海;所有的困惑與不適在加入「影舞者死了」之後消失殆盡;謝謝網友旅人前輩的提醒、網友Mayaw兄所言的上帝、天使之動容、及一時也無言的網友Mann兄分享了南斯拉夫的相似案例,並以舊作試圖透過美國前總統傑佛遜來闡述政教分離;對反烏托邦的反省;「槐樹垂下了童話」、應該說〈大樹公〉之作盜自吳啟銘先生(南投地景詩〉;「(火車快飛!火車快飛!)」是對網路作家蝴蝶(Seba)致敬。
_________我是廢話掌旗官的分隔線_____________
以及中共說佛弟子要成為黨的後盾,以及中共的社會信用評量制度
(晚餐時間觀看卡通《名偵探柯南》,突然若有所悟地向高齡七十五歲,卻仍在工作賺錢的家父表示:「我因為語言障礙,被當成腦殘智障白爛二十餘年了,我比你更知道『社會』。」)
父親不只一次關心心疼地問過培訓,到底在哪裡被霸凌了,而把憤怒帶回家中。
我研究「敘事學」二十餘年了。
有幾個前置故事必須先說明:
第一、培訓從來沒有參加過離畢華(盧兆琦)組成的任何團體
見面或許不到六次
第二、離畢華在台南新書發表會的前一天,參加了在喜菡(彭淑芬)組織的韓粉寫字團定期的集會。談到新書小說情節,日本兵強姦中國女性時,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第三、韓粉寫字團的成員,我至今依然視為友人的,例如迦納三味(不寫本名),談到昔年含羞草事件時,語氣中表達對我的學弟黃浩嘉之怒意,雖然林培訓我不是黃浩嘉,除了感覺稍微奇怪,也沒有多作表示。身為一個英明神聖的學長,喵球反而幫助我更多,這是我不知如何啟齒的部分。
第四、風球詩社來訪,喜菡對我以及我的作品嚴重侮辱,這不再贅述;喜菡當時又提起含羞草事件。培訓感到奇怪的是,我曾經尊敬(現在是有禮對待)的野薑花詩社召集人江明樹,為何也咬牙切齒地在臉書以文字對我表示不能忘記含羞草事件的恥辱。
第五、或許是玩笑之言,喜菡好幾次當著我的面詢問天主教徒迦納三味對同性戀的想法;包括領喜菡薪水身負教職的學長,也要我面對自己。
而離畢華來拜訪韓粉寫字社團那天之後,培訓原本就體弱多病,上吐下瀉,還禮貌地傳簡訊告知離畢華,無法到台南參加新書發表會,相當抱歉。
後來,離畢華將我以「佚凡」之名寫成的書介(表示是可以收藏的珍寶),公開在臉書表示「林培訓在背後插一刀」。
https://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post/1371842825
視喜菡為恩人的離畢華。同一時間,多位南部寫作長者也以培訓(或佚凡)在網路的文字而發難,謝謝有親自對證,解釋誤會。
雖然不知道還有哪些見證生命的客人隱忍不發,以後可以打落水狗林培訓。
BBS時代的培訓本人,使用高中的筆名「佚凡」為名在網路活動,倒不是作了虧心事不敢以真名示眾的奸詐小人。
題外話就是,培訓將佚凡高中的作品在韓粉寫字團討論,喜菡及其他人說,這如果真是我高中作品,他們要視我為偶像,這違反摩西的告誡(笑)。
https://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post/1377191677
而我本人,自始至終對於義務教育國語課本上,將作者,也就是將「人」定型標籤化很不滿,尤其後者,因為我是殘障人士。
人與事的分離。日前梵蒂岡表示教宗簽屬法令,教宗認為上帝祝福每個人,包括同性戀者,但是不祝福同性婚姻。
我的論文以《漢書》為本,將人、事分離,也是有類似此意。
可以開始說文學了,高雄文學館的喜菡,確實以文體侵害我的智慧財產權。培訓以海登懷特《形式的內容》 ,及我的專業從《史記》到《漢書》史體的變化,一再涉及內容的歸屬。
https://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post/1380420778
李紀祥《時間•歷史•敘事》,有一篇〈劉知幾的史體論與備體觀〉,從〈典論•論文〉到《文心雕龍》,甚至梳理排比更多「中國文學史」,一再一再強調文體例如辭、賦、詩,各種不同「容器」(文體)演變所呈現者。或者亞理思多德《詩學》,也有稱為《創作學》的翻譯本,關於「模仿」,進行不同詮釋。
文學。包括佛教的「變文」。
佛經上的故事,變成不同時間不同地點流傳的故事、故事書、戲劇、唱本、私塾教化人心,甚至被利用為知識話語。
習俗,禮俗
知識的形成,歷史的推動。
被喜菡侵犯,離畢華索賄。
喜菡以師長之姿禁止研究敘事學的我使用的文體(我依然使用,只是沒有以此參加文學獎,因為喜菡分析評審厭惡此文體),在成立客家同鄉會的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的那屆港都鳳邑文學獎獲獎,得獎者使用類似培訓被禁止的文體,並且在頒獎日之前接受喜菡發行的文學雜誌專訪。
(比較可以深思的是,得獎者竟然說「至於培訓你因為喜菡老師說禁止此文體,於是就不以此文體參賽了,也有可議之處。」)其實,我沒有參加文學獎很久了;單郎更不可能參加韓國瑜主辦的文學獎。
或許說是我是白爛了中二,喜菡、離畢華、表示我向蕭蕭請教的劄記有不錯觀點的某學長,暗示佚凡有文學獎可能時,我就中二地反其道而行。
離題了
得獎者是一位更生人,請記得上述我說過離畢華瞪視我的原因,
在我以此文體出版小說之前
直轄市文學獎評審說更生人此文體是首創
(研究敘事學多年的我?)
我忘了離畢華瞪視我的那次集會,這位更生人是否有在場;
而我超早年得到高雄市政府聯合中南部大部分縣市舉辦的黑暗之光文學獎
殘障組的新詩佳作
一如我的所有作品,都有編年標示
被多位南部寫字長者暗示是視喜菡為恩人的離畢華的「註」
離畢華得到時報文學獎的注
(和高雄市前市長國民黨白主席一樣是南投人)
(培訓似乎曾在TVBS大樓見過白市長?)
(視喜菡為恩人的離畢華好像有作品入選內地南投作家作品集)
內地
我沒有參加過任何視喜菡為恩人的離畢華組織的團體
新詩得獎前,從未閱讀過離畢華的作品,雖然耳聞其大名
雖然掌門詩社包括江明樹老師眾人,
在閱讀培訓得獎詩作(有編年標記)時,
都提起離畢華有加注的得獎作品
甚至說我的小說是舞鶴
至於公開在網路表示我腦殘、敘事能力敗爛,就讀東華華文所的韓粉寫字團舊識就不提了
獎勵過佚凡的須文蔚老師有新聞學背景
或許是我網路發言失去分寸
被調離東華從來不是培訓的本意
雖然學長鼓勵培訓不要因此自責
(離題了)
編年敘述
好像林培訓受教於離畢華,或者模仿離畢華,甚至剽竊離畢華
視喜菡為恩人的離畢華
(野薑花詩社也不要在一旁暗自慶幸)
當然最後更大的演變是「林培訓剽竊佚凡」
我不知道就讀淡江大學中文系的喜菡要Google哪位網路寫手以成論文
之前淡江大學有一本描述(我不願稱呼「研究」)喜菡推崇的寫字人任明信的論文
寫作,團體
事情可以上溯到中文學界泰斗蕭蕭老師表示台灣詩學季刊社的國家文藝獎章得主白靈,引進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姓蔣的「截句」運動
是呼應中共政治人物的暗示
林培訓明確地在此表達:
我以色胚男人的直覺合理猜測空軍較上校的失事
與任教於台北科技大學的國家文藝獎章的主
或許有若有似無的關係
雖然研究《左傳》的我不知道誰是中共政治人物
不知道蕭蕭在論文(?劄記)中
表示的「中共政治人物」是誰。
遑論風球詩社來訪喜菡的韓粉寫字團,我身為地主一份子,熱心地提供我被超早期被《乾坤》詩刊收錄的相似主題作品,及用心完成的得意之作〈流放〉。
不只在韓粉寫字團討論過一次的⟨流放⟩
卻被嚴重侮辱。
理由是「不像培訓的作品」,比起蔡三少「這不像原文」,更殺很大。
是的,「林培訓剽竊佚凡」早就開始了。
〈流放〉不只在韓粉寫字團討論過一次。
上一次的最後,喜菡得意地告訴蔡鎮鴻:
「你看,我說是《楚辭》,而不是花木蘭。」
妳會有什麼感覺嗎?說好大家一起討論各自的作品,而妳的文字,卻在更早之前被leader召集大家會商,然後定位;遑論其他場次,被稱為「老師」的作家們,竟然全部都不約而同要妳刪除最後的編年敘述。
看起來好像以「第三者」之姿,「評論、研究」「佚凡」的作品。
大學五年了,妳的每篇作品最後都必定有編年敘述,
於是到了歷史研究所,指導教授要妳進行「中國」第一本有編年敘述(還不一定是編年體)的經書《左傳》。
《禮記.經解》:「『春秋』之失:亂」是另外的範疇。
韓粉寫字團的集會,只有文學專業的培訓會被罵,而且是培訓在討論佚凡作品時:
「如果錯了怎麼辦!」
又不是恩主公的籤詩@@
有一次作品寫到「路權」
喜菡說這是炫學 ,讀者不知道怎麼辦......
寫「路權」是炫學不尊重讀者沒有真誠面對生命......
要說沒有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畢業的楊宗翰的因素,我不相信。
何況畢業於佛光山成立的佛光大學文學所的淡江大學中文系學者楊宗翰,也曾在後來後來很後來提起我的指導教授所說的「文學學」。
我的指導教授不只是佛光大學歷史系系主任、研究所所長,還是可以調撥佛光大學文學所公文的人文學院院長,更是佛光山《大藏經》前主編,中國歷史學會(台灣)理事長。
喜菡學問爛到work、text都不知道......
沒有學問
而從上述也能知道沒有創作。
乾坤主編寄信告知錄取拙作,遲遲未發
後來後來很後來超過半年超過兩期之後,我用僅限幾位朋友閱讀權限的方式請教,就在此時,乾坤截圖表示培訓公佈該作品於臉書,於是不予錄取
閱讀的權限是幾位我信任的朋友......
如同這次的小說集,未發表的小說只在我的硬碟,以及傳輸給幾位敬重的長輩。
結果,公務員「們」竟然知道劇情
是要檢舉匪諜嗎?
我是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至今首位也唯一一位碩士學位論文被指導教授指定直指《左傳》的歷史研究生,畢業於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
(雖然不是「中共政治人物」)(不過,寧願數典忘祖不承認是四海同心的客家人)反正語言障礙的我早被視為腦殘智障白爛的日本韓國東南亞或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少一個也沒差
我的論文以台灣為主體(成文出版社),並且在主張「大一統」的《春秋公羊傳》對立面。
我一直自責內疚的不只是中共軍警進入香港中文大學;還有軍校畢業進入中聯辦的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期間,我在韓粉發行的文學雜誌發表瘟疫的作品。
2019年9月
我畢業於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第一棟校舍是新傳學院(新聞傳播)學院「大成館」的文化大學。
孔廟的主體建築是「大成殿」。
新聞以及輿論說陳前總統裝病,野薑花詩社的曼殊沙華說林啊培訓領有殘障手冊卻不工作整天騎自行車遊覽花東
仇恨還有戲耍我母親
仇恨還有重傷沒死掉的培訓去探病,送上「永保安康」的台鐵車票;卻又主動說遺失,培訓從高雄再去一次台南奇美醫院送出第二張車瞟
仇恨還有借主編千朔之口說我謗佛以及假學問,後者讓我爆炸
國民黨共產黨禁絕報社出版社,野薑花變本加厲塗抹竄改截句作者的作品,讓我火冒三萬丈,卻還沒有爆炸
離題了
更不要談受過重傷,卻沒有死掉的我
在宗教或醫學各種人事方面的打擾了。
對我家人形成的困擾
我們家四個人
三個人領有不必再複檢的殘障手冊
《野薑花》詩刊主編千朔自承也腦殘,改天再來交換在醫院演講的經驗心得。
雖然公務員說「時間都這麼久了,傷勢早該恢復了。
我又被臉書社團「詩人俱樂部」踢除了。
我不再支持也不看好我原本大力推銷的陳其邁
,如果高雄文學館、高雄圖書館還有喜菡彭淑芬
我不願意陳其邁當選下屆高雄市長。
喜菡是掌門詩學前主編、離畢華是掌門詩學前社長,高雄文學館多有掌門詩學的典藏,掌門詩學成員多為我鉅高雄民主先賢,
卻已經是韓粉了
喜菡的韓粉寫字團一位舊友(不透漏本名),暗示曾在國際華文刊物《今天》,見過我以「林培訓」之名而洋洋得意發表的作品。
謝謝這位有修養的天主教信徒舊識。
那是《今天》雜誌的編輯先生向我邀稿,我以筆名「佚凡」發表的作品〈大樹公〉,被桃園客家人白世紀大喊直斥「林培訓!大樹公呢!」
沒有問號,也不是問號。
heavy point在最後,我超感謝臉書「人間魚」詩社,感謝到坐跪在電腦螢幕是廣末涼子的前方椅子上,相當感謝。
通過了我向法律學者孟樊請教的那篇劄記,無論在學術、醫療、宗教、政治、法律、親情各個方面,救我良多。
https://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post/1380424899
我跪坐在電腦桌面是廣末涼子前方的椅子上。人間魚與白世紀主持的「新詩路」合併,我主動退出,沒有惡言。
在那不久之後,臉書「詩人俱樂部」將我剔除。
很多海外華人(客家人)的「詩人俱樂部」
見證生命?哈!
培訓
關於附圖的引文,我犯了一個錯
應該加入我的指導教授受業於新儒家的哲學先生 蔡仁厚
在黨國基督徒治校的東海大學取得可以號令武林的碩士學位的我的指導教授
說是有修養的天主教徒,其實也太誇大其實了
他在白世紀主持的「新詩路」社團推廣「殘句」
擺明了就是衝著林啊培訓。而白世紀那裏充滿了一堆畫畫的分行句子人,
就如同也同時出現在喜菡文學雜誌的畫畫人一樣。大概會畫模擬臨摹還沒有所謂智慧財產權的概念吧?我也不確定,白世紀當初取名「詩路」,與須文蔚老師他們在東華大學索威動者恐有淆亂之疑,於是好像蘇紹連或者誰建議他們改名。
結果那群畫畫人群起激憤在那裏吱吱喳喳談了好半天.........

台長: 佚凡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