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病毒有可能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嗎?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武漢肺炎」病毒有可能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嗎?

「武漢肺炎」病毒有可能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知道,病毒的繁殖週期通常就是幾個小時,而在每個週期裡病毒基因體是被複製上萬倍,所以突變的機率當然也就遠遠高過於像人類這樣的高等生物。

讀者Elvis Chan在2020年1月31日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問我「武漢肺炎」病毒是否真的是生化武器。事實上,有關這個議題,我的臉書朋友Andy早在1月23日就已經徵詢過我的意見,而之後又問過我好幾次,但我一直避免發表文章來公開談論。現在決定發表文章,主要是因為:

  1. Elvis Chan寄來一篇文章,標題是〈陶傑: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開始〉,副標題是「哈佛、化學間諜、武漢、蝙蝠竹鼠,然後是擴散到各地的瘟疫,其中有何邏輯關係,任何人智商在80左右,當無推斷的困難」。
  2. 這篇文章的結尾是「但目前有一點可以肯定: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經開始」。
  3. Elvis Chan說:「陶傑是名人,文化人,有一定數量的讀者追隨。我好想求證一下他提到的研究是否有事實根據」。

先談智商好了。我從未測過這東西,所以從不知道自己智商是多少。但真是要謝謝陶傑先生,我現在總算知道自己的智商是低於80。

陶傑先生所說的「哈佛、化學間諜、武漢、蝙蝠竹鼠」,我全都知道,甚至於可以說是了若指掌。但是,我絞盡腦汁就是無法將它們之間的邏輯關係,推斷出「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經開始」。

陶傑先生說:

大陸《中國科學:生命科學》期刊於 1月21日發表3名研究員合作成果,其中最重要的結論是:武漢新型冠狀病毒,雖然有四個關鍵蛋白發生了變化,但與人ACE2的交融力仍然強烈,可感染呼吸道上皮細胞。

所謂ACE2是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的簡稱,意即「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是一種能催化血管收縮素的受體,存於人的血液之中。這披露十分重要:在自然環境中,任何病毒,即使一萬年自然「進化」,也不可能完成四個關鍵蛋白的替換。替換工程在實驗中操作,結果是有人抽蓄意將病毒偽裝為沙士(SARS),令防疫者難以分辨,引起救治的延誤。

這段話很顯然就是在說武漢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而這也就是為什麼陶傑先生會說「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經開始」。但是,他所說的「任何病毒,即使一萬年自然『進化』,也不可能完成四個關鍵蛋白的替換」,是真的嗎?

發表在中國《中國科學:生命科學》期刊的那篇論文是〈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的進化及其對人類傳播風險的刺突蛋白的建模)。這篇論文是由八位研究員共同發表,而不是陶傑先生所說的三位。

更重要的是,陶傑先生所說的「四個關鍵蛋白的替換」事實上只是「四個胺基酸的替換」,而研究人員是在分析蛋白質模型之後,發現這四個胺基酸的替換並不影響該蛋白質的功能(也就是說,並不真的是關鍵)。那,既然沒有影響到功能,還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說武漢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

要知道,病毒的繁殖週期通常就是幾個小時,而在每個週期裡病毒基因體是被複製上萬倍,所以突變的機率當然也就遠遠高過於像人類這樣的高等生物。而也就因為如此,「4個氨基酸的替換」對病毒而言,可以說是家常便飯。

在中國大陸那篇論文裡有這麼一段話(翻譯):

為了了解武漢冠狀病毒的起源及其與其他冠狀病毒的遺傳關係,我們對來自各種來源的冠狀病毒序列的收集進行了系統發育分析。……因此,蝙蝠是武漢冠狀病毒的原生宿主,這將是合乎邏輯且方便的推理,儘管從蝙蝠到人類的傳播級聯中仍然可能存在中間宿主。

也就是說,研究人員認為武漢病毒是原生於蝙蝠,然後在經過一些中間宿主之後,最後才演化成可以感染人類。那,為什麼陶傑先生偏偏就要說武漢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

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另一位臉書朋友Vincent又寄來另一個「生化武器的證據」。那是昨天剛「發表」的一篇論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2019-nCoV spike蛋白中獨特插入片段與HIV-1 gp120和Gag的不尋常相似性)。

這篇論文是發表在一個叫做bioRxiv的網站,而這個網站就是讓一些為了要搶功勞的人,來發表未經審核的論文。我是寧可沒飯吃也絕不會在這個網站發表論文。

這篇論文的作者是10位印度學者,而他們會用Uncanny(不尋常)這個字在標題裡,分明就是要「暗示」武漢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但是,他們所提出的證據也只不過就是用pBLAST電腦程式,所做出來的一些基因序列的比較(發現有四個片段類似愛滋病毒)。但是,那四個片段也只不過就是短短的幾個胺基酸,而這是pBLAST電腦程式分析經常會出現的現象,實在是不足為奇。我敢跟你保證,這篇所謂的論文是絕無可能會被高檔的醫學期刊接受。

因為怕讀者會聽不懂,所以我就不深入討論病毒基因演化的細節。我只希望讀者能思考一個問題:你會去發展一個你無法控制,分不清敵我的生化武器嗎?

不管如何,如果您真的相信陶傑先生這篇文章,那我建議您趕快去買一套生化武器防護衣,甚至於趕快挖個防空洞。

相關文章︰引發「新病毒是生物武器」傳言的論文已經撤稿,從中可學到甚麼教訓?

本文經林慶順教授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