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帝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俄羅斯帝國
Российская империя
Россійская Имперія
1721年-1917年
格言:Съ нами Богъ俄語
主與我們同在
國歌:勝利的驚雷,響起來吧!
(1791–1816)
Гром победы, раздавайся!
俄羅斯人的祈禱
(1816–1833)
Молитва русских
上帝,保佑沙皇!
(1833–1917)
Боже, Царя храни!
    俄羅斯帝國 (1914)     前領土,保護區和勢力範圍
    俄羅斯帝國 (1914)
    前領土,保護區和勢力範圍
The Russian Empire-en.svg
地位帝國
首都聖彼得堡
(1721–1728)
莫斯科
(1728–1730)
聖彼得堡[b]
(1730–1917)
常用語言官方語言:
俄語
區域語言:
芬蘭語
瑞典語
波蘭語
德語
羅馬尼亞語
宗教官方宗教:
俄羅斯正教
少數宗教:
羅馬天主教
新教
猶太教
伊斯蘭教
舊俄羅斯正教
佛教
異教
政府君主專制
(1721–1905)
二元制君主立憲制
(1905–1917)
全俄羅斯皇帝 
• 1721–1725
彼得一世(首)
• 1894–1917
尼古拉二世(末)
大臣會議主席 
• 1905–1906
謝爾蓋·維特(首)
• 1917
尼古拉·戈利岑(末)
立法機構元老院
帝國議會
帝國杜馬
歷史 
• 彼得一世登基
1682年5月7日儒略曆4月27日)[c]
• 帝國聲明
1721年10月22日儒略曆10月11日)
1825年12月26日儒略曆12月14日)
1861年3月3日儒略曆2月19日)
1905年1月–12月
1906年4月23日儒略曆5月6日)
1917年3月15日儒略曆3月2日)
1917年11月7日儒略曆10月25日)
面積
1895年22,800,000平方公里
1916年21,799,825平方公里
人口
• 1916年
181,537,800
貨幣盧布
先前國
繼承國
俄羅斯沙皇國
俄羅斯共和國
今屬於

俄羅斯帝國(俄語:Российская империя[註 1])在中文中常簡稱為帝俄沙俄[註 2]俄國,是存在於18世紀至20世紀的統一君主制國家,也是俄羅斯歷史上最後一個君主制國家。1721年,俄國沙皇彼得一世率軍贏得大北方戰爭後,改稱「全俄羅斯皇帝」(Император Всероссийский[註 3]),創立俄羅斯帝國[註 4]

俄羅斯帝國由羅曼諾夫王朝統治,彼得一世為首位皇帝。彼得一世在位期間展開改革,俄國在經濟、軍事和文化上均有顯著進展,開啟效法西歐近代化進程。在大北方戰爭中,俄國擊敗北歐強權瑞典,取得波羅的海出海口,由內陸國轉變為濱海國,逐漸成長為歐洲強國。帝國在葉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統治時期步入黃金時代,參與瓜分波蘭,並兩次對土作戰,展開一系列的領土擴張,奪得黑海出海口,將帝國的西部邊界擴展至中歐拿破崙戰爭期間,俄國積極參與反法同盟,在俄法戰爭期間擊退法軍入侵。維也納會議後,俄國主導成立神聖同盟,成為歐洲列強政治的中心之一。在隨後的新帝國主義時期,其勢力範圍繼續向高加索、中亞和遠東方向擴張[3]。俄國版圖在19世紀中期達到極盛,橫跨歐亞大陸,北起北冰洋、南達黑海南部,西起波羅的海、東達阿拉斯加,涵蓋整個中亞、北高加索芬蘭地區,與挪威、瑞典、德國奧匈帝國羅馬尼亞鄂圖曼帝國波斯阿富汗中國朝鮮日本接壤,按國土面積計算,成為歷史上國土面積第三大的帝國[4][5]。根據1897年人口普查,其人口達到1.25億,位居世界第三,僅次於大英帝國中國清朝

儘管在政治、軍事和外交上皆為當時歐洲數一數二的強國,俄羅斯帝國在經濟上仍保守閉塞,農業根基深厚,未曾經歷大規模的產業革命。自15世紀至19世紀中期,俄國的土地由莊園主及貴族長期壟斷,農民大多為缺乏人身自由的農奴,生產效率低下。亞歷山大二世統治時期,俄國於克里米亞戰爭中挫敗,繼而於1861年展開對內的大規模農奴制改革,宣告廢除農奴制,開始修建鐵路、興辦近代工廠,建立近代化軍隊,工業化在亞歷山大三世時期進展巨大。但俄國由於幅員遼闊,國內在經濟、民族和宗教上分歧較大,趨於動盪,特別是受19世紀中期歐洲革命風潮影響,反對自彼得一世起建立的專制主義政治傳統的浪潮此起彼伏,衝突不斷。1881年,皇帝亞歷山大二世被激進主義者炸死。1905年,俄國在日俄戰爭中被亞洲的新興強權日本擊敗,誘發1905年俄國革命。革命促使皇帝尼古拉二世實行立憲,並由首相斯托雷平展開經濟改革,成果可觀[6]

俄國自稱為「第三羅馬」,自視拜占庭帝國的後繼者,擔負保衛東正教信仰的責任。俄國在尼古拉一世期間確立「專制,東正教,民族特性」的官方民族理論,在外交上奉行泛斯拉夫主義,積極支持巴爾幹半島信仰東正教的南斯拉夫人的民族主義運動。1914年爆發塞拉耶佛事件,奧匈帝國向獨立的斯拉夫東正教國家塞爾維亞王國宣戰,俄國加入塞爾維亞一方參戰,並作為協約國成員,與英法一同對抗奧匈帝國及其盟友德國,捲入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難以支應德國的攻勢,自此深入戰爭泥潭,國內經濟亦隨之陷入崩潰。1917年,二月革命爆發,羅曼諾夫王朝被推翻,宣告俄羅斯帝國的終結[註 5][7]

歷史[編輯]

彼得大帝和俄羅斯帝國[編輯]

彼得大帝於1721年正式將沙皇俄國更名為俄羅斯帝國,並成為帝國首任皇帝。他推動改革並將俄國轉變為歐洲強國。

一開始俄國只是一個在莫斯科附近的小國,其帝國的地位並不被歐洲承認。1682年,年輕的彼得一世成為沙皇,一開始他為了保護南方的國界而開始對抗克里米亞韃靼人鄂圖曼帝國。為了繼續與鄂圖曼帝國的戰爭,彼得開始到歐洲尋找盟友並學習西歐的科學技術,拜訪了布蘭登堡荷蘭英國神聖羅馬帝國等。

為了增加與西歐海洋國家交流和貿易的機會並尋找俄國在波羅的海的出海口,彼得在1700年與鄂圖曼帝國停戰,並對當時的北歐強國瑞典宣戰。在芬蘭灣納爾瓦,瑞典軍證明了俄軍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幸運的是,瑞典在這時陷入了波蘭王位的爭奪當中。在這喘息的時間,彼得建立了一支新式現代化的軍隊;當兩支軍隊在1709年在波爾塔瓦再度相遇時,俄國軍擊敗了瑞典軍,1712年彼得遷都到了他新造的聖彼德堡,致力於俄國的西方化。

大北方戰爭一直持續到了1721年,瑞典簽署了《尼斯塔德條約》,彼得一世終於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在波羅的海的出海口以及與西歐海洋國家交流的窗口。

俄國的擴張和成熟[編輯]

1762年至1796年在位的葉卡捷琳娜二世延續了帝國的對外擴張和現代化進程。作為一名自認的開明專制君主,她在俄羅斯啟蒙運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葉卡捷琳娜大帝時代可以說是俄羅斯帝國的第二個關鍵時期,在她去世的時候俄國成為歐洲的一個大國,帝國在南方和西方得到相當大的新疆土。1768年,與鄂圖曼帝國之間的俄土戰爭爆發,在1774年以《凱納甲湖條約》的簽訂而結束。根據這個條約,俄國取得了黑海的出海口,克里米亞韃靼人則終止與鄂圖曼帝國的附庸國關係,而葉卡捷琳娜大帝在1783年吞併了克里米亞。1787年,第二次俄土戰爭爆發,1792年戰爭結束後,俄國將其勢力伸入巴爾幹半島;雖然鄂圖曼帝國沒有被俄國完全趕出歐洲,但已不再是俄國的嚴重威脅了。在西部,俄國則趁著波蘭立陶宛聯邦衰敗日虛之際,與普魯士王國奧地利帝國三次瓜分波蘭。

拿破崙戰爭[編輯]

拿破崙戰爭中的博羅金諾戰役

身為一個歐洲的主要國家,俄國也無法避免的參與了與拿破崙法國的戰爭。1812年6月,拿破崙率領了60萬大軍侵略俄國,比俄國正規軍大兩倍以上,而且裝備更加精良。但在拿破崙推進的同時,也同時面臨了過度擴張的問題。俄國使用了焦土政策,而拿破崙又遇上俄國寒冷的冬天,使得拿破崙遭遇了災難性的慘敗:不到3萬人能回到他們的祖國。在法國軍撤退之際,俄國軍則推進到中歐西歐,最後到了巴黎的城門邊。在反法同盟擊敗拿破崙後,俄羅斯皇帝亞歷山大一世被視為歐洲的救世主。

向遠東擴張[編輯]

早於17世紀,俄國已積極向西伯利亞擴張,並與清朝發生衝突。清俄分別於1689年和1727年簽署《尼布楚條約》和《恰克圖條約》確立邊界,但這並未阻止俄國的野心。1858年5月,俄國乘聯軍與清政府開戰之際,俄國以武力威脅清朝黑龍江將軍奕山簽署《璦琿條約》,以黑龍江為邊界。1860年簽訂的《中俄北京條約》,俄國更把整個外滿洲(包括庫頁島)吞併,並獲得海參崴這個不凍港,以擴展其於西太平洋的影響。另一方面,俄國亦企圖將勢力染指庫頁島及千島群島,與日本展開爭奪。1875年5月7日,時日本與俄國簽訂《庫頁島千島群島交換條約》,俄國把千島列島北部給予日本,換取庫頁島的主權。19世紀末期,俄國向清政府租借大連,成立關東州。俄國亦藉得到了東清鐵路的建築權對內滿洲進一步牽制。

俄羅斯帝國在北美洲亦曾經於1648年派遣探索隊成功的探索了阿拉斯加,並於1733年佔有俄屬北美,但在1867年10月將其以720萬美元(折合2009年的90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美國,即今日的阿拉斯加州

佔領中亞[編輯]

俄羅斯最早向中亞的活動,是彼得大帝時代,當時已向希瓦汗國擴張。在克里米亞戰爭失敗後。在伊格納契夫慫恿下,向中亞擴張。由鹹海出發。前往希瓦汗國布哈拉汗國。這二國成為附屬國。1864年,占領費爾干納盆地浩罕塔什干。1877年,占領土庫曼。

八國聯軍之役[編輯]

海蘭泡慘案中,俄軍綁縛中國人準備屠殺

1900年,八國聯軍進攻期間,消息傳到聖彼得堡,俄羅斯皇帝尼古拉二世認為是侵略中國的大好機會,如同德國強占膠州灣,在積極參加八國聯軍之外,1900年7月16日,製造了海蘭泡慘案,居住在海蘭泡的數千名中國人被沙俄軍隊殺害[8],泅水逃生的不到百人。17-21日,俄軍又先後將江東六十四屯居民萬餘人趕至黑龍江邊槍殺或用斧頭砍死,剩下的跳入黑龍江,只有極少人泅水得生。8月28日,俄軍攻占齊齊哈爾,黑龍江將軍壽山自殺;9月22日,占領吉林,28日,占領遼陽;10月1日,進入盛京(瀋陽)。俄軍所到之處,燒殺擄掠,無惡不作。

1900年11月,俄國要求奉天將軍增祺簽訂《奉天交地暫且章程》,要求把軍事占領合法化,把俄國獨占東三省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因遭清政府及列強反對而作廢。俄軍得到大量中國東北的金礦、煤礦和森林資源。

日俄戰爭[編輯]

1904年2月8日到1905年9月5日,大日本帝國和俄國為爭奪在朝鮮半島中國東北地區的影響力進行一次帝國主義戰爭。

戰爭中,俄國遭遇連場敗仗,最終在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斡旋下,簽訂《朴次茅斯和約》,戰爭結束。俄國在日俄戰爭失敗後,損失了用作維持其帝國的常規軍事力量,國內自此動盪不安,爆發一連串革命事件。俄軍在日俄戰爭中的慘敗,是1905年爆發血腥星期日革命事件最直接的導火線。

改革和革命[編輯]

俄羅斯在歷史上長期以來是一個農業國家。長期以來的農奴制妨礙了工商業的發展,因此在19世紀中葉以來,俄羅斯帝國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在皇帝亞歷山大三世(1881-1894在位)時期,俄羅斯帝國的經濟成就為:「煤炭開採量增長110%、石油開採量增長1468%、煉鋼工業增長159%、生鐵鍛造業增長487%。當時俄羅斯帝國的小麥和糧食產量達到了世界糧食總產量的15%、黑麥產量達到了全世界總產量的55%,俄羅斯帝國的黃金儲備量增加了210%。俄羅斯國家財政收入增加了9倍,而同時期英國的生產總值只增長了2.5倍,法國增長了2.6倍」。而在俄羅斯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的斯托雷平總理執政的時期(1906-1910)改革之下,糧食收成增加30%。到1913年,農業產值增長2%,居世界第一位;工業產值增加5%,居世界第一位;人口增長1,5%,居歐洲第一位。國民收入總值-164億盧布,居世界第四;國民生產總值-65億2100萬盧布,居於世界第五。這輝煌的經濟成就毀於一戰、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和俄國內戰。至1922年底蘇聯成立時期,新生的蘇聯面對的是一個民生凋敝、滿目瘡痍的殘破局面。

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奧匈與俄國士兵在停戰期間交談

19世紀後期和20世紀初期對俄羅斯來說是一個關鍵時期。歐洲的工業革命使得俄羅斯與西歐的發展差距不斷加大越來越大。雖然俄羅斯人口較任何一個歐洲發展國家都多,但大部份都是貧窮的農奴。1904年—1905年日俄戰爭的失敗是對其政權的一個打擊,俄羅斯境內不斷發生流血革命,而第一次世界大戰則是導致俄羅斯帝國滅亡的關鍵,俄羅斯國內無法支應來自德國的猛烈攻擊,民生物資極其貧乏。1917年3月,首都彼得格勒居民發動反飢餓遊行,直接引發二月革命。3月15日皇帝尼古拉二世退位讓位予其弟米哈伊爾大公,但遭米哈伊爾拒絕,於是羅曼諾夫王朝滅亡,由亞歷山大·克倫斯基所領導的俄羅斯共和國所取代,但由於隨後爆發的十月革命造成混亂,支持皇帝的白軍開始與紅軍展開戰爭,末任皇帝尼古拉二世一家也在戰爭期間被紅軍處決,而直到1922年支持皇帝的白軍才被蘇聯紅軍擊敗。

疆域[編輯]

疆界[編輯]

俄羅斯歐洲部份的政治疆界大致和東歐平原的自然邊界一致,但在此之外它還占有芬蘭王國以及波蘭會議王國。它的北界達到了北冰洋以及北冰洋中的諸島。俄羅斯帝國的烏拉爾山以東部為其亞洲的領地,西伯利亞以及其南部的草原。俄羅斯帝國的亞州部份和歐洲部份以烏拉爾山烏拉爾河,以及裡海高加索山脈為界。南界達到了黑海東南岸以及高加索山脈。西部邊界在傳統意義上從科拉半島途徑波羅的海直到多瑙河河口,包含了俄羅斯所占有波蘭的部份。西邊鄰國有普魯士王國奧地利帝國,以及羅馬尼亞

1914年的俄羅斯帝國

地理[編輯]

20世紀初,俄羅斯帝國國土面積達2280萬平方公里,佔地球陸地面積的六分之一,當時俄羅斯帝國的領土面積僅次於大英帝國。雖然沙俄中亞北亞遠東占全國領土的四分之三,但大部分人居住烏拉爾山脈以西的歐洲部分。俄羅斯國境內擁有一百多個不同的民族,其中俄羅斯族佔全國人口的45%。

地區建設[編輯]

1860年帝俄統治下的東歐

除了幾乎整個今俄羅斯聯邦的領土[9] ,1917年前的俄羅斯帝國還囊括了烏克蘭的絕大部分(第聶伯烏克蘭克里米亞)、白俄羅斯摩爾多瓦比薩拉比亞)、芬蘭芬蘭大公國)、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喬治亞(包括薩梅格列羅),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俄屬土耳其斯坦)的整個中亞,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波羅的海省區)的絕大部分,波蘭波蘭會議王國)的很大一部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阿爾達漢省阿爾特溫省厄德爾省卡爾斯省埃爾祖魯姆省的東北區域。在1742和1867年之間,阿拉斯加也是俄羅斯帝國的殖民地

隨著瑞典大北方戰爭中失敗,在1809年9月芬蘭作為一個自治大公國被併入了俄羅斯帝國。俄羅斯皇帝作為一個立憲君主,通過由他任命的芬蘭當地人組成的芬蘭參議院和派遣的芬蘭總督來控制芬蘭大公國。而波蘭的自治權則在起義失敗後被撤銷。

屬地[編輯]

通過《組織法》的第一段闡述,俄羅斯帝國成為了一個不可分裂的聯邦。另外,第26段講到「在俄羅斯帝國的王冠之下俄羅斯、波蘭芬蘭大公國聯合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而俄羅斯同芬蘭的關係也由組織法的第二段調節為法律條文:「芬蘭大公國,作為俄羅斯帝國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其管理內部事務的特殊方針基於特殊的法律條款。」和1910年6月10日法。[10]

1733至1867年之間俄羅斯也掌控著俗稱的俄屬北美。在接受了這片土地後,俄羅斯帝國成為了一個疆域橫跨歐亞美的龐大帝國。當英法在二十世紀沒落了之後,不同於大多數殖民性帝國,帝俄仍保留了相當大一部分的領土,就像早先的共產蘇聯和現今的俄羅斯

此外,當時的俄羅斯帝國還有相當大的勢力範圍,特別是在關東的港口和大清東清鐵路的特權,這兩個特權都同在天津的特權一樣被清政府承認。(在這段時間俄羅斯帝國享有的治外法權請參見俄日關係條目)

1815年,格奧爾格·安東·雪佛博士[11]到達了考艾島並同當地島嶼的首領(夏威夷王國的國王——卡美哈梅哈一世的附庸)達成了一個保護協議,但皇帝拒絕批准這筆交易。[12]

政府及行政[編輯]

根據歐洲王族家譜年鑑的記載,俄羅斯在1910年時實施的是君主立憲制的君主政體。這個體系建立於1905年的10月,並且作為過渡期和自成一格的政體。然而在這天以前,俄羅斯皇帝的權利是專制而且無限的。在十月宣言修法和帝國杜馬(國會選舉)開始後(1906/04/27),專制這個字就被謹慎地保存著,但是權力已轉為有限的程度。然而這種政權並沒有辦法成為有意義的憲法,因為還缺少了議會單位。但是無限專制卻給了自我限制專制體系一個空間,無論將會永久專制,或是只按獨裁者的意見統治及行事,都只會增加各黨間的衝突而已。目前看來,俄羅斯的政府系統最好定義為專制皇帝下的君主權力有限體制。

「沙皇」或「皇帝」[編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歐洲部份俄羅斯種族分布圖。
羅曼諾夫王朝旗1858年-1914年
俄羅斯帝國國旗,1914年-1917年

東斯拉夫人就是俄羅斯人,白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在古基輔羅斯時期俄羅斯為一歐洲的封建貴族制的小國家,分裂成許多小公國,在公元9~10世紀左右的時候(相當於中國的中晚唐),東斯拉夫人當中的一個名為「羅斯(Русь,名稱由來眾說紛紜,其中說法之一是得名於羅斯河)」的部落請來了北歐日耳曼僱傭兵,憑藉使用鐵器的日耳曼僱傭兵的力量,掃平了其他還在使用青銅器的部落,統一了東斯拉夫。 根據古老部落的習俗,最強大的戰士可以封王——於是日耳曼僱傭兵(瓦良格人)的團長留裡克就成為了羅斯人最早的第一任大公,留里克去世後,他的部將奧列格成為首領,率領部隊繼續南下,最後定都基輔(就是今日的烏克蘭首都),建立了基輔羅斯,這就是最早的東斯拉夫人國家。俄羅斯人,白俄羅斯人,烏克蘭人的關係,類似德國人、奧地利人同族同源的關係。 需要說明一下的是:俄國的統治者原本是各地的「王公(князь)」,位於基輔的全羅斯統治者被成為「大公(Великий князь)」,沙皇(царь)一詞是來自於古拉丁文的caesar, 或者古希臘文καῖσαρ的俄文轉寫цезарь,簡化之後變成царь。意思是「凱撒」。第一位自稱沙皇的是伊凡雷帝。 這個稱呼不僅僅是一個鞏固中央集權的象徵,更是一個國家、民族概念和民族心的體現。這個說法的來源理論基礎是「莫斯科-第三羅馬」。自始至終,羅馬帝國(第一羅馬),拜占庭帝國(第二羅馬)都是地跨過歐亞非的多民族大帝國,而凝聚帝國國民意志、讓國民認同自己是同胞是一份子的精神理念,就是「我們都是羅馬人」的共同信仰。無論語言、膚色和出身,只有有著共同的宗教信仰和民族認同感,願意為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貢獻自己的一份力的,就是羅馬人,就可以享有平等同樣的權利。在拜占庭帝國,無論是希臘人,亞塞拜然人,埃及人還是衣索比亞人,只要有著共同的東正教信仰,接納這個大民族共同的文化和價值觀,就是「羅馬人」。

1453年拜占庭帝國滅亡之後,拜占庭帝國的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姪女、索菲婭·帕列奧羅格公主輾轉到了莫斯科嫁給了當時的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伊凡雷帝的祖父),從而帶去了象徵拜占庭帝國榮耀的雙頭鷹國徽。之後在她的影響下伊凡三世繼承了羅馬人的理念,開始宣揚「莫斯科-第三羅馬」。

第三羅馬」是一個精神價值觀概念。簡單而言,是繼承羅馬帝國包容多民族的原則海納百川吸收各個不同民族的人共存。只要是同樣的東正教信仰、效忠沙皇忠於和祖國、自認為是俄羅斯大民族的一份子,就被承認為社會中的同胞。而這個人本身的膚色、語言、出身是完全沒有影響的。就像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時期,所有人都被稱為「羅馬人」,而語言則可以使用拉丁文、希臘文、埃及文、波斯文等。

這個就是「第三羅馬」概念的精髓--包容不同,統一信仰。這與當時強調民族純粹性的國家和血統性傳位王朝的歐洲截然不同。俄國有190多個民族,俄羅斯人的概念不是一個血統的概念,而是一個精神、文化和信仰的概念。與國籍和民族概念不分的法國和單純以血統定民族的德國、日本不同,俄國人的概念不只是民族血統上的俄羅斯人,更是接受了俄國文化和語言、有著俄國人這樣自我認知的大民族概念。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凝聚俄羅斯民族的不是血液,而是信仰」。

彼得大帝在1721年時改稱自己為皇帝,並且宣布自己為全俄羅斯的皇帝。之後的統治者也一直延用這個名稱,在日俄戰爭之後俄羅斯帝國進行了民主改革有了自己的國家杜馬和國會,但此時君主制度一直到1917年二月革命被推翻為止。支後俄羅斯西化民主派的俄國臨時政府克倫斯基上台,皇帝的權力在十月宣言之前被兩項規定所限制,其目的是為了保護現有的體制。教宗保羅一世認為,皇帝和其配偶都必須是東正教教會的成員之一,而且必須要遵守繼承權法(Pauline Laws)的規定。但是到了1905年10月17日,情況就改變了,皇帝自願限制他的立法權力。他認為在沒有經過國家杜馬(一個自由選舉產生的國民議會)的同意下,任何提案皆無法通過成為法律。雖然在1906年4月28日時出現了與上述道德責任相關的法律,並且和組織法一起擴增,但同時皇帝仍然握有解散杜瑪的權利,並且他也行使了這項權利。

帝國議會[編輯]

根據1906年2月20日制定的法律,帝國議會作為上院和帝國杜馬作為下院共同成為帝國的立法機構。自此時起,法律上皇帝只有和兩議院合作才能正常行使其立法權。因上述的原因重組的帝國議會產生了196個席位,其中一半由皇帝直接任命,剩下的98人則是由選舉產生。另外由皇帝任命的部長們依其職權,也自然是前98人之成員。關於這些當選議員,其中有3人是東正教的僧侶神父,另外3人是負責掌管教區或世俗職務的白神父,剩下的18人是貴族,6人是大學或科學學院的成員,以及6人來自商會,6人來自工業局,34人來自有地方自治局(земство)的政府,其餘16人則無,並且有6位來自波蘭。作為立法機構,帝國議會的職權與杜馬相當,但實際上它甚少提出立法。

杜馬選舉制度[編輯]

帝國杜馬是俄羅斯帝國的下議院,1907年6月2日的政令規定其共有442個席位,且擁有過分複雜的選舉方式。其操作過程本身就傾向於構建由富裕階層(尤其是地主階級)和俄羅斯族裔組成多數派議會,以壓制其屬國人民的議政權力。除中亞地區外,每個省都會選出幾名杜馬議員,各大城市也會選出自己的議員。要成為一名杜馬議員,首先需要被選舉人團選中。而選舉人團則由農民公民地主階級組成的集會選出。地主階級中的顯貴會親自出席,而較小的地主則委派代表。公民階級(都會人士)依照應稅財產被分成兩類後,各自選入選舉人團,農民則是由小行政區(волость)的代表團所代表。工人階級則是以特別的方法對待,每個任用50個員工以上的集團,選出一個或以上的代表加入選舉人團。

在選舉人團裡他們進行過半數獲勝選舉,優勝者可以代表其參加杜馬議會。由於選舉人團里保守派實力雄厚(多地主和公民),即使有「社會五大階層必須都選入至少一位議員」的規定,進步人士仍然極少成為杜馬成員。但杜馬的激進勢力依然存在,他們主要來自於帝國最大的七座城市—聖彼得堡莫斯科基輔敖德薩裡加和波蘭的華沙羅茲,因為這些城市有獨特的選舉系統。它們會直接選出杜馬的成員,雖說市民們的選舉票額依然照應稅財產被分為由高到低的不同三等,但每等選出的代表數量是相同的。這樣便保證了即使保守勢力抱團,也無法阻止進步人士進入杜馬。

內閣[編輯]

根據1905年10月18日起的法律規定 ,用作支持皇帝的最高議會被建立,並在政府首腦的名義下,設立了大臣會議主席(首相)。俄羅斯政府由其所有的政府部門和它們的部長(大臣)組成,各部長並列在下:

神聖宗教會議[編輯]

總部設在聖彼得堡樞密院廣場的參議院和神聖教會

神聖宗教會議(1721年成立)是俄羅斯東正教教會的最高政府機關。這是一個由世俗檢察官主持,代表著皇帝,以及莫斯科聖彼得堡基輔三個大城市和喬治亞的大主教,另外還有輪流任職的主教。

參議院[編輯]

彼得一世改革期間建立的俄羅斯參議院(Pravitelstvuyushchi Senat, i.e. directing or governing senate)其成員全部由皇帝任命。它完備的職能由其下屬的幾個部門執行:它是擁有否決權的最高機構,是帝國的會計部,也是政治犯的最高法庭,而且它還有一個部門起著同英國紋章院類似的功效。不僅如此,參議院對帝國各部門之間發生的爭論,特別是中央代表和地方選舉產生的機構之間的矛盾,也擁有裁判權;而由於皇帝賦予了參議院和美國最高法院相同的職能,所以參議院可直接否決違背憲法的議案。另外,它還負責頒布新的法律。

行政區劃[編輯]

1914年俄羅斯的行政區劃
莫斯科的總督府 (1778–82)

為方便管理,俄羅斯(截至1914)被劃分為81個省(guberniyas英語guberniya),20個州(oblasts), 和1個自治區。俄羅斯帝國的附庸國保護國,比如布哈拉酋長國希瓦汗國和1914年後的圖瓦(烏梁海)等則在俄羅斯的亞洲部分占11個省、17個州和一個自治區(薩哈林)。而除俄羅斯本土外,還有另外8個省在芬蘭,10個在波蘭。俄羅斯的歐洲部分因此擁有59個省和一個州(頓河州),而戰爭部長對頓河州擁有管轄權;其他的也都有自己的省長和副省長,後者主要是管理當地政府。此外還設有總督區,通常由若干個省份組成,總督通常包括更廣泛的權利,總督一般自己命令其管轄範圍內軍隊和武裝力量。1906年,俄羅斯帝國已經在芬蘭、華沙、維爾紐斯、基輔、莫斯科和里加設有秘書長。較大的城市(聖彼得堡、莫斯科、敖德薩塞瓦斯托波爾刻赤尼古拉耶夫羅斯托夫)擁有獨立於省的屬於自己的管理系統;在這些城市中警察局長相當於省長。

地方行政[編輯]

除去中央政府設立的機構外,地方擁有以下三種行政機構:

  • 由農民組成的小行政區мирволость
  • 在34個省設立的地方自治局земство
  • 市立杜馬

市立杜馬[編輯]

自1870年開始俄羅斯歐陸部分的城市就有類似地方自治局的機構。所有不動產者,納稅的商人,匠人和工人都會依照其財產數額被降序記錄在一份名單上。所有人的財產總額求和後三等分,再按照其數額將名單分成最富裕,次富裕和不富裕三份,每份之間人數差異巨大,卻都擁有相同數目的市立杜馬候選名額。執行權屬於選舉的市長和杜馬選出的多人委員會 управа 。但亞歷山大三世於1892和1894頒布的法令將市立杜馬至於地方長官(地方長官制)的直接管理之下,和地方自治局一樣。雖然依然有諸多限制,一些西伯利亞城市還是於1894年獲得類似的自治機構;1895年,部分高加索城市也獲得類似的自治權。

波羅的海省份[編輯]

瑞典的波羅的海省份 (庫爾蘭利沃尼亞愛沙尼亞) 在大北方戰爭後被併入俄羅斯。根據1721年簽訂的尼斯塔德條約當地的德裔貴族在自治和與教育,警察和司法方面保留極大的權利。德語在此地繼續流通167年後,1888年頒布的新法收回波羅的海德意志人的自治權力,將之賦予中央政府下派至此的長官。與此同時,行政機關、塔爾圖大學(愛沙尼亞語)也和塔爾圖一起從多爾帕特大學(德語)改名為尤里耶夫大學(俄語),對此地的俄羅斯化也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1893年,本地也建立原本特屬於俄羅斯族行政區的地方農民事務管理委員會。

經濟[編輯]

100盧布,1910年

採礦業和重工業[編輯]

俄羅斯帝國採礦業和重工業和重工業在1912年的分地區產出(占全國產量的百分比)
烏拉爾地區 南區 高加索 西伯利亞 波蘭王國
18% - - 81.2% -
100% - - - -
36% - 24.3% 29.3% -
5.8% - 92% - 0.9%
- - 25.2% - 74.8%
54.9% - 30.2% 14.9% -
生鐵 19.4% 67.7% - - 9.3%
鋼鐵 17.3% 36.2% - - 10.8%
0.3% 29.2% 70.3% - -
煤炭 3.4% 67.3% - 5.8% 22.3%
石油 - - 97% - -

基礎設施[編輯]

鐵路[編輯]

1860年後的鐵路規劃和建設對於俄羅斯的經濟、文化和生活產生深遠的影響。中央機關和貴族階層們基本壟斷決策,但地方氏族階層為鐵路的建設提供需求。地方的貴族、商人和企業家暢想「從地方到帝國」的未來,謀求自己的利益,時常與其他城市競爭,由此也為帝國的經濟做出貢獻[13]。俄國軍隊在19世紀80年代在中亞修建了兩條主要鐵路:高加索鐵路,連接黑海海濱的巴統和裏海海濱的巴庫;外裏海鐵路,由裏海海濱的克拉斯諾沃茨克起始,直至布哈拉撒馬爾罕塔什干。兩條鐵路為帝國的商業和戰略需求服務,同時促進了人口流動[14][15]

年份 1840 1850 1860 1870 1880 1890 1900 1911
公里數 26 601 1590 11243 23982 32390 56976 78468

海港[編輯]

宗教[編輯]

聖彼得堡喀山大教堂,修建於1801至1811年,此前聖以撒大教堂俄羅斯正教會的主教堂。

俄羅斯帝國的國教是俄羅斯東正教,俄羅斯皇帝是其領袖,同時還保有最高保護者的稱號。皇帝雖然能夠進行任命與去職,卻不能修改教條及教會傳授的內容。東正教在宗教意義上的領導機關是最神聖主教會議,這一會議在宗教事宜上享有極大的權力。理論上所有宗教信仰都是自由的,但對於猶太人則有一定的限制。

根據1905年發布的1897年俄羅斯帝國人口普查統計結果,全俄羅斯帝國宗教信徒大致人數如下:

宗教 信徒[16]
俄羅斯東正教 87,123,604
伊斯蘭教 13,906,972
羅馬天主教 11,467,994
猶太教 5,215,805
信義宗[17] 3,572,653
舊信徒派 2,204,596
亞美尼亞使徒教會 1,179,241
佛教 433,863
其他非基督宗教 285,321
歸正宗 85,400
門諾會 66,564
亞美尼亞禮天主教 38,840
浸信會 38,139
猶太教卡拉派 12,894
聖公宗 4,183
其他基督宗教教派 3,952

俄羅斯正教會設有三位都主教(分別在莫斯科聖彼得堡喀山),十四位總主教和五十位主教,全部由僧侶中產生。被選中的僧侶必須已婚,但是鰥夫卻不被接納,而且在東正教中,一場婚姻是不能被任何東西打破的,所以鰥夫修士無法晉升。這些規則被一直沿用至今。

軍事[編輯]

第八次俄土戰爭中帝國海軍艦船同兩艘奧斯曼艦船交戰。

俄羅斯帝國的武裝力量由俄羅斯帝國陸軍俄羅斯帝國海軍俄羅斯帝國空軍英語Imperial Russian Air Force組成。

社會[編輯]

俄羅斯帝國總體上是一個農業社會,散布在廣大的領土上。1913年,80%的人口屬於農民。蘇聯史學家認為19世紀的俄羅斯帝國持續處在系統性的危機中,工人和農民陷入貧困,最終導致了20世紀初的革命,但近期俄羅斯學者的研究對此提出了質疑。鮑里斯·米爾諾夫對19世紀後期的改革進行研究,參照1861年廢除農奴制、農業生產狀況、生活水平指標以及對於農民的徵稅情況,認為這些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社會的福利水平。此外,他還發現在18世紀俄羅斯人民的福利狀況主要處在下降趨勢,但在18世紀末至1914年則處於緩慢提升的狀態[18][19]

階級[編輯]

俄羅斯帝國的臣民被分為不同的階級,例如貴族、神職人員、商人、哥薩克農奴。高加索及非俄羅斯民族地區的原住民,例如韃靼斯坦、西伯利亞和中亞居民,則被官方登記為外籍人。

81.6%的人口屬於農民階級,0.6%屬於貴族,0.1%屬於神職人員,9.3%屬於商人,6.1%屬於軍人。超過8800萬人是農民,其中一部分曾經是農奴(1858年為10,447,149名男性),其他為土地農民(同年9,194,891名男性,除去阿爾漢格爾斯克省)和自由農民(同年842,740名男性)。

農奴制[編輯]

俄羅斯農民——謝爾蓋·普羅庫京(高爾斯基攝於1909年)

俄國農奴制創立於16世紀,在17世紀中期(1647年)成為了法律條文。1861年,俄羅斯帝國廢除了農奴制[註 6]

農奴變成的農民得到了分配的耕地。但這些土地只是被分給了農村公社,一個管理這些耕地所有權和稅款的組織。如果想切實的擁有耕地,農民需要交付附有稅率的「贖金」。而在那時候,沒有土地的農民只能去給別人干短工來賺取「贖回」土地的錢。不過在向皇帝交了這筆錢之後,新生的農民也就正式的成為了農民,不受地主的任何限制。但是這筆錢很高,因為是先由皇帝付給地主贖金,所以農民直接把錢還給皇帝,而後者要求的年利率是6%,支付期限是49年。另外,對地主經濟上的補償理由並不是土地,而是他們損失了應該為其義務勞動的農奴。不僅如此,很多地主還盤算著如何減少以前自己地上的農奴可以分得的已經少得可憐的土地,比如剝奪他們最需要的部分:農奴小屋周邊的牧草地。其結果就是自由身的農民依然需要為以前的主人幹活,藉此來償還贖回土地的費用。

注釋[編輯]

  1. ^ 俄語正字法在1918年進行改革,此前的俄語寫法為「Россійская Имперія」。
  2. ^ 「沙皇俄國」的簡稱,亦涵蓋俄羅斯沙皇國的歷史時期[1]
  3. ^ 俄語正字法改革前的寫法為「Императоръ Всероссійскій」。「皇帝」(Император)一詞源於拉丁語的「英白拉多」(Imperator),是羅馬皇帝頭銜。
  4. ^ 中文中「帝國」一詞並非和俄羅斯歷史中「俄羅斯帝國」(Российская империя,英白拉多俄羅斯)中「帝國」的定義,即彼得一世起沙皇自稱全俄羅斯英白拉多的政權完全對應。如果按照「版圖很大或有殖民地的君主國家」的定義理解「帝國」一詞,並將沙皇(源於凱撒)與皇帝對等;俄羅斯帝國的開端便可直接追溯到1547年,留里克王朝伊凡四世自稱「沙皇」的年份。若按版圖擴張進程,可繼續追溯至伊凡三世征服諾夫哥羅德共和國伊凡四世征服喀山的時期。俄羅斯君主制國家的大規模領土擴張發生於17世紀,在17世紀中葉完全征服西伯利亞之後,俄羅斯的領土向東直抵太平洋,波俄戰爭之後向西抵達左岸烏克蘭,則進一步滿足「帝國」關於「領土龐大」的定義[2]
  5. ^ 二月革命後建立的俄國臨時政府於同年被布爾什維克黨推翻,蘇俄隨之建立。
  6. ^ 但在1904年地主階級被廢止前,農民都得接受體罰

參考文獻[編輯]

  1. ^ 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 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 北京: 商務印書館. 2016: 1131. ISBN 9787100124508. ,「沙俄」定義為「沙皇統治下的俄國」。
  2. ^ 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 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 北京: 商務印書館. 2016: 1131. ISBN 9787100124508. ,帝國「一般指版圖很大或有殖民地的君主國家,如羅馬帝國、英帝國。」
  3. ^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彙編. 中国大百科全书. 外國歷史(二) 第一版. 北京: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98. ,第876頁。
  4. ^ Rein Taagepera. Expansion and Contraction Patterns of Large Polities: Context for Russia.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September 1997, 41 (3): 498 [11 September 2016]. doi:10.1111/0020-8833.0005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27). 
  5. ^ Turchin, Peter; Adams, Jonathan M.; Hall, Thomas D. East-West Orientation of Historical Empires. Journal of world-systems research. December 2006, 12 (2): 223 [11 September 2016]. ISSN 1076-156X.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0). 
  6. ^ Столыпин П. А. Речь об устройстве быта крестьян и о праве собственности 10 мая 1907 года. — 10 мая 1907 года.
  7. ^ Swain says, "The first government to be formed after the February Revolution of 1917 had, with one exception, been composed of liberals." Geoffrey Swain. Trotsky and the Russian Revolution. Routledge. 2014: 15 [2019-0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19). ; also see Alexander Rabinowitch. The Bolsheviks in Power: The First Year of Soviet Rule in Petrograd. Indiana UP. 2008: 1 [2019-0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10). 
  8. ^ 海兰泡惨案:数千中国人被杀_资讯_凤凰网. news.ifeng.com. [2020-06-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15). 
  9. ^ 1860至1905年間,俄羅斯帝國囊括了所有現今俄羅斯聯邦的領土,但並不包括加里寧格勒南千島群島圖瓦。南薩哈林於1905年讓予日本。圖瓦則於1914年成為了帝俄的保護國。
  10. ^ (俄文) Грибовский, p.35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1. ^ Georg Anton Schäffer(1779-1836)
  12. ^ 延伸閱讀夏威夷正教會伊莉莎白堡(夏威夷).[1]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3. ^ Walter Sperling, "Building a Railway, Creating Imperial Space: 'Locality,' 'Region,' 'Russia,' 'Empire' as Political Arguments in Post-Reform Russia," Ab Imperio (2006) Issue 2, pp 101-134.
  14. ^ Sarah Searight, "Russian railway penetration of Central Asia," Asian Affairs (June 1992) 23#2 pp 171-80
  15. ^ Новый энциклопедический словарь Брокгауза и Ефрона Т.17 - "Железные дороги" 387
  16. ^ Results of the Russian Empire Census of 1897, Table XII (Religions). [2010-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24). 
  17. ^ The Lutheran Church was the dominant faith of the Baltic Provinces, of Ingria, and of the Grand Duchy of Finland
  18. ^ Boris N. Mironov, "The Myth of a Systemic Crisis in Russia after the Great Reforms of the 1860s-1870s," Russian Social Science Review (July/Aug 2009) 50#4 pp 36-48.
  19. ^ Boris N. Mironov, The Standard of Living and Revolutions in Imperial Russia, 1700-1917 (2012) excerpt and text search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