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接經濟損失將達750億美元 東京奧運延期背後暗戰頻頻 | PTT新聞
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間接經濟損失將達750億美元 東京奧運延期背後暗戰頻頻

間接經濟損失將達750億美元!疫情蔓延,日本絕不松口…東京奧運會延期背後,暗戰頻頻。

聖火展覽被緊急叫停,火炬接力被取消,比賽被迫延遲一年,在全球各項體育賽事中,受疫情影響最大的無疑是東京奧運會了。東京奧運會的延期舉辦不僅僅是賽事的延後,日本更將為此承擔巨大損失。

這樣一項艱難的決定是如何做出的?這背後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暗戰呢?

日本一度堅持東京奧運會如期舉行

早在1月底,就有不少媒體對奧運會的如期舉辦表達了悲觀的看法,日本方面在三周之內三次重申不會取消。

東京奧組委主席 森喜朗:舉辦奧運會的決心,一定會繼續下去。

國際奧委會也表示了支持。

國際奧委會主席 巴赫:我們全力支持委員會成功舉辦2020奧運會。

巴赫的表態讓取消或者推遲奧運會的事被暫時壓下去了。但不久有人出面打破了這份脆弱的平靜。

2月25日,美聯社發布重磅消息:國際奧委會資深委員龐德表示,如果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能會被取消。

龐德的言論讓東京奧組委面臨重壓,此時日本方面的態度依然堅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親自出面稱:日本政府正在為如期舉行東京奧運會全力做準備。幾乎同一時間,巴赫的態度也開始變得微妙。

日本首相 安倍晉三:我認為應該完美舉辦東京奧運會和東京殘奧會,使它成為人類戰勝新冠病毒的象徵。這一想法得到了G7的支持。

3月18日,國際奧委會曾與全球220名運動員代表進行兩個多小時的電話會議,原意是鼓勵大家好好備戰奧運,卻引發不少運動員的抱怨。

運動員 斯金納:我認為東京奧運會應該被延期,我覺得這是目前最好的選項了。如果我們想舉辦一屆沒有被抵製的奧運會,那延期舉辦就是唯一的選擇了。

事態很快就從個人層面上升到國家層面。加拿大率先表態:如果奧運會不推遲,他們就不會派人參賽。澳大利亞、瑞士、挪威、英國也先後跟進表達了類似主張。

如此一來,內外交困的國際奧委會扛不住了,表示會討論東京奧運會的命運。而日本方面也在3月23日這天,首次提到了奧運會延期的可能性。

日本問題專家 章弘:日本方面和國際奧委會在此次事件中,曾經長期表現出了共進共退的關係。但實際上也不盡然,在整個事件過程中間,雙方實際上還是存在分歧的。

東京奧運會延期 日本損失慘重

東京奧運會延期的決定過程充滿了各方的博弈,尤其是日本方面。在疫情全球蔓延、東京奧運會事實上沒有可能如期舉辦的局面下,日本依然絕不松口,直到國際奧委會表態後,才不得不舉手同意。

各方博弈的究竟是什麽?答案當然是錢。

據《日本經濟研究》統計,在場館建設和酒店客擴容這兩項上,日本政府就投入了約400億美元。

如果東京奧運會延期1年,相關場地維護管理費以及各競技團體舉辦資格賽所需的經費等,合計將會損失58億美元。

日本問題專家 章弘:延期一年的話,所有的場地、造勢、運營都必須繼續進行下去。那這樣來一年的話,日本各個機構預算必須增加。

據日興證券的預測,如果奧運會今年無法舉行,間接經濟損失將達750億美元之巨,佔日本全年GDP的1.4%。延期可能給日本GDP帶來0.7%-1.4%的負增長。

2016年裡約奧運會的閉幕式上,安倍出人意料地以超級瑪利歐的形象出場,期望能早日舉辦奧運會改善日本經濟的長期低迷。日本國內普遍認為早在56年前,奧運第一次挽救了日本國運。

1964年東京奧運會,日本投入了1兆日元,大約當時的30億美元,以支持相關建設。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推動了國民經濟的快速增長,催生了1962-1964年的“奧林匹克景氣”。

數據表明,在日本實際GDP增長率方面,1962年為7.0%,1963年升至10.5%,1964年則達到13.1%。而東京乃至整個日本的經濟實力與都市風貌,都發生了質的改變。

日本問題專家 章弘:當時日本有一種高速鐵路,它不叫高鐵,叫新乾線。新乾線就是在這個時候修成的,極大縮短了日本的兩個重大的工業區之間的聯絡。

曾經嘗到過奧運甜頭的日本,再次將希望寄托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之上,並傾注了規模無比龐大的人力和財力,迫切希望能借此機會重現昨日輝煌。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來襲,給東京奧運會的前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雲。

眾多賽事安排面臨“撞車”

東京奧運會延期之所以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是因為它不僅會給日本造成巨大的損失,奧運會的讚助商、電視轉播機構,甚至國際奧組委、其它體育賽事也會受到重大的影響。

2021年夏季已經安排了世界田徑錦標賽、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世俱杯等大型體育賽事。而原計劃於2020年舉辦的歐洲杯、美洲杯也因為疫情影響,延期至2021年夏季舉辦。所以,奧運會延期至明年夏季將會帶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北京大學國家體育產業研究基地研究員 何文義:奧運會、世錦賽都是提前定好賽事,都排得很緊。國際田聯的田徑錦標賽已經推遲了,這個又推後了之後,到2022年亞運會可能會有影響。包括冬奧會,原來夏季奧運會和冬奧會相隔兩年,現在往後一推,變成相差六個月了,肯定會有影響的。

3月3日,美國娛樂傳媒公司NBC環球宣布,公司已為東京奧運會售出了約12.5億美元的全國廣告,九成奧運時段廣告位已被訂滿。現在,如何處理這些廣告也成了新麻煩。

在東京奧組委的規劃中,東京2020奧運會預計收入約6300億日元,其中近三分之二來自讚助商。但不同讚助商的讚助年份,也會因奧運延期而可能重合。

2019年6月,蒙牛與可口可樂聯合,同國際奧委會簽署了一份價值30億美元、為期12年的合約,成為了TOP聯合讚助商,合約從2021年生效。而日本乳業公司明治,是2020東京奧運會的國內讚助商、“2020東京奧運會金牌合作夥伴”。

TOP讚助商享有排他權,這意味著,在同時期的讚助商中,不允許有其它存在競爭關係的企業存在,這也將成為東京奧運會讚助商名單中的一大問題。

除了賽事、版權、商業讚助等業務,與奧運會這個世界級IP相關聯的商業利益方,還涉及到體育行銷、衍生品,甚至是二次元。被東京奧運會延期所推倒的多米諾骨牌,正在觸動越來越多各方神經。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