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醉檀郎而新狀元 (三 )

    門子驅趕了汝洲,他仍不甘心,行賄打聽素秋行蹤,追到金水崖,自然又遭驅趕,「大人,我怕死就唔嚟,嚟得就唔怕死」,説得清脆,真是個人物是個好漢。怎料聽得素秋服毒已死,屍骸抛落萬丈懸崖,汝洲急痛攻心,當場吐血。愛,到了這個地步,則愛的遺憾,令人同情、尊敬。

    唐滌生另一名劇《西樓錯夢》的男主角于叔夜,跟汝洲出身相似,也同樣戀上青樓淑女,可是,叔夜因收到情人一紙空白書函而莫名其妙,加上長輩力陳章臺嫩柳,寡情善變;結果晚上做夢,夢見情人原來無情無義,竟然深信夢境,以虛爲實,誤解情人。可見叔夜對愛人,既不瞭解,亦欠信心,難怪不堪一擊。再深一點去探討,其實叔夜在潛意識裏頭,暗藏輕蔑青樓的思想,才會出現夢境,然後又極其荒謬地對夢境深信不疑。

                                                                              二O一九年七月

( 已刊大公報大公園 2019 年 9月 6日 )

 

 

 

從醉檀郎而新狀元  (二 )

    「秀才你閲歷少,好在銀兩多」,相府門子受了打賞,這樣調侃汝洲;門子眼尖,一語道破汝洲出身。汝洲乃貴介公子,然而,仍有兩點遺憾。一是功名未就,其蘭兄錢濟之已晉身仕途,汝洲母親對濟之睞以青眼,對兒子則不免嚴厲。另一遺憾是情未開花,他與素秋愛芽早種,恨未相逢。這兩點遺憾貫穿劇情,成爲發展骨幹,汝洲朝著遺憾的方向出發,有心化解,奈何迭遭打擊,既飽受强權壓迫,復遭逢生死巨變。從來生活優裕,富貴安閑,沒經風浪,忽逢災劫,不堪折磨,唯有狂酒銷愁,變成醉檀郎。

    然而,令人訝異者,是汝洲青嫩卻不軟弱,相反,面對威嚇居然不懼。且看相府門前,衙差吆喝,一介書生,瘋狂反抗,直衝闖門,「人到傷心無忌憚,馬到無繮欲囚難,闖闖闖,刀斧難鋤狂生膽」。狂生,是他自我形容,自我評價。官威下,不屈服;愛情前,不動搖。他的勇敢真超乎估計,教人刮目,劇情到這一幕,汝洲形像驀地高大起來,散發大勇。

                                                                               二O一九年七月

( 已刊大公報大公園 2019 年 9月 6日 )

 

蝶影红梨記的圖片搜尋結果

從醉檀郎而新狀元 (一 )

蝶影红梨記的圖片搜尋結果

    唐滌生筆下的男主角,形像最光輝飽滿的,當推《帝女花》之駙馬周世顯,至於《蝶影紅梨記》之趙汝洲,於仙鳳鳴四大戲寳中,大抵可以居次。

    出場時,趙汝洲還是個未經風雨,帶點稚氣的才子,用普雲寺老主持所説:「山東趙汝洲,翩翩俗世佳公子」,汝洲每年到寺院,都有幾首情詩托主持轉交詩妓謝素秋。三載神交,相思寄意,尚恨緣慳一面。《紫釵記》李益邂逅霍小玉之言行輕佻,《再世紅梅記》裴禹初戀李慧娘再愛盧昭容之用情不專,比較之下,趙汝洲來得正派,顯得大體,透出純情。未睹廬山,只憑薄薄詩箋,就展開愛情,一跑三年,經得起寒暑考驗,那麽,似是單薄的浪漫,原來異常地堅實;看似愛得飄渺,證明情比金堅。更何況,以詩會友,以詩訂情,用筆跡去評估對方的學養,用詩來瞭解情人的志操,用詩來感受愛情的厚度和溫度,這正是文人雅士不同世俗之處,也是趙汝洲與謝素秋心心相印的最大理由。文字神交,金風玉露,勝卻人間無數;唐滌生把多情郎這冠冕,贈予汝洲。

                                                                              二O一九年七月

( 已刊大公報大公園 2019年9月 6日 )

蝶影迷魂記  ( 六 – 完 )

    倩女處境亦有相似,都由一人分飾兩角。二人俱身世寒微,受人控制,隱瞞身份,舉止飄忽。《迷》中女角,不具謀略,只為貪財而甘受擺佈,淪爲殺人利器。《蝶》裏素秋,逼於形勢,爲愛成全,楚楚可憐。可是素秋竟把金蟬蛻殼及匿藏雍丘令府,向沈永新和盤托出,種下禍患,終於落網,非常不智。她於拘禁前,巧言哀求釋放,那番話何等婉轉機智,很難相信她這麽糊塗魯妄。性格描寫,前後未能一致,令人惋惜。

    《迷魂記》當年票房殊不理想,《蝶影紅梨記》也不及《帝女花》《紫釵記》聞名,難解是六十年後,這兩套電影,評價最隆,也許希治閣及唐滌生亦始料不及。世事暗合,功名成敗,本來就是曲折迷離的。

                                                                           二O一九年七月

( 已刊大公報大公園 2019 – 8 – 16 )

蝶影迷魂記  (五 )

Vertigo 1958 trailer Novak.jpg

    那麽,案情轉折點如何發生?占看見佳人脖子上極其名貴古典的紅寶石鏈墜,正是油畫中曾祖母所配,因何瑪德蓮遺產中的珠寶,竟會璀璨掛在她粉頸之上?另邊廂,趙高中狀元,調查相國私通番邦,相國討饒,獻上素秋。趙與素秋神交三載,從未謀面,不肯置信,怎料一支紅梨抛到面前。除了紅蓮,有誰知道詠梨,但紅蓮是鬼,怎會又再出現?劇情便在兩個多情男子,從疑惑而驚悉,層層遞進。

   有一點值得留意,情痴情種雖然迷戀女角,甚至有大好機會與意中人肌膚相親,奇怪是一直維持柏拉圖式的愛情,劇情因而更如夢如幻,意境益顯虛無縹緲,凄美動人。

                                                         二O一九年七月

 

( 已刊大公報大公園 2019 – 8 – 16 )

蝶影迷魂記 (四 )

Vertigo 1958 trailer Fort Point Stewart.jpg

    這女子悄悄打開衣櫥,哎呀,瑪德蓮那灰色衣裙,居然藏在衣櫥裏!觀衆明白了,此姝是幫凶,扮作妻子,故弄玄虛,把占誆騙。瑪德蓮並非死於自殺,而是謀殺。丈夫利用占有畏高症,無法攀上鐘樓,趁此刹那,在鐘樓之巔把穿上相同衣裙的妻子推下,而艷女其實躲在鐘樓暗角。占因此成爲此案乃自殺案之在場有力證人。

    希治閣在此刻向觀衆揭露凶案了。悄悄打開衣櫥這動作,等於悄悄打開祕密。微妙在觀衆恍然大悟了,已經和凶犯處於相同認知位置,只有孤零零的占,仍沉醉於虛幻,未知自己受利用。接下去,是觀衆等待陰謀敗露,看占如何大夢初醒。

       無獨有偶,《蝶》裏的趙鎖於濃霧,觀衆則隔岸觀變。他也是在情人死後,遇上另一女子,莫測是她竟能背誦素秋情詩,難明是雞啼之前慌張離去。花王告訴趙,女鬼夜出,能知過去未來。趙像占一樣,為愛而癡癡迷迷;遇上常理無法解釋之處,錯把誑言相信,以爲鬼神作弄。

                                                                                二O一九年七月

( 已刊大公報大公園 2019 – 8 – 16 )

蝶影迷魂記 (三 )

編劇和導演説故事説到中段,就向觀衆招手,讓觀衆與劇中角色處於相同位置,窺視男主角一步步走出五里濃霧。這經驗,超乎聲色娛樂的層次,提升了觀衆水平。在六十年前,《迷》與《蝶》居然懂得運用這種手法,高明得叫人由衷佩服,也巧合得令人嘖嘖稱奇。

Vertigo 1958 trailer embrace 2.jpg

    編劇和導演説故事説到中段,就向觀衆招手,讓觀衆與劇中角色處於相同位置,窺視男主角一步步走出五里濃霧。這經驗,超乎聲色娛樂的層次,提升了觀衆水平。在六十年前,《迷》與《蝶》居然懂得運用這種手法,高明得叫人由衷佩服,也巧合得令人嘖嘖稱奇。

《迷》的男主角占本是名探,卻因一次追捕匪徒,屋頂滑下,同袍爲了救他,不幸墮樓,占不單内疚,更患上後天畏高症,唯有離開警隊。舊同學求助於他,原因是妻子瑪德蓮中了曾祖母之邪,有自殺傾向。占跟蹤瑪德蓮,竟戀上這氣質優雅的女子。瑪德蓮說受噩夢纏繞,噩夢場景似那教堂,占建議一看,怎料瑪德蓮突然狂奔,跑上鐘樓,占嚴重畏高,無法跟上,豈料落花猶似墜樓人。舊同學領取大筆遺產,即離開傷心地。占護花無力,大受打擊,要入住精神療養院。出院後,卻遇上一女子,容貌酷似瑪德蓮,氣質談吐卻粗俗,占極力追求,要把她裝改造成瑪德蓮。

                                                                                   二O一九年七月

( 已刊大公報大公園 2019 – 8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