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个回答

7.10新更:4.疑云

我真是好高产哈哈哈

6.27新更


没看过同人文,自己想写,就来发个自己写的叭

大概有空就会更

侵删

有借鉴影视作品里一些设定和句子,侵删侵删侵删

利佩党,不喜勿喷噢

喷我我就喷回去

先剧透一下cp (既然是同人文,那就肆无忌惮地yy叭…)

里维~佩托拉

艾伦~三笠

马尔科~阳(女主)

(想好再更)




《安魂曲》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些事,也忘了这些事是否真的真实存在,但如果它们不存在的话,那些人的一生也太可悲了。”


1.阳光

少女负气从家里跑出来,直接去了调查兵团的宿舍。正在割猪草的邻居看到了,笑着调侃着,“孩子没有母亲,你这个做父亲的,也该细心一点,不就是有了心上人吗,是吧…哈哈哈”

凯尼撇了撇嘴,“若是你想的那样,那小鬼的脑子里早就被塞满牛粪了。”

少女已经到了兵团,在操场边走边撇了撇嘴,心想,父亲和那些人厮混在一起,真的是太奇怪了!今天居然要和她说,他要去为中央宪兵服役,父亲脑子是进去了什么臭臭的东西了吗?!

因着走神和夜幕来临,少女没看清前面的路,突然她偶像剧女主般的撞上了一个人。少女抬头,恼羞成怒,“可恶,你这个黑头发满脸麻子瘦得像擀面杖的小鬼,眼睛被巨人挖走了吗?!”

马尔科•波特愣了愣,微微笑了一下,“这位长官是心情不好吧。呐,大家都会有一段时间心情不好呢,不过长官还是不要迁怒无关的人才好,或者说,这个时候在这操场上散步的人有多少是心情好的呢?”

少女见了少年不卑不亢的态度,心下有些好奇,也有些更加愠怒,“既然你知道我是长官,那为长官分忧也是你的职责所在喽。”心想,怼我?你怼我?!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怼过我!

马尔科道,“是的,长官,但里维兵长说过,战争不应该是发泄自己私欲的场所,那么我想平时就更应该不是了,长官觉得呢?”

少女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马尔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训练兵团104期19班班长,马尔科•波特!”

少女迷之微笑着回了个礼,“调查兵团,利威尔班,阳•阿克曼。”

阳经了马尔科这么一闹,也没了兴致。回到宿舍,无精打采地看了一眼窗边写手帐的佩托拉•拉鲁,“每天都记他每天都做了什么,有意思吗,有意义吗,他又不会知道。”

佩托拉将手帐放到胸口以示占有,“你又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所以你不理解,还有,谁又惹你这个大小姐啦?”

阳耷拉着脑袋坐到床上,“嘁,有什么了不起,明天我就去告诉…”

“你敢!!!”佩托拉一下子把她扯在地上,二人在宿舍开启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打斗。直到妮法来敲门,无精打采地说了几句,“好了,佩托拉酱,阳酱,里维兵长说了不能在宿舍打架,要打去和他打。”

阳立马住了手,“佩托拉,这么好的和里维矮巨人肢体接触的机会,让给你了不用谢我。”

佩托拉也松开了阳的衣领,“呀!!!你在说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阳做了个鬼脸,拿好木桶去打水洗漱了,走出宿舍门的时候不忘说一句,“谢了妮法,免了我两顿男女混合暴揍。”

妮法笑着眯了眯眼,“不用谢呢,韩吉分队长说了只要阳酱去帮她做实验就好了呢。”

阳翻了个白眼,“佩托拉救命啊!”


2.恶魔

忘了这是第几次壁外调查了。佩托拉在手帐里写到。

里维兵长又救了好多条生命呢,包括阳的。虽然我也救了她好多次。

阳总是说里维是她的亲哥哥,但我怎么觉得怎么都不像。同是阿克曼,兵长洁癖,神经质,不怎么爱说话,酷酷的,奉团长为主君,实力强大,人类最强…而阳呢,算了,她脏死了,神经大条,吵死了,烦死了,一点都不酷,实力err…??比我还弱一点,人类第…10000???嘻嘻,阳看到绝对会跟我打一架,然后会证明了她是人类第10001,主君这种事情?…阳能遵守军纪不抽烟酗酒打麻将就已经很好了吧,哈哈。

今天总算是活着回来了,但失去了好多同伴。奥欧鲁说他想回家一趟,我就让他先回去了,还没来得及和兵长说他请假,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地回家。…好叭我扯远了,同伴们…嗯…人类和巨人的实力差距太大了,我有的时候真的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当然在兵长身边的时候除外。在他身边,我总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无论会出现多少丑陋的巨人,或者是奇行种。

巨人为什么要吃人呢?韩吉总是在想着活捉一两个巨人来解开这个谜,但我觉得不可能。我们能杀死巨人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要活捉的话,肯定会要很多很多人牺牲吧,更可怕的是,那些人可能是毫无意义的牺牲。兵长最讨厌这个了。我也讨厌,我甚至都讨厌牺牲。

好了,今天就先写到这吧,我要去打水洗一洗身上的血污了,然后去给兵长泡杯红茶,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还要去家里一趟,话说父亲已经知道了我在侍奉兵长呢,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同意…嘻嘻。


阳洗好了自己的披风和衣服,突然看到脏水里漂浮了一棵她在墙内从来没见过的淡紫色的花,她愣了一会,眨了眨眼,想到应该是她跌落马下的时候顺路勾下来的。她捡起了那朵花掐掉已经烂了的根部,只留下勉强能看出形状颜色的花朵,“你是活在墙外的地狱里的吗?如果没有那些恶魔,是不是我们也能像你们一样活在外面?”

阳想了想,“既然你都来了,那就便宜那小子了。”

阳托了艾鲁多叫了马尔科下来,看到人的第一眼竟然有些喜悦的感觉,阳甩了甩刘海,想把这情绪甩出去,我可不想像佩托拉一样手帐里整天记的都是别人的流水账。“麻子小鬼,没见过墙外的花吧?呶,给你了。”

马尔科愣了愣,接过花儿,“谢谢长官。”

“不用谢,别多心,我只不过是因为那天我发火道个歉,顺便谢谢你罢了。”

马尔科笑道,“长官不用这么客气的,我本身也没放在心里…”

“Hi!马尔科,这位美女是哪位啊,给我们介绍介绍怎么样!”一个黄头发壮壮的傻大个,阳心里想。

马尔科却是脸色微微红,“莱纳!你在说什么啊,”眼神偷偷瞄了一眼一脸无趣的阳,“长官,这位是莱纳•布朗,旁边黑头发的是贝特霍尔德•胡佛,那位金色头发的小姐是阿尼•利昂纳德,莱纳,贝特,阿尼,这位是阳•阿克曼,调查兵团利威尔班的成员之一。”

阳本来是没有什么认识欲望的,看了那几个人心里也是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但听了马尔科热情的介绍,也就不好不说话,“你们好啊。”

莱纳起哄般地笑了笑,“阳长官,我们的马尔科做梦的时候可都是在想着您呢!”

阳翻了个白眼,“哦,你是想去操场跑二十圈吧。我会马上帮你报告里维兵长。”

莱纳惊恐了一下,“不了不了不了,谢谢长官,萨夏现在还在跑步呢,晚饭都没吃…好了我们先走了长官,马尔科,加油啊!”当然最后一句是耳语。

等人走了以后,马尔科略微羞涩地低头看着少女,“长官,我们能谈一下吗?”

阳笑了笑,“当然可以,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我也算是一个很通情达理和技能过硬的前辈呢。”

马尔科和阳在余晖下漫步,好像是岁月静好的样子。“长官能不能透露一下调查兵团的待遇是怎么样的呢?”

阳挑眉笑了笑,“怎么,你还想进调查兵团?”

马尔科抿嘴,“是的。其实我,———长官不要笑话,我之前最想去宪兵团为王效力了,但…但自从认识了长官,了解到了长官的事迹以后,我就真的想去调查兵团了!”

阳有些诧异,以至于她忽略了马尔科的那句“了解到了事迹”,“调查兵团待遇自然是不怎么样的。死亡率超过六成,也就是说,没几年你可能就会死了。”

马尔科停下了脚步,面对着少女,“长官,我能问一下,是什么让您坚持着吗?”

阳愣住了,对啊,是什么呢。“小鬼,你真是问得一手好问题。我啊…我其实是为了一个人呐。”

马尔科似乎是有些失落的样子,“是…里维兵长吗?”

阳顿了顿,“嗯。”

“…好,我知道了。长官,我会努力进入利威尔班!”

阳皱眉,“啊,你这麻子小鬼,利威尔班有什么好的,里维他脾气又臭又硬,洁癖,抖S属性,一不开心就喜欢打人,要不就是逼着我们打扫卫生,一遍一遍又一遍,要我说调查兵团的经费都被他用来买清洗剂了…”阳自顾自地说着,没注意到马尔科越来越僵硬的脸色,直到马尔科好长时间不说话才不满了起来,“你这可恶的小鬼,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马尔科咳嗦了一下,“里维兵长好!”

阳倒吸了一口冷气,认命地转过去,“里维好。”

里维面无表情,“调查兵团和训练兵团都太闲了。”然后就走了。

阳有些惊讶和窃喜,哈哈哈,这就走了。

里维却突然回头,“每人去把所有宿舍给我打扫三遍。”

阳石化了。


3.别离

自从那次阳和马尔科被里维罚了一晚上后,二人似乎顺理成章地如胶似漆了起来。

佩托拉问过阳,恋爱是什么感觉。

阳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吧,就好像,这个世界上突然不只是有你一个人了,感觉好像有个人陪着你,不管是什么样的壁外调查,一想到有他在墙内等着你盼着你平安回来,就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想了,就算真的在壁外调查的过程中死了,感觉也没什么。”

佩托拉却是撇了撇嘴,“你可真行。不过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别忘了,我可是你师父呐。”

阳翻了个白眼,“我师父喜欢我亲哥?乱伦呐?好了不和你杠了,我要去吃饭啦。马尔科说要带我认识104期士兵呢。”

佩托拉拿出手账本,“好好好,去吧去吧。”


一转眼,又到了壁外调查的日子。阳看到了来壮行的马尔科,跳下马,跑到少年旁边,“好了,你快回去吧,我的第七名,未来的利威尔班成员~”

马尔科抱住了少女。呼吸着她身上的青草香,手臂微微颤抖,“阳儿,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阳回抱住了马尔科,“放心,我这个人什么都不会,就会逃跑。”

马尔科勉强笑了笑,“好,我等你凯旋,我相信,调查兵团一定会获胜的!”

阳重新上马,策马走到了自己的长距离索敌阵位置上,回头笑着大喊,“马尔科!我这次回来再给你带花啊!”

马尔科笑了,笑得眼睛都没了。


这次调查总体来看还是很顺利。阳想。这次自己也有一个辅助讨伐了呢,可以回去和马尔科炫耀炫耀啦。

“小心!!”阳驱动立体机动装置,把那个险些从屋顶坠落的调查兵拽了上来。

“谢,谢谢阳酱!”调查兵惊魂未定,却没忘道谢。

“没关系。”在壁外的时候,阳心里最牵挂的就变成了里维,她迫不及待地朝里维的方向飞去,却看到了让她对那两人改观的一幕。

“你留下来的意志,将会鞭策着我一直向前,我向你保证,我会把巨人屠杀殆尽。”然后那人竟然握住了那个倒下的调查兵满是血污的手。

一股血从二人相握的地方流下来,就像是红色的泪,血泪。

佩托拉也放弃了人工呼吸,“兵长…他走了。”

里维眼神黯了黯,“是吗。他听到最后了吧。”

佩托拉擦干眼泪,“嗯,一定的。”

阳还是决定不打扰二人了,回到屋顶替二人警戒,却发现了团长骑马快速行进而来。

阳飞下去,“艾尔文团长,有什么指示吗?”

里维和佩托拉也站了起来,在听到艾尔文回城的指令后,里维不耐烦地皱眉,“啊,你这是要让我的手下白死吗。”

艾尔文脸上看不出任何不该有的感情,“巨人突破了城门,104期训练兵折损大部,我们要回去救人。”

阳却失控了一般,“你说什么?折损…折损大部!?”回头看向里维,“兵长,我们回去吧…”这是阳第一次叫里维“兵长”。

阳拼命驱动着马,已经打破了长距离索敌阵。连里维皱眉的呵斥,“可恶的小鬼,你想去死吗!?”都没管用。

回到城内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晚了。

阳远远的就看到一个长得酷似艾伦的巨人在搬着一个超级大的石头,似乎是想堵上城门。她想着,马尔科我来了,等我。跟随里维的脚步,阳第一次打倒了一个巨人。阳似乎是陷入了一个很奇怪的情况,周围的巨人,房屋,人类,都无比清晰地映射在她的脑海里。很快,第二个,第三个巨人倒下了,但她现在听不到任何声音,听不到她平日里最喜欢的里维和佩托拉担心的声音,只有心底的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找到他,找到他…

不知过了多久,阳停在了一个屋顶上。

她脚步有些虚浮,却很坚定。

“这是马尔科的立体机动装置。”阳肯定地自言自语。但她宁愿她没看出来。


后面的事情阳已经不想再回忆一遍了。

直到阳走到那个地方,看到了马尔科生前最好的朋友让•基尔希斯坦也站在那里,那是马尔科战死沙场的地方。

阳仿佛才回过神来。她缓缓走上前,像爱人还活着一样的呢喃低语着,“没事了,马尔科,没事了,我来了,别怕…别怕,我会杀死它们,我要杀死它们…我要把它们都杀死…都杀死,我保证,我保证…我向你发誓,我会让巨人付出代价的…”她跪在地上,抚摸着少年残缺的脸,“马尔科…”

让的眼神泛着红光,似乎再也无法承受,无声地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阳的身体动了动,转过身看到了一脸不知该说什么的佩托拉,“师父,别担心。”

佩托拉叹了口气,眼泪似乎在眼眶里打转,“阳,我们好好安葬他。”

“嗯。”阳看了看天空,“是我的错。”

佩托拉有些不懂,“什么?”

阳看着佩托拉的脸,“有一个人曾经跟我说过,他痴迷的一切归根结底就是强大。因为在这个狭小的世界里,只有最强大的人才有能力保护好他爱的人。”阳很惊讶她竟然没有一滴眼泪,“我爱的人,有两个用不着我保护,有一个已经变成了一坡黄土,现在,只剩那一个了。”

佩托拉懵懵懂懂,“我不是很懂什么强大不强大,我只是想着,既然做了士兵,就要尽士兵的职责,即使是以后死了,也是死得其所,不冤。”

阳突然笑了,“佩托拉,帮我,我要强大起来。”强大起来保护你。

佩托拉点点头,“我会教你,所有我会的。”


4.疑云

阳是后来才发现利威尔班居然又加入了一个新成员艾伦•耶格尔,原因是他变成了巨人堵住了新被破的罗赛之墙。

“呐,里维,王都会让我们拥有艾伦吗——我的意思是,他们可是消极避战且愚蠢无比。”毕竟是马尔科生前的好友,阳还是很关心他的死活的。

里维看了看阳炸毛起来的刘海,“小鬼,脏死了,先把自己整干净再来和我说话。”

阳撇了撇嘴,“佩托拉,佩佩,他欺负我。”

佩托拉无奈地摇了摇头,“好了阳,我叫米可班长教你对付巨人的本领来赔偿你怎么样?不过噢你真的是该洗澡了…自从马尔科死后…”佩托拉识趣地噤了声,“好了我去看看韩吉桑捕捉回来的巨人怎么样了。”

阳的眼神一黯,“你们说得对,哥哥,佩托拉,他不会希望我颓废的,我这就去洗澡,然后去和米可班长拜师学艺!”

奥欧鲁在一旁擦了擦舌头,“年轻真是好啊。”随后又瞟了瞟佩托拉。

而佩托拉给里维递了一杯红茶后,就去了韩吉那里。

阳把自己泡在水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当时的情况…让让子应该是后来才过去的…而马尔科的遗体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对,对了!立体机动,被巨人吃掉的话立体机动怎么会那么整齐地被卸下来,难道不应该是…和遗体的咬痕一样的吗?巨人的胃又不能消化…难道…

不,不会的,他们可是朝夕相处的战友,不会背叛彼此的,就像我和佩托拉…不,就像我和纳拿巴一样,虽然不在一个班,平时也不熟悉,但在关键时刻还是会帮助彼此…

阳叹了口气,发誓不再乱想,专心提高自己为马尔科报仇。


“啊啊啊啊啊啊啊!!!!!!!”调查兵团空地那里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阳揉了揉眼睛,踹了旁边的佩托拉一脚,“佩托拉,韩吉又发疯了。你快去看看怎么了。”然后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佩托拉皱了皱眉,刚想回答说不去却发现昨晚值班的妮法用立体机动吊在窗外,“阳酱,佩托拉酱,韩吉桑用来解刨的巨人…被人杀了。”

阳猛地坐起来,有条不紊装备上立体机动,“你说什么?这…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军团里出了内鬼!?”阳联想起她的推测,越来越觉得事情诡异。

佩托拉也装备好,“不,还不能定论,万一是因为有士兵恨毒了巨人…”

三人一起落地到校场,巨人化成的蒸汽还没完全消失,韩吉捂着头坐在地上惨叫,旁边的莫布里特无奈又心疼的看着地上的韩吉。阳叹了口气,如果马尔科还在…

阳扶起韩吉安慰道,“好了韩吉桑,下次壁外调查我们再捉两只回来。”还煞有介事地拍了拍韩吉的后背。

佩托拉则是在和艾尔文报告,阳听到,“…昨晚我四处查看了一下就去找了韩吉,差不多就在我们利威尔班和分队长和团长还有新来的成员艾伦开会的时候,凶手动的手。而且看出来,凶手使用立体机动的能力非常强,所以我断定应该是一个实力不凡的士兵,或者是——调查兵。”

艾尔文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好,谢谢你的情报,佩托拉。”

佩托拉敬了个礼回到了阳的身边。

阳走到曾经刺穿了巨人身体的铁钉前,不会是单纯恨毒了巨人这么简单,一定,他一定有目的…

突然,阳踩到了什么东西。她好奇地捡起来,是一朵金属小花,花朵的形状竟是阳送给马尔科的野花形状,阳愣了愣,发现没人注意到她,把金属花藏了起来。


“我?我老爸是一名铁匠,当然——和阳长官父亲比起来不算什么的,但是老爸人很好,阳小姐一定会喜欢他…”

少女的脸颊红了红,“呀,谁要说去和你回家了。”

马尔科笑了笑搂住少女的肩膀,“没关系的,不过这么久了,阳小姐也该告诉我那天晚上为什么那么心不在焉了吧?”

没忍住发两张图


阳和马尔科谈恋爱的时候,那个温柔的小鬼一定全程这个表情吧

阳叹了口气,“是关于我老爸的。

——你应该知道我的姓是阿克曼吧,我老爸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开膛手凯尼,凯尼•阿克曼。”

“我们阿克曼家族一直受王族迫害,所以我们一家也都恨透了王族。——我和哥哥的母亲也是因为这个才死掉的。”

“但我有一天突然发现凯尼他竟然在替王族办事!这让我无法接受。”

“所以我…我就愤而离家出走,并用凯尼教给我的东西顺利进入了调查兵团的利威尔班,和我的哥哥一起工作。”

马尔科顿了顿,“所以阳小姐所说的为了一个人进入的调查兵团,那个人不是里维兵长而是阳儿的父亲凯尼?”

阳点了点头。


啊…马尔科的父亲是铁匠…看来有必要拜访一下波特家了。


5.营救

获得给波特家送遗体的任务是很容易的,毕竟大家也都知道调查兵团的阳是训练兵团马尔科的爱人。

阳抱着马尔科的遗骨信马由缰,脖子上带着那朵金属小花,想着一会要怎么说。

但阳却没有送达,原因是一个训练兵骑马跑过来送了一个调查兵团的急件,阳看了看,只好将遗骨递给那个训练兵,策马向回跑去。

调查兵只见纸上写着,“希干希纳区村民陷入危险 调查兵团前去营救 速回”










(让我跳到玛利亚夺回战,今天突然有马莱篇的一点灵感)

n.自由

阳策马在断壁残垣上勉强行进,终于看到了那一排站成体育场形状的巨人,心下奇怪,打算绕远避开那些无垢巨。

终于到了墙边,就听见了艾尔文的战争演讲。

“不管遇到多幸福的人生,还是被岩石砸碎身体,都一样,人总归还是会死的,但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吗?我们降临在这个世上是没有意义的吗?那些死去的同伴也是吗?”

“不!不是!

赋予那些同胞们意义的,是身为生者的我们!

那些勇敢的死者,那些可怜的死者!

我们之所以能这么想,是因为我们是生者!

我们将在这里死去,将意义托付给下一任生者!

这就是对抗这个残酷世界的唯一方法!

士兵们 愤怒吧

士兵们 咆哮吧

士兵们 战斗吧…”

阳觉得艾尔文这边似乎是有很多问题,但她想着那个商会会的托付,艾尔文总归有里维保护,不会有事的,阳如是想。

“拜托了…韩吉桑…”

终于她看到了韩吉用雷枪炸掉了莱纳的半个下巴,然后三笠如愿地把莱纳炸了出来。

阳飞到地面,“韩吉!让!三笠!…”

韩吉有些惊喜,“阳!你的腿伤好了?”

“嗯!皮克西斯那个老头不肯告诉我,还是会长跟我说的,他还托我来带个话说你一定要活着…韩吉!莱纳是我的,我要亲手杀了他!”阳阻止了韩吉的刀片。

让插嘴道,“…喂…喂,我们…真的吗,他可能还会给我们一些情报呢…”

阳看了一眼让,把刀片又推了推,“让…你忘了马尔科他是怎么死了的吗…”

韩吉沉吟了一会,道,“阳,还是我来吧。我们…再审问他一下。”

阳难以置信地看了看二人,松开了刀片,“如果死了的是你,马尔科现在绝对不会犹豫。”她在让的耳边说道。

韩吉拿出莱纳一直护着的信封似的东西,“莱纳,这是什么。”

莱纳已经神志不清,“信…”

韩吉面无表情,“什么信。”

莱纳:“尤弥尔给…希斯托莉亚的信…一定要交给希斯托莉亚…”

韩吉顿了顿,“三笠,你的气体还够不够?”

三笠道,“到艾伦身边是够的。”

韩吉:“好,马上去里维那边,去拿药剂…或者,直接让艾伦吃了他。”

话音未落三笠已经飞远。

阳十分不满,却也毫无办法,“我说,要不是皮克西斯一直替你们瞒着,你们怎么可能这么惨…”

“为什么不告诉我啊?里维也是你们教唆的吧…哼…”

“里维若是有什么意外的话…”

正当韩吉和让对阳的牢骚已经受不了的时候,阳突然用力地推了二人…

“韩吉!让!小心…”

让护着韩吉倒在地上,就看到阳来不及触发连接器就被一只丑陋的四脚巨人咬了起来,向空中一抛,然后被吞进了嘴里。

阳的眼神甚至还在确定着二人是否受伤了。

让咬牙,“可恶,我杀了你!”

韩吉拦住,“别冲动,她已经…”

让急忙转头看向莱纳的方向,却发现莱纳也已经不见了。“韩…韩吉桑,都是我的错…我犹豫了…害得我们失去了莱纳,还…害死了阳分队长…”

韩吉眼神有些空洞,“都说了是我的判断…三笠发了信号弹,我们先过去。”


阳感觉她的腰都被车巨那一嘴咬断了。她感觉全身都被湿湿滑滑的粘液覆盖着。呼吸困难。马上就要死了吧。这就是死亡呐。

马尔科…还不来接我。

突然,那股窒息的感觉没有了。

阳先是睁开眼,猛地坐起来咳嗦了好一阵子,然后就感到一阵猛烈的痛觉,使得她一下子捂住了腰,“嘶…可恶。”

皮克听到动静,马上走了进来,脸色十分不屑,“啊,恶魔,你醒了。”

阳皱眉,“这位小姐,你是?”

皮克冷笑一声,“我真是想知道为什么当初没有一下子咬死你。”

阳瞳孔骤缩,“你!你是那个四脚巨人?!”

阳伸手就想去拿刀片,却发现自己被卸下了立体机动装置,四肢也被软布条捆在病床四角。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主要的是她似乎已经被巨人咬破了内脏,动一下腰都要疼死。

她闭了闭眼,“你们想怎么样。”

皮克无精打采地玩着手,“要不是战士长的命令,你早就被分尸了。你最好放聪明点,否则你的里维欧尼酱就…”

阳嗤笑一声,“里维?你在拿他威胁我吗?你们的战士长———那个猴子,早就被里维兵长砍出脑浆了吧!”

皮克看了看钟表,“你给我老实点吧,现在你还能在这晒着太阳说话,都是托了你口中那个猴子的福。我走了,别想着逃跑。你跑不出去的。”

阳看着关上的门,有些呆。心下想着,养好伤拿回立体机动装置,回到里维身边就好了。

突然看到了同样在休息的莱纳,阳想着就算不能手刃,我也得恶心恶心你。

“呀,你尿床了,赶紧给我起来。”

莱纳懵懵的睁眼,“呃…阳,阳酱?…”

阳抱臂,“几个月不见,怎么秃了。?”

莱纳:“……”

阳继续嘴炮,“啊,我知道了,你换巨人了?继承了秃头巨人?”

莱纳答非所问,“虽然知道没有什么用,但还是想说…马尔科的事…对不起……”

阳突然就没了兴致,“你给我闭肛。”

转了个身,打算先什么都不想好好养伤,为回到里维身边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也不知睡了多久,阳感觉自己在被移动。想睁眼却连眼皮都动不了,可恶…他们绝对是…晚饭有问题…

再次醒来,阳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所豪宅。

她惊讶地发现束缚着自己的软布条已经被悉数撤去,虽然内脏还是很疼,却坚持着下了床,想着调查一下周边的地形。

阳打开门,看到客厅有一个金发的彪形大汉在悠闲的喝茶,大汉看到阳,笑了笑,“你好,阳。我叫吉克。吉克•耶格尔。”

阳面无表情,“耶格尔。你是艾伦的什么?”

吉克说,“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阳冷冷的答了一声,“噢。”腰上的伤口仍然隐隐作痛,她脸色发白,也咬紧了嘴唇忍耐疼痛。

吉克放下茶杯,”事实上,我们还有更深一层的牵绊。”

阳已经疼得说不出话。

“你不应该姓阿克曼。”

“你应该姓耶格尔。”

阳没什么反应,冷冷地看着吉克,“你最好想清楚,非法拘禁调查兵团的分队长是什么罪名…”

吉克笑了笑,“阳,你已经不在岛上了。”

阳不明所以,“岛上?”

吉克站起来,“这个世界不只是有岛。在岛的外面有一个很大的世界,世界上也有很多人类,很多国家。”

阳思考了一下,“怪不得…怪不得莱纳他们要让我们死…但我为什么要改姓?难道我是艾伦同父异母的姐姐?”

吉克整理了一下衣服,“不是。”

“你确实是里维同父异母的妹妹。”

“但你的父亲…不是凯尼。”

“是我。”

阳抱臂,“噢。”

她现在不知道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这个突然出现的父亲,“可雪儿呢。”

吉克眼里犹豫了一下,道,“她…她死了。”

阳转过身,“嗯。死了就好。死了就解脱了,死了就自由了。”

吉克看着少女的背影,少女的左眼像极了可雪儿,“你先休息,我要去政厅,我会让皮克陪你。”

阳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得得得,你走就走,皮克,莱纳,阿尼,贝特霍尔德,还有那个不出意外现在已经被里维砍死的兽巨,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这五层楼就要遭殃了。”

吉克道,“有个人陪着你,我也能放心一点。”

阳道,“能把立体机动给我吗?反正皮克被砍一两次也不会死的对吧,那就让我解解气叭。”

吉克:“……”


(n+1).永生

吉克还是把皮克派了来。

但阳感觉皮克不是来陪她的。

而是来监视她。

阳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如果那男人说的是对的,她至少不应该感到不安。虽然她在墙内看到的残忍的父子相残情节也不少。

但她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一连几天阳都坐在她三楼房间的窗户前发呆。直到每天都会看着一个面容姣好的男孩———请允许她这么形容,是真的雌雄莫辨———被皮克带到吉克家里,但却没看到过皮克再带男孩出去。

阳心下有些惊异,却不敢轻举妄动,只想着旁敲侧击问一下皮克就好,等她拿回了她的立体机动装置…

阳的思绪被皮克的推门而入打断,“牛奶。”

皮克的防身武器一直是一把匕首。阳想。那么…就帮了我的大忙了。

“谢了。”阳耷拉着眼皮,“吉克整天都在干嘛?嫖*吗?”

皮克冷笑,“你除了会把人往坏处想然后到处喷,还会做什么?”

阳无所谓地看着牛奶中自己左眼的倒影,“那我要做什么?像那天我和吉克说的一样把你们手砍下来欣赏它们重新长出来的过程?”

皮克靠在墙上,“他有很多事要做,不然你以为这栋楼是怎么来的。”

阳无趣,“噢。”心下却越觉得古怪,想着无论如何也要一探究竟。

通过几天的观察,阳发现吉克每天下午都会失踪。与此同时皮克也会失踪———在送完男孩以后,只是她会把阳的活动范围限制得比较小。

但以她的能力从她住的三层到一层,还是绰绰有余。

后来她想,如果她能选择的话,她宁愿永远都没进去过一层的那个房间。

阳走到一层的时候,听到了有个房间门被建造得十分坚固。

那扇门里传来了呼救和惨叫声。

阳镇定地支开了门口的守卫,从外面毫不费力打开了那扇似乎是很坚硬的金属门。

里面的景象让她有些反胃。

房间里到处都是血,鲜艳的,暗红的,腥气的,腐臭的。

然后就有一个血人朝她扑过来,声音是极度的恐惧:“救命啊!!救救我!”

阳很惊讶,“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人看到阳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三下两下窜到她身后,阳撇了撇嘴,顺着那男孩的手指向前方看去。

那是一个女人。尽管嗜杀的眼神有些骇人,但她棕墨绿色的头发,小丹凤形状的左眼,绿灰色的瞳孔,远山黛眉,都让阳想起了一个人。

“等,等等!”

在那阳把男孩推开以后,女人扑了上来。她疯狂地攻击着阳,指甲撕扯着阳的脖子。阳很惊,也因着保护那个男孩而反应慢了一拍,略略处于被动状态。

“可恶…力气怎么这么大…”阳越发惊异,女人的力气大得很,这种力气她只在里维和三笠小鬼那里感受到过,当然凯尼也有,不过凯尼舍不得打她罢了。

中午女人阴差阳错打了阳的腰一拳,阳痛苦惨叫一声,被女人按在了地上,牙齿咬破了阳的皮肤,几滴鲜红的血液流入了女人的口中。

但就在这个时候女人眼里的嗜杀消失了,她惊慌犹疑地站了起来,嗓音是似乎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一样的嘶哑,“你…你是…阳?”

阳也捂着腰在男孩的搀扶下站起来,“你这个人怎么…”

女人突然紧紧抓住阳的肩膀,“凯尼呢!他怎么会让你来这个地方!凯尼,让他来见我!!…”

阳打掉女人的手,“夫人认识先父?”

女人愣住了,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对啊,谁背叛我,凯尼都不会,除非他真的已经不在了……哈哈哈…”

阳抱臂,“所以你是…?”

女人把挡住右眼的头发撩上去,“我叫可雪儿•阿克曼,你和里维的母亲。”

阳愣住了,“所以…所以凯尼临死前所说的那句…他不是一个父亲…”

可雪儿有些悲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是一个好父亲。”

阳突然有种脱力的感觉,“蛤,所以,吉克所说的都是真的?凯尼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他才是??!”

可雪儿无言。

无言等于默认。

阳深呼吸了几次,“好吧,好吧,我…”

“为什么抛弃里维。”

“为什么抛弃我。”

可雪儿缓缓坐下,“里维是因为…我那时候已经死了。”

阳不置可否,“你在说服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可雪儿道,“但吉克把我救了回来。”

阳嗤笑,“呀,你以为我是脑子有病病?我会信了你的鬼话??里维和凯尼都说你那时候都成一具干尸了好不好?”

可雪儿闭上眼,“阳,这个世界上不只是有巨人之力那种匪夷所思的东西…”

阳眨了眨眼,“噢,还有鬼魂。”

“复活泉水。”

阳皱眉,“什么?”

“这个世界上有三口复活泉水,在每年的六月十五会有一口泉水打开,把已死之人的尸体放进去,那个人就能复活,并得到永生的力量。”

“只不过,从泉水里出来的东西却已经不再是那个人———或者说,身体是那个人的身体,但复活者要每天喝活人的血,用每天杀死一个人的代价换取自己的复活。”

阳久久不能回神,“…所以,吉克他这几天下午都会出去是在…”

可雪儿点点头,“没错,他在找三口泉水哪个会打开。”

阳全身发冷,“这么恶毒的东西怎么会存在这个世上的?”

突然皮克走了进来,冷笑一声,“早就告诉过吉克不应该相信你,没想到…呵,阳,知道这些对你有什么好的,啊?”

阳下意识地把男孩护在身后,“我只是不想被蒙在鼓里,尤其是被你,好吗?”

皮克抽出匕首,“好了,你们仨都给我去见见吉克吧。”

阳耸肩,“无所谓,反正我都在你嘴里活下来了。”

皮克押送三人来到了三楼。

然后阳看到了吉克脸上的肌肉组织。

“你是…巨人吧。”

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嫌恶起来。

“啊…当时四脚叼着的那个人彘,除了莱纳就应该是你了吧。”

“可恶,我早该想到的。”

“野兽巨人。”


(n+2).故乡

吉克刚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皮克抢了先,“你可得了吧,没有吉克战士长,我早就把你咬死了,还能在这里撒野?啊,你这个恶魔的后裔。”

阳看了看二人,“’恶魔的后裔’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只有艾尔迪亚人能变成巨人,不是吗?…你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要为马莱效力?”

吉克神色复杂,“阳…你听我解释…”

阳笑了,“听你解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嗯?调查兵团的那次死亡冲锋被你施舍了几条生命?啊!?莱纳,贝特霍尔德,阿尼…他们都是你送来的吧!…为什么罗赛之墙会突然陷落…科尼的村子为何会半夜出现巨人,半夜出现巨人…啊…是你们吧!!”

吉克张了张嘴没有说些什么,“阳,现在还不是和你解释这些的时候,但…我很抱歉。”

阳点点头,“抱歉?你去地底下和佩托拉米可他们说去吧!!!”说罢迅速地拔出皮克随身佩戴的匕首刺向吉克的脖子,得手了!阳心想。

却发现吉克并没有死,而是缓缓的抽出了匕首,“…阳,我们比艾伦的机能强很多,可以瞬间把神经转移到四肢来保命。”吉克看着被皮克制服的阳,“看来把你的立体机动烧毁是正确的决定,不过…你不愧是阿克曼族…身体机能是普通人无可比拟的…”

阳被迫跪在地上,冷笑一声,“啊,是啊。至少比你们高贵许多。”

吉克把匕首还给皮克,“不过凯尼终究也就是凯尼,他教出来的人,不管再怎么厉害都是一个样子。你,里维,凯尼,都一样。”

阳咬牙切齿,“不许,你,这么,说我父亲!”

吉克坐在沙发上,“他不是你父亲,我才是,你有着一半耶格尔的血液。”

阳不耐烦眨眼,“你?…凯尼是我的父亲,里维是我的哥哥,你…you just son of a bit*h.”

吉克笑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事实就是如此,没有我,你觉得可雪儿能和凯尼生下你?哈哈哈…凯尼可是你亲舅舅啊…”

阳面无表情,“I fu*k your mother three thousands times.”

吉克撇嘴,不置可否,“我妈妈已经变成无脑巨了,你去吧。”

阳:“……”


阳看着地下室牢房另一边的莱纳挑眉,“所以,这就是你们对待未完成任务人的态度?”

吉克把阳推进去,“他开局差点害我白盖,还立我flag,还给我们毒奶把我方贝特都毒死了,我罚罚他怎么了?”

阳突然想笑。“莱纳。说实在的,你挺惨。但我会杀了你,无论如何都会杀了你。”

吉克把那个男孩也推了进来,“你可真是命大,没有我女儿,你也早就死了。不过不能让你知道这里的秘密,你还是永远在这里呆着吧。”

男孩面如死灰。

阳抱臂,“啊,莱纳。”

莱纳不胜其烦,“阳酱,请安静一点。”

阳坐在地上,“你说有没有人能被烦死?就一直一直被唠叨,然后就被烦死了的那种烦死?”

莱纳:“没有。但马上就要有了。”

阳看着天花板灰暗的灯光,“你到底是怎样想的呢。纳拿巴,米可他…都是为了保护你们而死的啊。”

莱纳仰头,“我…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

阳的脸色马上臭了起来,“是啊,不得已而杀人。很好的理由。”


阳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莱纳。”

莱纳转头看向少女,“嗯。”

“马尔科到底是怎么死的。”

莱纳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尸体上没有立体机动装置,而第二天…为什么又在阿尼手里?…还有这个…”阳拿出脖子上一直带着的金属花,“这是马尔科的吧…第二天有人用了马尔科的立体机动杀巨人…遗落在了地上…马尔科和你们最要好了,他遇害的时候,你们是在一起的吧?还是…你们杀了他!?嗯?”

莱纳嘴唇无力地动了动,“是我做的。”

阳的眼睛里迸发出一股嗜血的光芒,但很快冷静了下来,“呵…是啊。”

“我早该想到的。”

“你知道吗,女巨人虐杀班长的动作,和她甩项链玩时候的动作一模一样。”

“奥欧鲁,艾鲁多,根塔,佩托拉,他们都是你们的前辈。”

“你这恶心的狗东西。”

莱纳无言。

阳似乎也骂累了,转过头去看着男孩,“喂,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眼神有些绝望,“我叫勋,勋•马尔福。”

“啊,别那么绝望啊。吉克他不敢杀你。”

勋笑了笑,“阳小姐是战士长的女儿,战士长自然不会拿阳小姐怎么样。”

阳撇嘴,“鉴于你是第一次犯,我就先不追究,不过你记好了——那个牛屎不是我父亲。我父亲早就死了,他叫凯尼•阿克曼。”


(n+3).又见

还没到第二天的早上,皮克就和可雪儿一起把阳放了出去。阳抱臂,“我要让这个男孩和我一起出去。”

可雪儿笑了笑,“好。”

阳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可雪儿,“你和吉克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可雪儿道,“复活泉水就要出现了,我和吉克说…如果他能帮你复活一个人,我就永远听他的话。”

阳愣了愣,“你这是…”

可雪儿笑道,“我的阳…被复活泉水复活的人,只有呆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才能不弑杀。我要感谢你…让我从怪物变成了人。”

阳眨了眨眼,“如果我真的能复活一个人,那我不会复活马尔科的,也不会复活米可。”

可雪儿点点头,“我相信你的判断。但是阳,你要了解,我最爱的人一个毋庸置疑是你,另一个,则是里维。”

阳跟在可雪儿后面,“里维他过的很好。有他钟爱的部下,也有他忠心的领导。只是缺了一个爱人…而我将把他的爱人送回他身边。”

可雪儿打开门,“里维爱的人,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吧…”

阳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可雪儿让二人进去,“因为…里维的父亲,就是这样的啊…”

阳不置可否,“我可不这么认为。”

可雪儿笑了笑,转向男孩,“当然,你也很温柔,不过…那件事对不起了。”

勋张了张嘴,“没,没关系…”

阳突然想到了什么,“可雪儿…能把我的立体机动装置偷回来吗?”

可雪儿一笑,“交给我好了。”


阳为了勋的安全并未带他一起去。

吉克坐在马上挥了挥手,一行人停了下来,“嗯…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大家都下来休息一会吧。”

可雪儿体贴地递给了阳一杯水,“谢谢。”阳看了看那股黑色的泉水,这颜色给她带来了莫大的恐惧,“可雪儿…这泉水真的能…白骨生肉死人复活?”

吉克罕见地笑了笑,“你有所不知,这泉水号称大地恶魔,就算是要复活尤弥尔,也能复活出来。”

阳懒得理他,“复活尤弥尔?真是个巨型大便一样的主意。”

可雪儿/吉克/皮克:“……”


过了一会,吉克道,“那么…你要复活谁?”

阳看向泉水,犹豫了一下,“…佩托拉,佩托拉•拉鲁。调查兵团利威尔班成员,出征女巨人的时候英勇战死。”

紧接着,在除皮克吉克以外的众人目瞪口呆之时,复活泉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钩起了一个少女的身体,棕橘色的头发似乎从未消失过一样。

然后,少女就像野兽一样直扑过来掐住了阳的脖子。

阳握住佩托拉的手挣扎了一下,随即佩托拉就停了下来,“…我…阳?”

阳愣了愣,难道佩托拉最爱的人不是里维而是她?然后就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对,是我,佩托拉…”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B站阿临喵(还是猫来着?)

原创女主艾维,质量杠杠滴~

还更有王者荣耀的(百里兄弟X你)

时不时写一些小番外!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