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專題:一襲老套旗袍 一個人情故事 - 明報加西版(溫哥華) - Ming Pao Canada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

文化專題:一襲老套旗袍 一個人情故事

[2017.10.04] 發表
因為?頭一幀旗袍照,令Helius對旗袍迷。(圖:「旗袍男」面書群組)
「旗袍男」Helius(譚舒雅)
學生準備上台走貓步(catwalk),化妝和髮型當然不能馬虎。(圖:「旗袍男」面書群組)
Helius在香港培道中學舉辦旗袍班,由他的師父封有才師傅(中)出任課程技術顧問。(圖:「旗袍男」面書群組)
香港培道中學學生以旗袍班課程作品舉行時裝表演(圖:「旗袍男」面書群組)

【明報專訊】旗袍原指「旗人(滿人)之袍」,即滿族的袍服,闊袍大袖。辛亥革命後滿清政府被推翻,「舊旗袍」不再流行。到了1920年代的上海,旗袍改良後突顯女性線條,成為風尚,繼而風靡華人地區。從前衣服由裁縫度身訂做,旗袍亦不例外,百貨公司普及後,人人習慣買成衣,旗袍漸漸式微。快速時裝的出現標示社會進步,處身不可逆轉的潮流,Helius力保留旗袍文化,原因無他:「整個社會進步了,但是否要因為這些進步,導致這些傳統消失,或者沒有作用?可不可以不要失去以前這種情懷呢?」

度身訂做 盡顯個人風格儀態

提起旗袍,人們對它的印象幾乎一樣:老套。Helius小時候對旗袍的認知,除了老套,更是酒樓知客、舞女的服飾,負面印象驅之不散。小學三年級,他在?頭找到一幀舊照,照片中女子身穿旗袍,儀態萬千,本以為是女星肖像,豈料相中人原來是。他驚為天人,印象中總是重複悲慘往事:「她經歷過打仗,一個女人帶大3個孩子,到外國人家當工人,把剩菜打包給我爸爸吃,全部都是粵語長片的橋段。」他驚異於形象的反差,更為旗袍的典雅與大眾印象的差異感到疑惑。旗袍「魔幻的地方」正在於其反差,從此他不瘋魔不成活,只想了解箇中原因,了解旗袍故事。

「以前所有衣服基本上都有故事。」Helius說。故事,源於對服裝的重視。正如他因女兒(姑母)中學畢業而到影樓租借旗袍,留下倩影,他推廣旗袍,難以忘懷的,是舊時人對身邊事物的重視。以前旗袍須度身訂做,十分昂貴,穿旗袍是不少基層女性的畢生心願。他收藏的一件旗袍,正是捐贈者與當時男友、現時丈夫約會時,身為裁縫的父親為女兒親手縫製的。

一心拜師學藝 尋覓3年終遂願

逝去的年代,我穿,故我在,衣服是個人的象徵,你會為重要場合特意做衣服,不惜減肥3個月,只為穿出美態。Helius感嘆現代人純粹求「快」,昔日情懷消失無蹤:「現在任何一件衫,都不是為了我而設計或創造,反而要花很多工夫,令衣服看來很適合我。」旗袍之美,不僅來自工藝,更源於對個人風格的尊重。不論古今,人們把流行元素放進旗袍,營造個人風格,令旗袍變時裝,在不同年代大放姿彩。「一件旗袍,兩幅布拼起來的裙,為何有那麼多款式出現,但整體結構沒有改變,依舊在民間存在。這種文化不是很可愛嗎?」

聽Helius說傳統、談情懷,本以為他是戀舊的人,他卻強調:「我純粹喜歡旗袍。」現在他收藏逾千件旗袍,更有旗袍的紙樣、照片、製作工具、裁縫學校手冊,總之一切與旗袍有關的物品,均是他的收藏目標。他從小鑽研旗袍文化,及後修讀時裝設計課程,只為認識旗袍。然而他既非女兒身,無法試穿旗袍,想知更多,唯有拜師學藝。他說當時香港只剩約10個「海派師傅」,最年輕的已經六七十歲,不時傳來某師傅退休、轉行、逝世的消息,Helius決意傳承旗袍手藝。可惜事與願違,他一心拜師,不少師傅卻以「不要把旗袍當作事業」為由,把他拒之門外;他到內地尋訪旗袍師傅,發現製衣廠以快速時裝模式做旗袍,「不要說突出女性線條,它連對做衣服的尊重都未必有」。3年間,他遍尋師傅學藝不果,在電台訪問節目上發發牢騷,終得封有才師傅答允收他為徒。正式學藝前,封師傅要Helius答允他不要以旗袍為生,Helius記得當時封師傅對他說:「做裁縫沒用的,你看我就知道了。」

收藏旗袍一切 入校園推廣工藝

一個小伙子,因為一幀舊照片,一頭栽進旗袍的魔幻世界。沒有旗袍的日子很難想像,Helius說:「我人生很大部分因旗袍而改變。」不論是修讀時裝設計課程、學做旗袍、到學校推廣旗袍,還是於電影公司擔任服裝指導,都是旗袍連結的緣分。不少人以為他是無所事事的二世祖,他強調藏品大多由家屬和愛好者捐贈而來。閒時人人逛街、看電影,他卻抓緊機會整理藏品:天氣潮濕須開冷氣抽濕,放晴時則讓藏品曬太陽。他說每次整理藏品,都是聚會的時間,讓他有機會與它們說:「很久不見。」在早年的訪問,Helius被賦予「旗袍男」的稱號,這個別稱,意義重大:「就好像蝙蝠俠、蜘蛛俠一樣,旗袍男就像被別人賦予了使命感,我要傳承它(旗袍),那刻已改變我人生所有,足以影響整輩子的生活。」

近年Helius不時到香港培道中學舉辦旗袍設計工作坊、邀請封師傅到校教授裁縫技巧,只為推廣旗袍文化。Helius希望藉教育向年輕一代推廣旗袍:「未必每間學校都穿長衫,但可以考慮教育學生,一種代表(近代)中華文化的服裝。它未必可以成為必修科,但可以變得更加重要。」現時旗袍班已成為培道中學中二視藝科的必修課,Helius說很多學生都討厭他,認為課堂麻煩、老套。在他眼中,課堂能否改變學生對旗袍的負面印象,並不重要:「就算他們最後都認為旗袍很麻煩、老套,但都要有這個過程,說的才是實在的答案。」正如他當初對旗袍毫無認知,向人表白自己喜歡旗袍,別人會問:「你憑什麼說喜歡?」花盡力氣尋找答案,他堅定地說:「我沒有後悔過,從來都沒有後悔過。」現在回想,那句「我純粹喜歡旗袍」,聽來更覺鏗鏘。

文:譚舒雅

圖:譚舒雅、資料圖片、相關機構提供、「旗袍男」面書群組

[語文同樂 第267期]

更多教育
古文趣談:義與儀
【明報專訊】要把旗袍、長衫穿得好看,不止要有好身段,更要有儀態。「儀」的本字為「義」,兩者字義有不少共通之處。 ■字義 《說文解... 詳情
【明報專訊】1. D,君主須有明晰法規,以此權衡輕重,治理群臣。 2. A,生命與正道,都是我想要的。若兩者不可兼得,唯有捨棄生命... 詳情
書與人生:環保時裝 叩問速食社會
【明報專訊】平日中午,大澳的鹹香之間,Benny敞開藍色大門。 身為這所本地環保時裝店的店主,他說藍,像海,店裏的綠,是陸地。這所店的... 詳情
投稿園地:如果可以隨意增設一個科目,你希望是什麼?
【明報專訊】投稿學生:張穎茵(保良局第一張永慶中學,中六) 自從中學由會考、高考轉為三三四學制,雖然學生可以自由選擇文理商科,但必修科... 詳情
(P2)Spotlight﹕The tale with everlasting magic
【明報專訊】"My drawing was not a picture of a hat." The Smarties are re-... 詳情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6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

5368 Parkwood Place, Richmond B.C. V6V 2N1 | Tel.: (604) 231-8998 | Fax: (604) 231-9881/9884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604) 231-8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