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拉纳

播报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特型编辑
让·拉纳,法国大革命战争拿破仑战争时期法国将领,法兰西帝国元帅,“军中三勇”之一,芒泰贝洛公爵(Jean Lannes, Duke of Montebello) (1769年4月11日 – 1809年5月31日) 西尔韦斯亲王(最终因各种原因并未授予亲王头衔,只有提名)。 [1] 
中文名
让·拉纳
外文名
Jean Lannes
别    名
法兰西的罗兰,骑士的楷模
国    籍
法国
出生日期
1769年4月11日
逝世日期
1809年5月31日
职    业
芒泰贝洛公爵、 西尔韦斯亲王
主要成就
乌尔姆战役奥斯特利茨战役,芒泰贝洛战役,弗里德兰战役
出生地
法国热尔省莱克托尔
军    衔
元帅
安葬地
先贤祠
荣誉军团勋章
大鹰级

让·拉纳传记

编辑 播报
拉纳故居 拉纳故居
拉纳生于法国西南部热尔省(Gers)莱克图尔(Lectoure),是一个马厩管理员的儿子,跟一个染布商人作学徒。他曾受过一点教育,但他的实力和能力使他于1792年被选为热尔省的军士长,参加对西班牙的战争。1793和1794年在比利牛斯山脉服役参战,1795年热月政变军队改革时,被免去职位。
拉纳后来参加拿破仑的意大利远征军。1796年被升为准将,拿破仑远征埃及时任军需总监。雾月政变中拿破仑任命他为执政卫队督察总长。1800年5月10日被确认为正式少将(前为临时少将),随拿破仑远征意大利,在芒泰贝洛和马伦哥之战中取得战绩,得到拿破仑的称赞。1802年任驻葡萄牙大使,1804年5月19日,被授予法国元帅头衔。
1805年第二次法奥战争中和1806年的法普战争中战功卓著,击毙普鲁士霍恩洛厄军团指挥官路易·斐迪南亲王。1808年,拉纳被封为芒泰贝洛公爵,跟随拿破仑皇帝远征西班牙。第三次法奥战争中两腿被炮弹击中,截肢后受感染,1809年5月31日去世,安葬于先贤祠

让·拉纳生平历史

编辑 播报

让·拉纳罗兰骑士

1792年的拉纳 1792年的拉纳
1769年4月11日出生于加斯克尼。早年是一个染布商人的学徒。1792年6月20日志愿加入大革命军队,先同西班牙作战,后于1795年参加拿破仑的意大利远征军。在1796年5月6日偷渡波河的行动中,作为突击队指挥官的拉纳上校,表现非常出色。他的部队不但很快就安全到达对岸,而且以凌厉的攻势,迅速打垮了一支企图阻止法军渡河的奥军骑兵部队。由于战功累累,他迅速得到提升,这一年,27岁的拉纳被升为准将,他在迭戈(4.14)、洛迪(5.10)、巴萨诺(9.8)的战斗中勇敢异常并立下赫赫战功。在11月15-17日的阿克莱之战中的三天内,三次负伤,但他不顾个人安危,誓死保卫拿破仑。在作为军需总监随拿破仑远征埃及时,参加了攻克亚历山大的战斗和平息开罗的暴动。后来在叙利亚战役中,头部负伤。1799年3月20日-5月20日参加阿克尔之战,在5月7日率领敢死队攻克城堡东北角,但遭到英国分舰队登陆的大批水兵的阻挡,功败垂成。5月8日,攻入了阿克尔总督府的花园,但受了重伤,几乎丧生,不过也因为他的勇敢表现被提升为临时少将。7月25日在阿布基尔之战中大腿受伤。后来,指挥意大利军团的前卫师。在雾月政变中,他极力支持拿破仑,被任命为执政卫队督察总长。1800年5月10日被确认为正式少将。1800年5月,作为军长随第一执政远征意大利。6月9日,率领一个军(8000人)在芒泰贝洛与从热那亚赶来的奥军(18000人)作战,尽管维克托军的一个师(6000人)不久后加入了战斗,法军在数量上仍然处于明显劣势。但拉纳的表现极为出色,他率领法军同敌人激战9个小时,给敌人以歼灭性的打击,共歼敌7000余人,自己仅伤亡500余人。6月14日又参加马伦哥之战,这两次作战对意大利战局至关重要,其战绩得到拿破仑的称赞。1802年任驻葡萄牙大使,但由于不胜其职而调回法国,在整个1803年为应付英国的入侵做准备。1804年5月19日,被授予帝国元帅称号,时年35岁。

让·拉纳剑锋

拉纳元帅 拉纳元帅
在1805年的第二次法奥战争中,他表现出非凡的勇气,与缪拉元帅一起从奥军手中巧妙地夺取了重要的多瑙河桥。他们先通知奥地利军队,谎称双方正在进行停战谈判,让他们不要炸毁桥梁。当奥军醒悟之时,乌迪诺将军率领的掷弹兵已经控制了大桥。12月2日的奥斯特利茨会战中,拉纳的军作为法军的左翼据守圣顿山,在顶住了两个俄奥联军纵队的猛攻之后,抓住战机开始反攻,挫败了联军的北线攻势,击毙2500余人、俘虏4000余人,自己仅伤亡2000人。 1806年的法普战争中,拉纳率第五军(23000人)作为法军左路纵队的前卫。10月10日取得了萨尔弗尔德之战的胜利,彻底击败了由普军和萨克森军组成的霍恩洛厄军团前卫约9000人,歼灭1500余人,并击毙了其指挥官、普鲁士骑士中的佼佼者-路易.费迪南德亲王,沉重打击了普军的士气,并迫使其撤退。10月14日,最先抵达耶拿战场,占据关键的兰格芬山高地,并首先进攻霍恩洛厄军团(47000人),战斗一开始,法军就占了上风,不断攻击前进;霍恩洛厄命令部队排成密集横队,向拉纳军发起猛烈还击。拉纳巧妙地利用房屋、果园做掩护,以散兵战术对付呈密集队形冲锋的普鲁士军队。普军的步兵队列一下暴露在法军猛烈的火力之下,成了活靶子,却根本找不到还击的目标,结果伤亡惨重,在法军主力的进攻下迅速溃败。1806年12月26日,拉纳作为右翼参加普图斯克之战,他对俄将本尼格森的阵地发起勇猛攻击,可俄军炮火十分猛烈,几次冲锋均被击退,损失惨重,拉纳自己也负了伤,这次负伤再加上发高烧,使他病休了五个月的时间。1807年5月返回战场后,参加了但泽包围战,这时的拉纳,和一切有头脑的军人一样,把法国利益置于皇帝之上,对无休止的战争感到厌倦,他在包围期间写下了关于皇帝的一些话:"我对他是深切爱戴的,一直为此忍受牺牲。但他对人是忽冷忽热的,也就是说,他需要你的时候才宠爱你"。6月10 日,转战海尔斯堡,一天的血战以俄军的主动撤退告终。14日参加了弗里德兰战役,当拉纳率领第五军最先赶到战场时,俄军正准备利用阿勒河上的仅有的一座桥梁渡河,为拖住敌人,拉纳命令已经到达的部队就地展开进攻。拉纳军以10000人的兵力顽强地抗击着俄军的50000人,战斗从凌晨一直打到下午5时,持续了9个小时,法军主力终于赶来,彻底击败了俄军,俄军的惨状堪称又一个"奥斯特里茨"。

让·拉纳西班牙战争

拉纳挥舞三色旗 拉纳挥舞三色旗
1808年,拉纳被封为芒泰贝洛公爵,同年10月,率第五军随皇帝远征西班牙。1808年11月23日,他在图德罗打败了卡斯坦尼约斯率领的西班牙中路军队(25000人),使对方伤亡3000余人,俘虏3000余人,但自己却因为战马受惊而摔伤。12月,他作为总指挥,率领48000名法军包围了曾经折辱过法国军队的萨拉戈萨。他吸取了上次久攻不克的教训,先在42天的连续炮击中,用16000余发炮弹把整个城市夷为废墟,然后用掘壕的办法步步进逼,于1809年1月11日突入城内;但西班牙军民仍与法军展开激烈的巷战,逐屋争夺。拉纳遂决定用地雷炸毁每一座有西班牙人坚守的房屋,但全体守城军民坚守阵地,寸步不退。1月24日,元帅派出特使,告诉西班牙守军只要他们投降,那么就可以得到最荣誉的条件。守将帕拉福斯严词拒绝。此时,拉纳接到拿破仑一世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萨拉戈萨的命令,遂于1月27日下令总攻,于2月20日迫使该城投降。法军共伤亡万余人,守城军民死亡60000余人(3/4为平民),被俘万余人。拉纳对皇帝坦言道:"这场战争是可怕的,胜利来之不易。"并惊叹道:"这是场什么样的战争!为了夺取一顶王冠,需要消灭如此勇敢的一个民族!"

让·拉纳遗言

两个月后,拉纳奉调参加第三次法奥战争。4月20日,他刚赶到前线,皇帝就把达武元帅的2个师临时编成第二军交给他指挥,当天,他就在巴伐利亚的阿本斯堡与奥军遭遇,并打败了敌人,歼敌13000多人。接着,作为右翼转战兰茨胡特(4.21),与马塞纳元帅配合,将奥将席勒率领的左翼奥军逐出了兰茨胡特。然后,马不停蹄地率两个骑兵师增援达武军在埃克缪尔(4.22)的战斗,进行了对奥军的追击,但因连续行军体力消耗过大,只得中途返回。4月23 日,他率前卫强攻防守严密的雷根斯堡。战斗中,他从其畏缩的部下手中抓起一架云梯大声喊道:"很好,我会让你们看一看,我在当元帅之前,就是一个掷弹兵,而且如今仍然是一个掷弹兵三十岁还没有战死,那他就是一个废物。"随后,他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向前冲去。羞愧的士兵匆忙地跑上前去,夺下元帅的云梯,开始登城。不久,该城便被攻克。
拿破仑与拉纳最后一次见面 拿破仑与拉纳最后一次见面
1809年5月21-22日,拉纳参加了阿斯佩恩-艾斯林战役,战役中右翼的埃斯林,由于拉纳军队的英勇顽强,虽然还没有失守,但已被奥军包围,而这些奥军就在法军的尸体之间倚枪打盹,准备一到拂晓就再次进攻。奥军名将卡尔大公利用多瑙河涨水,破坏了通往艾斯林战场的巨大浮桥,拉纳一下子陷入前无出路,后无援军的地步。5月22日,战役的第二天,拉纳有些沮丧地在壕沟边坐下,手捂着眼睛,双腿交叉着。当他坐在那里的时候,他望见自己亲密的战友普泽将军被一发炮弹炸断了头,这让他陷入了悲痛之中。不料一颗从恩策斯多夫发射的炮弹砸在地上反弹后砸中了他交叉着的腿。一条腿膝盖被击碎,另一条腿腿筋撕裂。他对前来的人说:“我受了伤,但这没什么,给我你的手,我要站起来。”他试着站立,然而没有成功,人们把他抬走了,那里的首席外科医生包扎他的伤口,右腿必须在两分钟内截肢(当时的截肢就是拿一把刀活生生锯断伤肢)。首席军医拉雷为他做了截肢。拉纳在手术中表现出了一贯的勇气。手术快结束时拿破仑赶来了,跪在拉纳的担架一旁,流着泪拥抱了他,说:“拉纳,是我,你的朋友拿破仑”。拉纳挤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5月23日,拉纳被船运到凯塞贝尔多夫最好的医院,8天后的5月31日,拉纳因伤去世。他是仅有的一个敢对皇帝陛下称“你”(法语)的人,拉纳的死对拿破仑打击很大。 [2] 

让·拉纳评价

编辑 播报
拉纳是一位勇敢、无畏和顽强的军官。也是当时欧洲最杰出的进军掩护指挥官,在蒙特贝罗战役中体现出了他个人出色地独立指挥能力,这在当时的法兰西帝国元帅中是极少见的。在野战方面,很少有人能同他匹敌。拉纳除了勇敢,对部下的感召力,还有极好的战术素养。而且在任何情况下镇定自若。顽强,不放弃,同时又很少过于莽撞冲动而乱阵脚。是一位难得的大将之才。拿破仑一世曾评价道:“在我发现拉纳时,他还是一个勇敢的武士;而当我失去他时,他已是一名不可替代的干将了。(I found him a pygmy and left him a giant.")

让·拉纳花絮

编辑 播报
他可能除了掷弹兵之父乌迪诺以外他是受伤最多的帝国元帅了。在阿克城堡,拉纳部的部分军士已经攻入城塞内部,可惜后援没有跟上而失败。拉纳元帅亲自攻入城塞可是被流弹击中头部,幸好被5、6名掷弹兵救出,救他的掷弹兵除了背着他的大尉以外全部战死,幸好弹片及时取出,元帅活了下来,不过他也没有忘记救他的人,后来那个背他的大尉在法国南部开了个旅店,元帅经常去看他。可是这次受伤留下了后遗症,元帅经常会头疼。
曾有占卜师告诉元帅他会像三十年战争名将杜伦尼那样战死。在最后埃斯林,元帅在最后奔赴战场时曾经说道:“见鬼,不管结果如何这将是我的最后一次战斗。”
拉纳语录:“我害怕战争,我对死亡十分恐惧,我害怕上战场,这些我都跟皇帝说过。但当我向炮火迈出第一步后,我的心中只有我的职责。”
“蒙特贝罗公爵的死令我无法再支撑下去,完了,一切都完了!再见,我只恳请你尽你所能安慰公爵夫人。”皇帝写给约瑟芬最短的一封信。"

让·拉纳蒙特贝罗战役

编辑 播报
  • 作者 朔风 来源于 中国拿破仑网站在法兰西第一帝国的所有元帅中,拉纳是最著名的一位。1792年参加志愿兵后,拉纳的勇敢在军中越来越出名。在洛迪战役,拉纳在敌人炮口下鼓舞士气。在阿尔科拉战役,又是他身中两枪仍然坚持战斗,直到第2天头顶中弹在战场上昏迷过去。拉纳是皇帝最紧密的朋友,当后者加冕称帝后,拉纳仍然坚持用“你”来称呼皇帝,而不说“您”。(在法语文化中,这两个字有很大区别,“你”除了称呼低自己一等的人外就是用来称呼亲密好友,而“您”则是称呼陌生人或是尊贵的人)拉纳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但在第一次远征意大利时,拉纳却被皇帝派去和教皇谈判。尽管他的谈吐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拉纳是一个非常友善且和蔼的人,这次任务完成的也很成功。皇帝评价他说:“拉纳是我认识的最勇敢的人,而且也是我最信赖的人。他的精神和他的勇敢一起变的伟大,他是一个巨人。”拉纳几乎参加了皇帝指挥的所有战役,在每一次出征中,拉纳的部队永远走在大兵团的最前方。拉纳的部队永远是皇帝宝剑最锋利的前端,在和敌人先头部队的交火中,拉纳的表现永远是那么出色。他的勇敢让皇帝永远放心的把先锋部队交付给他。拉纳是个合适的先锋部队指挥官和战地指挥官,一生独立指挥战役的机会不多。拉纳敢打硬仗,面对再强的敌人也不退缩,而他独立指挥的最具代表性的战役无疑是1800年6月9号的蒙特贝罗战斗。

让·拉纳战前背景

  • 苏黎士战役胜利后,法国东边的威胁基本已经消除,但北意大利仍然被奥地利军占据着。苏黎士战役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奥地利成为最法国最具威胁的敌人。发动政变并成为第一执政官的波拿巴将军不能容忍奥地利在南边对法国的威胁,他决定亲自出征,在一场主力决战中歼灭奥地利军。皇帝把共计10万人的莱茵河军团的指挥权交给莫罗将军,他自己则暗中组建一支预备军团。这支军团的任务是什么?目的地是哪里?除皇帝内部的人外无他人知晓。就在此时,苏黎士战役的胜利者马塞纳梅拉斯打败。北意大利的法军最多只有36000人,而梅拉斯的奥地利军则有12万人。人数的极大劣势使马塞纳决定撤退,在后退中,法军又被奥地利军分割,絮歇带领大部分法军退向拉瓦尔,马塞纳带着手头仅有的1万5千人防守南边的热那亚。奥地利把战线从莱茵河一直延续到尼斯,但因为被马塞纳打下来的瑞士一直在法军手中,奥地利的莱茵河军和意大利军根本无法互相照应。皇帝制订了一套巧妙的计划:莫罗指挥莱茵河军团从上莱茵河迂回到奥地利人克莱将军的后方,梅拉斯一定认为法军会像1796年那样从尼斯出兵,所以他决定声东击西,这次从阿尔卑斯山进军意大利,彻底隔离维也纳和在意大利的奥地利军。

让·拉纳调动与部署

  • 5月5日,莫罗把克莱将军赶回乌尔姆。5月6日,皇帝离开巴黎准备战争部署工作。5月15日,皇帝把预备兵团共计4万-6万人中的6个团组成先锋军,并把指挥权交给拉纳。就这个一时候,马塞纳在热那亚奥军的包围中展现出名将特有的坚韧,补给严重缺乏,叛乱时有发生,马塞纳坚强的用“铁腕”控制着部队,他的任务就是把奥军主力吸引到这个点上,为预备军团翻越阿尔卑斯山争取时间。坚持了1个半月后,马塞纳的部队再也支撑不住了,而此时皇帝率领的法军也如天降般的绕道奥军的后方。最初梅拉斯不愿意相信,但当法军进入米兰的消息确认后,梅拉斯才意识到形势的危险。他令包围马塞纳军的奥特将军放弃对热那亚的包围,并和其它零散的奥军部队集合,然后趁预备军团主力还未到达的时候,冲破法军对后方的封锁,与维也纳取得联系。为了防止奥地利军突围,皇帝令拉纳的先锋部队快速杀向布莱郎斯,不能让奥军主力突围。另一边,梅拉斯令奥特的16000人在前方开路,试图突破法军的封锁。两军在蒙特贝罗的战场上相遇。

让·拉纳战役前对比

  • 奥地利军的老帅梅拉斯孤注一掷,想靠奥特的16000人打出缺口,而负责阻止奥军突围行动的拉纳部队只有5000人。当时在场的所有将军都劝拉纳暂且撤退,等待第一执政的增援部队,但拉纳却认为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假如不粘住奥军,那在法军主力到达之前奥军就很可能会溜之大吉。拉纳决定用5000人攻击3倍的敌人。

让·拉纳村庄争夺战

  • 6月9日,天刚刚破晓的时刻,拉纳亲自带领5000法军向奥军的前沿阵地卡斯特杰里奥进发。这些法军完全不是那些有经验的革命“老兵”,而是一些刚刚招入军中没有经验的“孩子”。在10点的时候,瓦特兰将军第一个发现了奥军前沿阵地的岗哨,在圣格鲁塔附近。瓦特兰马上展开一些小型战斗,一直把奥军赶到里弗塔,他发现了奥地利军的主力部队。奥军的奥特将军为自己占了人数上的优势而沾沾自喜,实际上,他手下的部队也由奥地利军最富经验的士兵组成,而拉纳的士兵则全是第一次上阵的新兵。奥特毫无顾虑的把主力部队全部放置在前沿阵地卡斯特杰里奥,在后面的蒙特贝罗只留了一小部分预备队。可以说,在卡斯特杰里奥,奥军人数接近16000人。在该村庄右边,有一块高地,奥特将大炮全部部署在这快高地上。而拉纳的5000人却无一门大炮,无一支骑兵部队!面对站位良好,火力强大的敌人,瓦特兰将军犹豫了。他让法军停下,并再次问拉纳是否开始战斗。拉纳此时也早已了解了情况,他很清楚法军的不利形势,但这位固执的将军从没有因为任何困难而退缩过。他让瓦特兰把部队全部展开投入战斗,并把第60轻步兵团的2个营部署在该军右边,任务是包抄到奥军高地后方,端掉奥军的大炮阵地。为了配合行动,瓦特兰本人在左边放置了第60轻步兵团的第3个营和第40半旅的3个营。卡斯特杰里奥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段,其村庄正面的各类设施可以辅助防守,而两翼则全是海拔相对很高的高地。拉纳令法军左翼发动第一轮进攻,任务是夺取奥军右翼所在的那快高地。那一片呐喊声中,法军左翼的4个营踏着冲锋步伐,把惊慌中的奥军赶下了高地。第一轮进攻竟然没遇到什么大的抵抗,这出乎拉纳的意料之中。正当他准备让左翼迂回到卡斯特杰奥后方的时候,左翼的法军自己被奥军的一条纵队包抄了。卡斯特杰奥高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混战,法军的人数占绝对劣势,拉纳令瓦特兰把中部的第22半旅抽出来支援法军左翼。但第22半旅还没能赶到的时候,法军左翼刚夺来的高地又被奥军攻占了。人数占劣势的时候,正面进攻人数占优势而又有炮兵保护的敌人部队本身就是一个极冒险的行动,但拉纳不为所动。他令中部的瓦特兰再次抽出第28半旅支持左翼行动,你攻我守两三回合后,卡斯特杰里奥边的高地终于被勇敢的法军夺取。就在此时,奥军第2批援军赶到,拉纳令第28半旅全面投入阻击敌人。在没有骑兵和炮兵的支援下,三倍弱势的法军和奥军抗衡了5个小时,拉纳准备亲自指挥战斗。

让·拉纳最大鼓舞

  • 在卡斯特杰里奥右边的高地上,已经经过5个小时恶战的法军终于支持不住了,在第28半旅牺牲式的冲锋中,法军散乱的从高地上撤退。5个小时来,虽然奥军没取得多大的优势,但法军却也无法占得上风,法军自保都很困难,更别提反攻奥军了。奥特自然看到了这一切,他把16000人全部集中到了卡斯特杰里奥,下一步就是全面出击,反客为主。在这个紧要关头,只有个人勇敢才能鼓舞起全军的士气。拉纳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亲自带领尚巴拉克将军的部队赶往前线增援。眼前的法军正在一阵一阵的后退,而奥军大摇大摆的占领了高地,甚至“懒”的去追击撤退的法军。拉纳抓住了这个时机指挥里沃德军发动了一次另人目瞪口呆的反击。里沃德军只有3个营,拉纳把前2个营全部部署成散兵,1个在左边,1个在右边。拉纳本人却和里沃德一起在中部将剩下的一个营部署成纵队。拉纳令左右2个“散兵营”借助正在撤退的瓦特兰败军的“掩护”狙击高地上的奥军,高地上的奥军在莫名其妙中被一个个打倒,而法军的2个散兵营每前进几步,就同时解决掉几个敌人,竟然步步为营的杀上了高地。同时,拉纳下马带领中部的1个营发动了刺刀冲锋。正在溃退的瓦特兰军停住了,他们看见法军的散兵“逼退”奥军,看到了拉纳步行像一个下士那样战斗,士气一下子提升了上来,法军重新列好队型,整装待发。瓦特兰令法军重新成纵队部署,然后再次向高地发起冲锋。防守高地的奥地利军被愤怒中的法军齐刷刷的赶了下去,在往后撤退的时候又被科波河水阻挡,几近全军覆没。里沃德一路追击夺取了多尔东堡垒,瓦特兰重新夺回高地。

让·拉纳中部的血战

  • 在高地争夺战中,法军的中部也陷入苦战。卡斯特杰里奥的奥军阵地极为坚固,旁边的另一块高地上的奥军大炮不停的发射霰弹。拉纳把左翼交给了瓦特兰,自己回到中部指挥战斗。法军的骑兵部队开始陆续赶到,拉纳带领数不多的法军又持续血战了5个小时,法军骑兵部队消除了奥军骑兵部队对法军步兵的威胁。卡斯特杰里奥被拉纳夺下,法军完全占领了奥地利军的前沿阵地。奥特的部队全部后撤到了最后一到防线:蒙特贝罗。

让·拉纳援军与进攻

  • 经过了10个小时的持续战斗,拉纳的5000人竟然一直把奥特的16000人打的不能翻身,直到把他们赶到了蒙特贝罗。虽然法军阵亡的士兵不多,但基本上全部负伤或是筋疲力尽,而蒙特贝罗和卡斯特杰里奥一样也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远方传来了阵阵炮声,拉纳心中一阵激动:第一执政赶到了。远处,他看见老朋友维克多奉皇帝的命令指挥6个营赶到中部支援;右边,他看见詹西将军带领几队骠骑兵沿着河流俘获了奥军整个炮阵。左边的里沃德军也杀到了蒙特贝罗前。蒙特贝罗基本上被三面包围了,奥特无奈的下了撤退的命令。拉纳打赢了他一生中最精彩的战役

让·拉纳帝国26元帅

编辑 播报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奥热罗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贝尔纳多特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贝尔蒂埃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贝西埃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布律纳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达武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圣西尔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格鲁希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儒尔当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克勒曼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拉纳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勒费弗尔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麦克唐纳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马尔蒙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马塞纳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蒙塞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莫蒂埃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缪拉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内伊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乌迪诺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佩里尼翁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波尼亚托夫斯基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塞吕里耶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苏尔特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絮歇
法兰西第一帝国二十六元帅——维克多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奇瑟姆·休米.大英百科全书第十六册(让·拉纳词条).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1911年
  • 2.    邓恩·派特森.拿破仑的元帅.法国:小布朗出版社,1909年:p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