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电影都很色,关键是要会色_百科TA说
好的电影都很色,关键是要会色
作者  0h—4K|发布:2016-10-27 11:11:56    更新:2016-10-27 11:14:01
阅读 946赞 2
色彩很简单,也很复杂。简单的调动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也可以毁掉一个世界。色彩的组合有上千万种,当颜色混在一起,就不只是眼睛所看到的形态,还可以通过这些配色的方式,呈现出电影的气氛以及角色的内心世界。

2016年10月25日看到一篇文章,《宾虚》(2016年版)的化妆师卢吉对导演提莫·贝克曼贝托夫说:57年前,自己的父亲曾为查尔登·海斯顿化妆(查尔登·海斯顿在1959年版本的《宾虚》中扮演男主角犹大·宾虚),这句话还是挺让我震撼与惊讶的,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确让人看到了传承、电影工业的力量,我也希望我的后辈,能够这么骄傲说出这句话。

色彩很简单,也很复杂。简单的调动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也可以毁掉一个世界。色彩的组合有上千万种,当颜色混在一起,就不只是眼睛所看到的形态,还可以通过这些配色的方式,呈现出电影的气氛以及角色的内心世界。今天分享内容的是調色師李文濤,他也是HomeBoy电影数字洗印联合创始人,文内分享了很多醍醐灌顶的想法,会让人发现,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啊!其实文章更关键的是,可以看到李文涛老师对这个行业和这个职位的想法与思考,技巧可以学,经验可以攒,但是怎么去和这个行业相处,是一个人面对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处理不好,会让人痛苦不堪。

当然了,好的东西阅读自然需要耐心,看完这篇文章恐怕需要你10分钟左右,其实我可以做到提炼出几个要点放在这儿,可是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连了解和认知的耐心都没了,那你真的要想清楚,自己是想做一个操机员,还是一名艺术家,为电影或未来去留下点什么。

HomeBoy Cine Studio(0h—4K)授权发表,采访人:华成

李文濤調色師
HomeBoy電影數字洗印廠聯合創始人

作品履歷:
廣告類
Warcraft x Intel 2016 Commercial
LeEco North America 2016 Lauching
HUAWEI MediaPadX1 ‘Mary Day’
愛奇藝 2016尊享會員 Commercial
大眾Eup!新能源汽車 2015 Lauching
ViVo Xplay5 智慧引擎 Commercial
建設銀行手機銀行Commercial
愛奇藝2015 輕奢新主義 Commercial
聯想Yoga平板II‘時間刺客 ViralVideo

劇情類
《錘子鐮刀都休息》(获第51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
《楊梅洲》(获第36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新秀电影竞赛最佳影片“火鸟奖”)
《我們的十年》
《迷失曼谷》
其他:
痛仰樂隊公路巡演紀錄片‘不期而至’
羽泉音樂紀錄片‘不服’
鹿晗《勳章》 MV
周筆暢《兩陷》 MV
Nike Rise 2.0
華:李老師,我們上一期採訪了一位GoPro超級玩家,那期的採訪效果特別好。萬一這片採訪發出後效果沒有那篇好,你會不會失望?(戳阅读原文观看)
李:其實還好。因為我不會去看文章的閱讀數,點贊啊什麼的,那個結果其實並不重要,所以應該不會失望。(華:那你是在暗示我,其實下邊我們要做的是一個不計結果的採訪?)對,完全不計後果,哈哈哈! 
華:你從事調色工作多長時間了呢?
李: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吧,大約從10年到11年的時候,應該是從原來的工作向調色工作轉換的一個階段,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然後到了12年,從12年到現在,是完全專注於從事調色了。 
華:也就是說,你從事調色工作有4年的時間了。
李:嗯,對,可以這麼說。 
華:那你之前是跟的哪一位調色師傅呢? 
李:呃,我存屬於閉門造車。。。。。。。
華:那你這個聽起來完全像是一個勵志專欄的故事嘛!
李:純野路子,拿不上檯面的。呵呵呵! 
華:那我就很好奇了,像你這樣一位野路子的人,是怎麼樣接到因特爾《Intel魔獸》廣告這樣大的調色項目的呢?

李:現在可以說個玩笑話,我覺得(思考片刻),我還是說的比較正式一點吧。那我就話題稍微長一點啊!
我覺得是這樣,雖然我從事調色的時間不是很長。有很多調色師都是以前跟著師父的,給師父做了好多年的助理。還有一種可能是,在科班的院校,就像電影學院這樣的,有對口的專業畢業這樣的,工作以後可以快速的找准自己的職業方向。 
我覺得我的情況呢,和他們有些不一樣。我是01年進入這個行業,大約有10年的時間,然後把這個行業的各種職位,從前到後,我都幹過一遍,當然是以後期為主。然後,從10年到12年,進入到一個角色的過渡期,雖然說我走了一個比較長的彎路,但是,以前的工作,給我提供了眼界,很多崗位的理念和工作方式對我的影響還是蠻大的。包括以前在整個影視後期行業工作經驗,對我的眼界啊,審美啊,工作態度啊會有一個比較正面的影響,積累了很多東西。所以說在整個閉門造車的過程中吧,會比純粹的一個新人菜鳥來轉換到這個角色上,是有一定的優勢的。我自認為,我還是有一套個人的學習方法,能夠相對比較快速的抓住一些重要的點,可以在相對比較短的時間內,學習總結到一些經驗,快速的成為一個獨立的調色師,來工作。這是我同別人不太一樣的道路。

(INTEL 魔獸廣告在HOMEBOY大影院工作人員合影。左四:攝影師鐘銳,右四:導演韓延,右二:調色師李文濤)
你說我為什麼能接到《魔獸》這樣的片子呢,我覺得從12年開始來講的話,在這個行業裡接觸到了一些行業裡頭比較進取,比較有能力的攝影師。因為我本身是學美術出身的,所以我對畫面的理解更多的是美術層面的,對攝影來講的話還是稍微有點隔行。通過一起工作這樣的方式,攝影師給了我許多一起進步的機會。從數位調色來講的話,我恰好趕上了,從純粹的類比到數位的一個轉化階段,很多工作的方式,流程,理念都發生了一個天翻地覆的變化。在這個時候,通過我自己的學習,快速的接觸到了國外的一些最新的東西。從這個工作方式,流程,理念上來講,我可以快速的適應類比到數位的變化。我的快速學習能力,幫助我可以把學習到的最新知識轉換到工作當中,這點周圍的人是可以看得到的。
有很多人會被這個所打動。其實在那個時候,有一批年輕的導演或攝影師,至少大家在理念上會覺得在數字時代,我們要嘗試新的東西,我們要同世界上最新的工作方式接軌,來呈現作品,而不是用一種很守舊的方式來完成一個比較守舊的東西,我們要突破。通過這種工作方式,來建立一些情感溝通,情感紐帶。這樣的東西加深了之後,有人會同你建立比較密切的的私人關係,願意把一些重要的項目交給你。這是在過去的幾年裡積累的成果,有這麼多朋友願意來找你,挺感謝的!
華:那這個攝影師的話,你還做過他的哪些項目?
李:這個攝影師主要是以廣告拍攝為主,攝影師鐘銳在最近幾年拍了很多比較大的廣告片子,具體的片子有《魔獸爭霸X因特爾》《蓋中蓋》《樂視視頻之鐳射眼篇》《樂視視頻之發條篇》《樂視視頻之天眼篇》《騰訊視頻客戶證言草船借箭篇》《騰訊視頻客戶證言火燒連營篇》《騰訊視頻客戶證言多觸點篇》《騰訊視頻客戶證言自不量力篇》《澳牧牛奶》等。

《樂視視頻》系列

《騰訊視頻》系列

《澳牧牛奶》

華:我們還是回到《魔獸》這個項目上,在調這個片子的時候,你覺得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李:嗯,我覺得在這種級別的項目裡,最大的挑戰應該是心理層面的。在技術層面的話呢,我覺得還好。

華:那你能具體的給我們講一下,這個大項目,所謂形式上的大,在你的調色間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覺得心理層面有壓力呢?
李:首先,這個片子從整體項目運作上講,是一個難度比較高的項目。當然我不是在說我自己,是說整體。因為這個項目涉及到一個比較複雜的真人實景和三維CG角色動畫。整體的畫面感覺,看起來比較像某一部奇幻類型電影的某一個片段。所以大家對片子的結果要求是非常高的。同時也有國外老牌Tippett Studio特效公司參與制作,溝通需要跨半個地球來進行,包括特效物料的交接啊什麼的。按照CG公司的說法“与被提名奥斯卡「滚蛋吧!肿瘤君」名导演韓延,特效主管Chris Morley, 执行制片人Paul Grimshaw, 以三周时间,在北京和天津现场拍摄。CGI 动画和特效,于美国加卅柏克利蒂比特工作室施工,以超速的制作时间完成,来配合魔兽全球上映日期。”

在後期來講,它的溝通比較複雜。導演和攝影也希望把事情盡可能的做到極致。大家都很用心,所以我想每一個參與這個項目的工作人員,身上的擔子都很重,對應的心理壓力也會比較重。

華:所以就是中國軍團要出征奧運會這樣的感覺似的?

李:對,有點這種感覺,尤其是這是個跨國的項目。當然這個裡面並沒有一種民族或是愛國情緒在裡面。但是,你至少是知道你是在同一個影視工業化發達的國家的團隊在工作。所以你要用他們的標準來看待你的結果。
華:所有人,包括你自己都會要求你達到一個最好,最好,再最好的東西,所以對心理素質的考驗反而變得最大了。
李:對對。
華:你剛才提到了一個跨國合作的事情,那家特效公司,他們之前做過哪些片子?
李:嗯,這個公司其實是美國非常老的一個特效公司,有著20多年的歷史。《星河戰隊》是一部很老的片子,相信很多80後的人應該都看過這部片子,特效部分就是這家公司完成的。
華:那麼這個片子CG的顏色也是由你來設計的?
李:是的,所有的色彩都應該由我們公司來設計的。這個裡面涉及到了色彩管理資訊的交換,CG部分同實拍部分的結合,這些都是通過LUT來完成的。

華:那也就是說,你最早調的第一個版本實際上是沒CG的部分呢?只是一個空場景。 
李:嗯,對的。是沒有CG版本的,演員表演也是對著空氣,因為沒有CG嘛。都是在最原始的素材上調色。 
華:那最後拿過來的東西是什麼樣子的? 
李:最後拿過來的東西,實際上是最接近最終效果的,接近度能達到90%。CG公司拿到我做的lut後,他完成的部分,完成的非常好。裡面只有一點點的瑕疵,但是已經是非常非常小的了。總之,最後我拿到的東西,完成度是非常非常高的。
華:聽起來你們這個跨洋合作還是蠻順利的。 
李:對,我覺得從DI和VFX來講,溝通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已經都很成熟了。國內也好,國際也罷,DI和VFX合作,大家都遵循著同樣的一種方式。
華:那麼這個片子,當初是怎麼確定影調的?最初的時候有參考片麼? 
李:呃,其實沒有參考片。這個片子的攝影鐘銳,在年輕的攝影師裡來講,他對調色有著深入研究,對調色有著具體的認識。再加上之前的長期合作,我們的溝通沒有用參考片的方式。
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想把我下面的一個問題提前一下。攝影師也好,導演也好,調色師也好,都是藝術家嘛,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一個棱角一個觀點。那麼遇到這種事情,你是怎麼看待的,就是他的這個工作模式?
李:其實我覺得,這就是你要怎麼看待現代的這個職業的調色師以及他們工作的一個界限,還有就是職業守則。總體上,我覺得調色師和攝影師相比,他還是從屬於攝影師的這個崗位。就好比燈光師,我覺得應該這樣打光,但是還是要在攝影指導的宏觀的方向下你去發揮你的創意。我是認可這個工作方式的,在攝影師,導演,就是我的客戶的大方向之下,去發揮我的創意。

(李文濤和公司其他調色師在一起)

當然,對專業經驗,成熟度非常高的人來講,他在前期拍攝,後期調光中的一些想法和方向,基本上是可以貫穿下來的,不會發生那種前後不一致的情況,所以說,是基本沒問題的。 
我比較擔心的是,在團隊還沒有很成熟,或都比較年輕,經驗少的時候,前期拍攝和後期製作,會發生比較嚴重的錯位。這個時候,我會提我的建議,就是他們應該往哪個方向去。我期望的結果是,前後一致連貫,是一個整體性的東西。不管怎樣,你都要去遵循客戶的要求。至少我要找到一個即滿足他的要求又能滿足我專業認知的一個中間點。也可以認為是一種妥協吧,但是我也要達到一個平衡點,盡可能的去平衡。

(我們從《Life of Mars》的BTS中可以看到,目前好萊塢的製作,在前期就會非常注重色彩的還原,打板器上輔助了24卡,用於後期較色的基礎。而國內目前的製作在這方面還是有一定差距,主要是在意識層面的。)
華:那就你所知的,國外的一些攝影師與調色師之間也是這種關係麼?是像你說的那樣?還是說,只有在中國是這樣的?
李:首先,我覺得調色師和攝影師這個問題,國外也會有。你比如說,電影工業傳承到現在,至少目前行業的認知是,調色師是在進行藝術創作,從所謂的工作界線和江湖位置來講,他還是從屬於攝影師的。(就是屬於影像上,從頭到尾的一部分)你想在膠片處理時代調色就是Color Timer。說白了color timer就是聽攝影指導,聽 DP的。只不過現在數位中間片的技術會極大的改變影像呈現的結果,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所以現在很多老派的攝影師,其實是不太信任調光師的,應該說是比較抵觸。調光師會有太多的個人的創意發揮在裡面,尤其在電影這一塊,廣告倒還好。甚至曾經有過,像ASC理查森拍電影,在最後的色彩風格上產生了分歧,得過奧斯卡的大名鼎鼎的攝影師最後說,“如果你們要這麼做的話,我沒話說,因為你們是老闆,那請在這部電影的最後邊就不要寫這部電影的DP是我。”當然,最後是由誰下最終命令的就不得而知了。 
華:那聽你這麼一說,調色師幹活前要先學會做人啊,這聽起來好像是特別複雜的事情。
李:對,在合作這個層面上來講也是一個對話和溝通。
華:這個聽起來好像有點累呢,既要幹活又要會說話。 
李:如果你們有很好的合作經歷,非常的默契,他又十分的信任你。整個調色過程,其實還是很享受的。
華:如果要做個歸類的話,《魔獸》這條片子屬於哪個類型呢? 
李:從大的來講,國外叫做orange teal或者叫做blockbuster style。就是好萊塢大片,商業爆米花大片范兒。

他說白了在色彩關係上,這個東西是在邁克爾貝《變形金剛》體系下出來的東西。現在好萊塢大片大體上都是遵循這個思路。當然我們這個片子呢,它使用LUT的色彩映射還是有其它的東西在裡面,但是大體上還是遵循著這個色彩思路,還是可以歸類到這個大的類型當中去的。

華:那你自己喜歡這個類型的片子麼?
李:現在屬於一個資訊爆炸的年代,所以說你喜歡不喜歡,跟你看到它的頻率有關。
華:所以他不是一個完全客觀的一個標準。
李:對,和你看到的頻率有關。國外的影評人寫過“Hollywood`s crazy, stop the madness”請你們不要再用這種色彩,把電影都變得每一部都像是工業流水線複製出來的東西,都是這種暗部偏青,膚色發橙的感覺。所以老外也覺得這個東西頻率出現太高後,都會有一種逆反的心理,看多了會有點煩躁。 
華:他其實是個廣告,但是卻採用了電影的調色方式。那你對於這種劇情類和傳統廣告融合的趨勢怎麼看呢?在調色上有哪些心得呢?
李:這個命題其實挺大的,放開了說我覺得可以聊一天。電影感這個東西,現在很多客戶在各種各樣的片子中都在提。但是,從滿足客戶要求,讓片子呈現更好的結果,在必要的時候,在不同片子類型裡,我們要去調整所謂電影感的這個東西。
電影感是個比較模糊的概念,你比如,有的人說像跳漂白。我隨便舉幾個例子,比如說使用了大量的煙,bleach by pass(跳漂白)這個就很有電影感,他會削減顏色,然後反差做的比較大,他覺得這就是電影感。

還有一種人呢,可以明顯的看到畫面中的細節,那首先它的細節要很多,明暗分佈是符合膠片常規的沖印特性。比如說,暗部保留了灰霧fog的感覺,亮部層次有一點壓縮,它是這種曲線形態下呈現出來的,大多數電影都覺得這就是電影感。我只是在這裡舉兩個非常簡單例子。大家對電影感的認知是不一樣的,那我就需要替客戶去甄別一下,在他心目中哪一種是電影感。其實我並不是太在意別人心中的電影感,我需要知道的是他所說的具體是一個什麼樣的風格,我要去完成那個東西就好了。 
當然,你要是說的更客觀一點,就是電影和廣告的區別,從國外來講,國外你可很多廣告會追求一種類比的狀態,來表達整個畫面的質感和背景。我覺得他們更追求的是呈現膠片的質地,在物理上呈現一種質感。但是這同大家常看到的美國大片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華:所以是不是可以說,廣告是追求電影感,但是是在質地上。不會在色彩上作太多特別風格化的東西?
李:這個要視題材而定。我覺得在題材上會有一點點的差別。從廣告色彩上來講,能夠給予你的創意空間,他還是希望你可以盡可能的發揮一個東西。但是電影,從色彩好看層面上來講的話,是需要你有一點點節制。(華:因為他很長,都是那樣的話,會受不了的)對,我覺得現在的廣告,它吸收了過去膠片的一些特點,然後融合了現代廣告的味道在裡頭。但是現在你會發現變化其實挺大的,在過去的模擬時代,大家看標清的時候,廣告大家都會做很大的反差,暗部細節是看不到的,而現在的信息量多了。對於一些在影院播放的廣告,我們也會在我們的影院調色廳進行。

(HOMEBOY電影數字沖印廠電影調色間)

就像現在大家聽 CD時間長了,會覺得黑膠牛,但是剛有CD的時候會覺得CD特別的牛,因為底噪沒有了,動態大了。但是你會發現現在大家追求的動態又小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在當時,膠片拍完了做TC的時候,大家會把反差做的很大,然後你覺得很好,這同膠片直接沖出來的味道是不一樣的。但是,有了數字以後,你突然就又回去了。很多人現在拍的片子,要求要把動態範圍壓縮,因為數位很容易在示波器上呈現出來的亮特別亮,暗特別的暗。但是,現在很多人追求模擬的效果,要把這個東西收回來,在一個比較低的,動態範圍比較小的情況下,實現一種飽滿的反差。
華:大家都說攝影,調色,特效這些都是技術,藝術還有高品質,這些都是大家常掛在嘴邊的話。那麼在調色中,你是如何看待技術,藝術和高品質這三個詞的?
李:對這個話題來講,要呈現一個動人的答案,其實也挺難的。因為company 3是不會出來談藝術的,他談高品質,因為說白了,品質和技術是藝術的基礎,對吧。對於《魔獸》這個項目,他就是一個在709色域下進行的工作,當然有可能的話,我們是在ACES裡面做這個工作。對於這個片子,我覺得有一點點的缺憾,因為畢竟是要在影院中去放,如果能在多版本的情況下做,這個就能夠出高品質了,這就是我的缺憾。
華:目前的技術發展特別的快,人們見到的美國的東西也特別的多,中國人講的是不進則退,那麼在調色風格或者是調色視野方面,你都做了哪些努力?
李:其實,我覺得我還是比較務實的一個人,我覺得調色師這個工作,其實要收集很多,調色在影像呈現上來講是最後的,最關鍵的一個部分,他直接決定了影片的最終呈現效果。當然啦,我不是在否定前期啊,但是幾乎是最後一步了,你的影像直接決定著這個片子的最後成片。比如說,一個很好的素材,你找A調色師調是一個結果,找B調色師調是另外一個結果。所以說數字調色賦予了影片許多不同的可能性的。工作中承擔的責任是重大的。我還是用一個比較務實的心態來看待這個工作。我們接觸到的客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風格,或者是比較成熟的,或者是正在摸索的一個影調風格和個人喜好。我不是一個以不變應萬變的人,我希望給我的客戶提供更多選擇的可能性。就是說,客戶提出一個可能性,我要盡可能多的去完成他的可能性。當然啦,從結論性來講的話,像我們這樣的一個創業公司,面臨的挑戰還是非常非常多的,我也不完全承擔著一個調色師的角色。可能今天看了這篇文章的很多朋友會說,“做的並沒有怎麼樣,很一般嘛”或者說還達不到他們心目中的那個標準。
當然啦,我是抱著這樣的一顆心。世界就是豐富多彩的,每個人心裡想的也是豐富多彩的。我們為什麼要用一個框子來框住別人呢。我不希望給大家一種我們調出來的東西就是那個樣子的感覺,我希望大家會對我們調出來的東西感到驚喜,我希望給客戶提供很多不同的感覺,多變一些。


從服務上來講,我現在在搞一個比較具體的東西。從世界的角度來講,真正引領視覺效果的後期製作公司是有那麼一批的,我現在正在做的工作是建立一個比較龐大的影響資料庫,把不同的導演,不同的後期製作公司,不同的品牌,把世界上若干年之內所有的影像,高清晰的影片,通過不同的管道把它們收集起來。對於調色師來講,每天你要收集大量的資訊,看大量的片子,來吸收其中的養分。但是每個人所看的東西會帶有個人喜好的成分進去,會有不確定性,可能會偏向某一種片子。 我們希望我們的這個東西,是以一種理性的方式收集資訊。然後,我們用標籤(TAG)的方式把資料庫重新組裝起來。假設,在我們的資料庫中有50萬支片子,這50萬支片子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內容,不同的導演,不同的品牌,不同國別。然後我們用TAG來管理。說的具體點就是,這個資料庫呢,我們可以把它按照大概的內容類別型進行分類。比如說按產品分類,有汽車類的,化妝品,服裝,運動,食物,飲料,酒,時尚啊等等。當然,這些都是最基本的,我們的tag實際上要比這個龐大的多。我們不僅提供了內容上的分類,還有國別的分類,品牌的分類,甚至包括了情感方面的分類,會非常的全面。

最重要的是,你可以通過複合條件搜索的方式去找到你要的片子。

例如,我想找一個汽車的片子,是一條英國的片子,想要一種比較消色的,同時是一個高反差的,想找一個山地的環境,陰陰的天氣下發生的片子。這裡面會有很多的關鍵字在內,你比如說,汽車,英國,消色,山地,陰天等。通過標籤的形式就能找到對應的片子。通過這個東西可以快速的為大家找到參考。建立了客戶與我們之間的具體溝通。可以找到片子們的共同點和精華部分,以及變化的可能性有那些,當然前提是要不斷的擴充這個資料。通過這樣系統的管理,可以使調色師們不斷的強化認識。藝術裡頭有句話,叫“從無法到有法,從有法再到無法”這是說,從你什麼都不知道到建立套路,我絕得對於我們現在的調色師以及客戶來講,套路的東西是需要的。你知道全世界範圍內的套路是什麼,如果你是大師,那你是可以超越套路的。這個東西還是一個初級的版本,暫時還是不能拿出來秀的。嘿嘿!
華:如果你的職業生涯還要再幹15年,你對自己有什麼期許?
李:中國現在是一個經濟形態運行超級快的國家,我們之前做了一個項目叫《了不起的匠人》,你會發現,匠人是需要時間的來沉澱的。

現在的工作,節奏太快,給你的時間有限,時間上的壓力會特別大,會讓你在工作中感覺到一種缺憾,總是感覺差點意思。我希望我能稍微放慢一點的去做這個事情,就夠了。
“小編結語: 

在互聯網的“快”衝擊全球的大環境下,李文濤的“慢”只是一個“匠人”的縮影,他代表不了太多人,但是他代表了HOMEBOY電影數字沖印廠的工作人員為高品質製作的理念。 今天的全文採用繁體也是為了配合這種更為傳統的中國文化,讓我們一起體驗“慢”里的文化內涵。”

2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举报
  • 本文经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tashuo@baidu.com。原文地址
+ 1已赞

扫码下载百科APP

领取50财富值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