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虚构禁止二改.抄袭。

-

「奶包....你在哪..」慕暖眼神空洞的可怕,嘴里不断喃喃道。

朴灿烈凑近慕暖,想听清楚她再说什幺。

而一旁的颜汐凉看见慕暖的样子,在边伯贤的怀里哽咽着,不过,只要仔细看就会看见,颜汐凉的嘴角正悄悄上扬,而眼里根本没有任何泪水。

突然门外一阵吵闹,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

吴世勋前脚一进,后脚就是一群保安。

「先生!你不行进来!」

朴灿烈皱了好看的眉「发生什幺事了?」保全急忙和朴灿烈解释

「总裁...刚刚这位先生突然从公司大门冲进来,但是他并没有申请求见也没有识别证,就直接跑楼梯上来这里」

朴灿烈看了一眼待在慕暖旁边的吴世勋又看了慕暖,冷声开口,手指指着慕暖「把她带走,没有我的准许都不准让她进公司一步」

慕暖诧异的抬头,对上朴灿烈冷冷的眼神,心里就揪的特别紧。

「灿烈....我...」朴灿烈狠狠的打断她的话「灿烈是妳可以叫的幺?只不过是个小职员,我有跟你这幺熟吗?还懂不懂礼貌?保全!把她给我带下去!」语气里只有冷漠陌生,但足够能让慕暖听到喘不过气。

「我会在外面等!等到你让我进来,我才肯走!」慕暖在出总裁办公室门口前对朴灿烈大喊。

之后就让保全粗鲁的拉起自己,离开总裁办公室。

朴灿烈,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幺,你到底知不知道颜汐凉要杀你?

你这个笨蛋...

/

颜汐凉和边伯贤在一旁看着慕暖被拖出去,边伯贤内心有愧疚后悔。

但,颜汐凉就不同了,虽然被慕暖发现了她要杀朴灿烈,但是听边伯贤在旁边这幺维护自己,是不用怕被拆穿了,而看到慕暖这幺落魄,心里的不爽,也瞬间消失。

到了一楼,保全直接把慕暖推出公司大门。

外头的天气也像是看见慕暖的内心,从无云的天空变成了乌云密布的天气。

吴世勋眼睁睁看着慕暖被保全拉出去,心里正滴着血。

本来想追出去,一转身,朴灿烈就拉住吴世勋的手。

「灿烈哥!」看见外头乌云密布,甚至开始打雷,他急死了,他一直都知道慕暖最怕的就是雷声,要是没有他在,她该怎幺办!?

朴灿烈头转过去看了外头的天气,眼里闪过一丝情绪。

慕暖啊...妳说的一定都只是假的,不可能会待在外头的,对不对?

「不准去。」朴灿烈的语气里恢复了一些温度。

吴世勋不断的挣扎,见朴灿烈没有一丝想放手的念头,也只好放弃下去找慕暖,并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等待。

边伯贤搂着颜汐凉的肩,宠溺的眼神看着她,一边和朴灿烈说话「哥们,以后小心一点,别被慕暖那女人给骗了,信好汐凉即时拍掉慕暖手上的刀,不然现在你早就在医院了」

颜汐凉轻轻捏了一把边伯贤的腰,说道「我哪有你说的这幺厉害,这只是碰巧而已。」抬头对边伯贤甜甜一笑。

吴世勋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挑眉仔细打量颜汐凉,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落地窗。

朴灿烈也坐在他的位置上,看着落地窗,外头下着滂沱大雨,两个大男人的心里愈来愈不安。

外头有人敲了敲门。

朴灿烈视线依旧在落地窗那,淡淡开口「请进。」

「总裁,慕小姐还是不肯走,直直站在外头」

朴灿烈起身往落地窗一看,确实看见一个女孩站在那,他的心狠狠的揪起来了。

慕暖...妳真的很傻..都铺路让你逃了...逃离这个你想要的没有朴灿烈的世界..为什幺你还要继续跑回来...

在沙发上的吴世勋一听见秘书说的话,二话不说直接离开办公室往一楼去。

朴灿烈的嘴依旧和心脏唱反调

「别管她。我说过她自己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