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儷人》作者自曝與孫立人不倫戀 - 春華秋實 - 新浪部落
首頁 »
2010/07/02

《烽火儷人》作者自曝與孫立人不倫戀


抗日將軍孫立人過世20年,海外一份書稿《烽火儷人》卻披露了他60年前的婚外情,原來作者黃美之就是故事中的主角,她當年因為擔任孫立人的秘書而與他熱 戀,兩人相差30歲。黃美之表示,孫立人是一位很好的時代軍人,又很慈祥,這應該就是他的魅力。不過,僅幾個月,黃美之就因受牽連,依「洩露軍機罪」入獄 10年。

《烽火儷人》描述在大時代中,一名女青年「蕭湘」與一位將軍難忘的愛情。事實上,作者黃美之就是故事的主角,她目前定居於美國洛杉磯,而那位將軍 就是孫立人。黃美之日前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時說,這段亂世情緣一直珍藏在她腦中,直到孫立人1991年去世後,她才能冷靜寫下。

黃美之本名黃正,湖南人,肆業於南京金陵女大,她在1949年來台灣升學,進入孫立人創立的女青年大隊。隨後,黃正擔任孫立人的英文祕書,兩人發 生婚外情。當時黃美之年僅20歲,而孫立人50歲。雖然經歷不同,年齡也差了一大截,但黃美之認為她和孫立人沒有代溝。

在書中,孫立人幫黃美之取了「小小」(Little)這個英文名字,只有兩人在一起時才會這麼呼喚著。黃美之覺得,孫立人是「一位中西結合得很好 的時代軍人」,又很慈祥,這應該就是他的魅力。不過,由於孫立人已經結婚,這也讓黃美之很有罪惡感,曾經偷偷舉起手槍朝自己的胸膛扣板機,最後因為子彈沒 有滿膛而逃過一劫。

只是僅幾個月的時間,蔣經國開始掌控情治系統,掀起抓匪諜的巨浪,「寧錯殺一百,不可走漏一個」。碰巧黃美之及姐姐認識一位記者,而他竟然是俄國 的間諜,兩人因此受到牽連而被捕,依「洩露軍機罪」入獄。黃美之說,自此她再也沒有看過孫立人,但聽媽媽轉述,孫立人曾以人頭向總統蔣介石擔保她們絕對不 是匪諜,但蔣總統只冷冷地說「你的頭就那麼值錢啊」。

根據《中國時報》,回憶起當年,黃美之表示,熱戀時很陶醉,但清醒後很痛苦。黃美之感謝蔣經國把她從這段情裡拽出來,因為有了感情很難分開,但她 覺得「關太久了」,10年太多了,如果只是1至2年,那她會萬分感謝。

黃美之在1963年與美籍外交官傅禮士(Fleischman)結婚,婚後與丈夫駐於非亞各洲,直到1972年回美國定居。黃美之從1960年開 始寫作小說散文,著有《八千里路雲和月》遊記,《流轉》短篇小說集及《傷痕》、《不與紅塵結怨》散文集等。解嚴後,黃美之與姐姐獲得平反,利用冤獄賠償 400萬元設立了「美國德維文學會」。

http://www.nownews.com/2010/07/02/327-2621498.htm

------------------------------

名將孫立人過世20年後,海外一份書稿披露了他在60年前的婚外情,作者正是故事的女主角黃美 之。她接受中國時報系專訪,娓娓訴說這段情緣及對她人生造成的巨大衝擊。書稿透過小說筆法,敘述女青年「蕭湘」與一位「算是很帥的名將」間的情緣。蕭湘就 是作者黃美之,名將則是孫立人。

據中國時報今(2日)報導,黃美之說,這本「烽火儷人」中描述的亂世情緣,原本珍藏在心中,直到孫 立人去世多年後,她才能冷靜寫下她所知道的孫立人的另一面。

書中描述了黃美之與孫立人在屏東的孫公館裡曾有的濃情密意。黃美之說, 孫立人為她取了個英文名字-小小、英文是little,第一音節與是孫立人的「立」同音。書中形容:「只有在他們倆人在一起時才輕輕地那樣的呼喚她」。

黃美之在書中指出,兩人相差了30歲,經歷也大不相同,但是沒有代溝。她覺得孫立人是一位中西結合得很好的時代軍人,又很慈祥,這應就是他吸引自己的魅 力吧!對於自己與有婦之夫交往,心裡總有罪惡感,黃美之甚至曾經試圖自殺,只是沒有成功。

書中影射當時國民黨高層掌控情治系統後, 懷疑孫立人身旁的黃美之和姊姊是匪諜,轉告孫立人傳她前往台北問話後,姊妹倆就此開始了10年牢獄之災,從此,黃美之就再也沒有見到孫立人。

黃美之說,當年被入罪,是有人要打擊孫立人;孫立人當時也曾向蔣總統以性命擔保他們姐妹倆是清白的。

「烽火儷人」的作者黃美之,日 前在美國洛杉磯接受中國時報系專訪,回憶起當年和孫立人熱戀時表示,「很陶醉;等到清醒過來,卻覺得很痛苦。」她說,其實很感謝當年入獄,把她從這段感情 脫身,只是,讓她入獄十年太久了!

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248647&id=6&id2=1

------------------------------

  • 2010-07-02
  • 中國時報
  • 【劉屏/華盛頓一日電】

     與孫立人將軍有短暫情緣的黃美之透露,保密局偵防組長谷正文告訴她,情治 單位一直擔心美國要營救孫立人,所以交代孫立人的廚師一項秘密任務:「只要看到美國人來,你就一槍打死孫立人」。

     黃美之本名黃正,在擔任孫立人的英文秘書時,與其姊黃玨因為受到孫牽連,以「洩露軍機」罪名坐牢十年。她接受中時報系專訪時,披露了上述 秘辛。

     姊妹二人原就讀南京金陵女大,一九四九年在台灣進入孫立人創立的女青年大隊。黃正繼而擔任孫的英文祕書,兩人發生婚外情緣。當時黃廿歲, 孫五十歲。但僅幾個月,姊妹倆便開始了鐵窗歲月。黃正於一九六三年與在台工作的美籍外交官傅禮士(Bob Fleischman)結婚,育有一女。傅禮士九年前過世,黃氏目前定居美國洛杉磯。

     解嚴後,姊妹倆獲得平反,各獲新台幣四百萬元的冤獄賠償。黃美之拿這筆錢設立了「美國德維文學會」。

----------------------------------------

  • 2010-07-02
  • 中國時報
  • 【劉屏/華盛頓一日電】
孫立人在台中市向上路寓所與妻子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孫立人在台中市向上路寓所與妻子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名將孫立人過世廿年後,海外一份書稿披露了他在六十年前的婚外情,作者正 是故事的女主角黃美之。她接受本報系專訪,娓娓訴說這段情緣及對她人生造成的巨大衝擊。書稿透過小說筆法,敘述女青年「蕭湘」與一位「算是很帥的名將」間 的情緣。蕭湘就是作者黃美之,名將則是孫立人。

     黃美之說,這本《烽火儷人》中描述的亂世情緣,原本珍藏在她腦中小小的空間裡,直到孫立人去世多年後,她才能冷靜寫下「我所知道的那位將 軍的另一面」。在書中,孫立人給她取了個英文名字,「只有在他們倆人在一起時才輕輕地那樣的呼喚她」。

     在屏東的孫公館裡,將軍跪在榻榻米上,弓著身子如馬,她「好快樂的騎在他背上,並用手拍打他的身後,還一邊吆喝著」。他有時在她耳邊輕聲 說,「小小,不要離開我」。可是她輕柔而堅定地回答:「我終是要離開你的」。

     小小,英文是little,第一音節與是孫立人的「立」同音。

     兒女私情外,將軍有時沮喪的告訴她,國家「舊習不改,只怕真是一班亡國之君臣啊!但民實在不是亡國之民啊!」

     兩人相差了卅歲,經歷也大不相同,但是沒有代溝。她覺得「他是一位中西結合得很好的時代軍人,又很慈祥,這應就是他的魅力吧」。但是他有 家室,因此她心裡總有罪惡感,甚至曾偷偷取出副官的手槍朝自己胸膛扣扳機。還好子彈沒有滿膛,所以扣了空膛,逃過一劫。

     書中寫道「公子開始掌控情治系統…掀起抓匪諜的巨浪」,「寧錯殺一百,不可走漏一個」。終於有一天,「公子」打電話給將軍,要她到台北 「答話」,因為那位前來採訪的中央社記者竟是俄國間諜,偏偏她和姊姊認識那位記者。

     她不了解情勢險惡,只想著可以到台北玩玩,當晚在激情中還「脫口而出在他耳邊輕呼『哥啊』」,覺得「只有這最傳統和通俗的呼喚最能表達她 對他的愛」。萬萬沒想到,在保安司令部的眼裡,她和姊姊是「活生生的匪諜範本」。第二天到了台北,姊妹倆就此開始了十年牢獄之災,她再也沒有見到將軍。

------------------------------------------------

  • 2010-07-02
  • 中國時報
  • 【劉屏/華盛頓一日電】

     《烽火儷人》的作者黃美之,日前在美國洛杉磯接受本報系專訪,回憶起當年 和孫立人熱戀時,「很陶醉;等到清醒過來,卻覺得很痛苦。」她其實很感謝蔣經國把她從這段情裡拽出來,只是讓她入獄十年太久了。以下是訪問摘要:

     問:與孫將軍相處的時間這麼短,怎麼進展這麼快?

     答:醉了。愛情一點就燃。他是成熟的男人,我對愛情有幻想,事情就這麼發生了。一個天真的女學生總會使一位成熟、寂寞的男人疼愛的。

     憑良心講,我謝謝蔣經國先生,他把我拽出來了。不過關太久了。如果關一、二年,我感謝萬分;十年太多了。不過還是謝謝他硬是把我拽出來。 因為有了感情是很難分離的。

     問:您對孫將軍是怎樣的情愫?

     答:仰慕英雄,也有戀父情結。事後可以很理性的分析,可是當時不知道,就是陶醉。清醒了很難過,不得了,闖了禍了。當時很矛盾。很珍惜, 也很想逃離。我很明白我還有前途要奔走,我很珍惜孫將軍的柔情蜜意,但也不能辜負我父母的期望。

     問:保安司令部知道妳們不是匪諜?

     答:當然知道,是有人要打擊孫將軍。保安司令部兩位處長說,這是因為二位長官不合,所以你們受牽連。這叫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女人生氣、 報仇,會給你下毒藥。男人生氣、報仇,會箝制你,使各式各樣的壞。

     問:孫將軍有沒有為您關說,營救過妳?

     答:聽媽媽講,孫立人到總統那裡去說「黃珏、黃正不是匪諜,我拿我的頭擔保」。蔣總統冷冷的說:「哦,你的頭就那麼值錢啊」。

-----------------------------------------------------

兩岸史話-醉了。愛情一點就燃 《烽火儷人》作者黃美之訪談紀錄一

  • 2010-07-02
  • 旺報
  • 【專訪/臧國華】

    整理/劉屏 編者按本報自5月20日起連續刊出《烽火儷人》書摘,披露一位 女青年與孫立人將軍當年的一段私密感情,引起海內外的極大迴響。許多人因為這本書而重新回憶起孫立人當年所蒙受的冤屈,更多的孫將軍部屬則感謝黃女士勇於 公開真相,讓他們敬愛的孫將軍擁有這段刻骨銘心的感情。還有讀者特別向黃女士表達敬意,因為「要一個當事的女性揭露一段不能公開的私密情事,那是要有多大 的勇氣啊!」由於讀者反應熱烈,促使我們有了訪問書中女主角蕭湘、也就是《烽火儷人》作者黃美之本人的想法,希望透過面對面的訪談,為廣大讀者解答許多已 知或未知的謎題。幾經聯繫,終於獲得黃女士首肯,中天電視駐美特派員臧國華特別從華府飛往洛杉磯進行訪問,並由《中國時報》駐美記者劉屏進行文字整理,在 此特別表示感謝。以下是專訪內容:

     我與他那段是很美的,我從來沒有講過,我女兒,我先生,我都沒有和他們說過。

     問:寫作這個故事的主要目的是什麼?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出版?

     答:出這本書,主要是為了闢謠。2007年我聽到有人汙衊孫將軍,說他活埋過日軍戰俘1200人。我很氣。1200人活埋在哪裡?坑要很 大的,這些,沒有人說得出來。孫將軍不是殘暴的人,是有真情的。軍事的事,我不懂;私人感情,他表現的是仁愛、和平,所以我寫出來。

     我在2008年把書稿交出去,他們考慮了很久,沒想到剛好趕上孫將軍逝世20周年紀念。今年是我入獄60年,出獄50年,真是巧。不過出 版時沒有想到這些。

     我與他那段是很美的,我從來沒有講過,我女兒,我先生,我都沒有和他們說過。女兒問過我是不是與孫將軍有羅曼史,我說胡說,人家是有家室 的。

     問:為什麼要以小說體來表達?

     答:因為是他和我兩個人之間的事,一開始也不知道該怎麼寫。後來讀了一本《西京雜記》,覺得可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記得的,寫下來;有的忘 了,零零碎碎拼裝成為整體文章。這要點技術,但不改變事情的真實性與歷史性。讀者在閱讀這書之前,最好先看看〈我的心香〉這篇自序,就會作出正確的判斷 了。

     問:寫出這個故事,讓人看見孫將軍鐵漢柔情的一面。不過既然是婚外情,會不會影響大家對孫將軍的印象?

     答:任何藝術作品,一旦公諸於世,就不再屬於作者。大眾會有不同看法,有的會成為作者的知音;有的只是看看,覺得無所謂;有的焚琴煮鶴, 往破壞的方向想;作者不能阻止他們各種想法。內容是真是假,只有各人自己裁判。我講的都是真感情,如果不信,我也沒有辦法。

     問:最後與讀者見面的內容,會不會與您的本意有出入?

     答:事情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兩人的感情都在房裡,外面不講。寫完後,他們說這種雜記沒什麼人要看,所以要改動。我這個人的缺點就是不堅 持,別人要改,只要肯出版,我也就不管了。

     曉得自己做錯了事

     我覺得有愧於人,覺得受過教育的人不能這樣偷偷摸摸。我和他相處時,很陶醉,不是很清醒。等到清醒過來,覺得很痛苦,曉得自己做錯了事, 想到父母對我的期望,覺得很痛苦。

     我在孫將軍身邊的日子很短,他也從不帶我一道出去。我姊姊還跟著他一道出去過。孫將軍每次從台北回來,都把我藏起來。我從來沒問為什麼, 他也不講。所以兩人相處的時、空都很有限。之前我並不認識孫將軍。沒看報紙,不知道孫立人是誰。上面告訴我到孫立人家工作時,我還問誰是孫立人。

     問:與孫將軍相處的時間這麼短暫,怎麼進展這麼快?

     答:醉了。愛情一點就燃。他是成熟的男人,我對愛情有幻想,事情就這麼發生了。憑良心講,我謝謝蔣經國先生,他把我拽出來了,不過關太久 了。如果關一、二年,我感謝萬分。十年太多了,對自尊、對前途都有影響。我是很會唸書的,如果不是坐牢那麼久,我不唸個博士,也會唸個碩士,找工作也不用 那麼低調了。

     不過還是謝謝他硬是把我拽出來。因為有了感情是很難分離的。媽媽糊里糊塗,以為孫將軍視我為女兒。爸爸不一樣,他是男人,如果外面有朋友 講給他聽,他會氣死。所以爸爸來之前,我一定要離開,可是我很愛孫將軍,要離開很難。

     那個太太很厲害的

     孫夫人不能生育,所以有些安排。我當時不知道她在安排,如果知道了要氣死,那是侮辱我。那時我以為一切都很自然。孫太太一直跟我講,說她 不會離婚,不可能離婚,「妳別想打主意」。那個太太很厲害的,以前覺得她滿好的,信佛的。自己太天真,沒有世故。

     我不是講她的壞話,我不願意這樣。她已經過世,生前請星雲法師把骨灰放在佛光山,沒有葬在孫將軍旁邊。她有她的考慮,哪個人不為自己?所 以都要保護自己。最使我難忘的是,她講自從她的母親過世後,她唯一的親人就是孫將軍。我覺得她好可憐,我的親人很多。

     問:後來孫將軍和張美英結婚。您認識她嗎?

     答:我看過她在孫公館做事。孫太太說她衣服燙得很好。孫將軍的德國顧問Stoke和太太到屏東來住,孫將軍就把這個最好的助手調過去幫 忙。她有時過來,我看過她,很年輕,很漂亮,蠻好的,年齡和我差不多。

     我出獄後,陳良壎講,「就是因為孫將軍與妳太好,妳出不來,所以我們想了這個辦法」。意思是:孫的身邊有了別的女人,不是黃,可以把黃放 出來了。我那時老實,否則應該咄咄逼問。可是那時我與孫將軍已經一刀兩斷,不願意再過問那邊任何事情。這個話是否可信,我不知道,現在陳良壎也不在了。張 美英大概也聽到過這個說法。


--------------------------------------------------

  • 010-07-01
  • 旺報
  • 【文/楊永年】
孫立人與部屬故舊感情極深。(楊永年提供)

孫立人與部屬故舊感情極深。(楊永年提供)

     孫將軍90大壽,我們舊部屬數千人參加壽禮,大家高呼「總司令萬歲,萬萬 歲!」喊到不停,喊到沙啞。

     多年來我們一直都聽到孫將軍和「小黃」有段難忘的感情,但從沒有人能證實。直到《旺報》今年5月連載《烽火儷人》,我去書店購買了書讀完 後,才從作者黃美之女士書中證實這件事。

     我和我的弟兄們,我們這些追隨孫將軍多年的舊部屬,都很高興我們敬愛的將軍有這段刻骨銘心的感情,能在他失去自由的33年歲月裡,有這些 甜美的回憶陪伴著他。

     孫案連坐 部屬無怨

     《烽火儷人》一書讓我重溫和我的新一軍好弟兄們,從東北到台灣追隨孫老總44年的日子。

     我是廣東人,由於父親經商,搬到北平。民國35年八年抗戰贏得勝利,但國家需要強大國防,所以我在未得到家庭同意下,年底就在北平報考新 一軍教導總隊第九期學生,並順利錄取,前往吉林長春和其他各省招來的700人接受嚴格的一年訓練。當時孫將軍任總隊長,在我們入伍時,他親自對每位學生一 一點名,要我們一定要記住新一軍軍訓「義勇忠誠」。新一軍訓練雖然嚴格,但我們深受他的精神感召。

     民國37年下半年,孫將軍被派來台灣整訓國軍。他派我們這400位訓練好的幹部,以及從緬甸戰場回來的,加上其他孫將軍部屬來訓練從大陸 各地撤退的國軍部隊。我們訓練出的部隊,就是在古寧頭大捷的那支部隊。同樣的國軍,經過孫將軍的整訓,就成為鋼鐵勁旅!

     我在參與訓練搜索總隊工作後,被分發至49師部搜索連任上尉副連長,不久因「孫案」被捕,受盡各種酷刑審訴,先被以死刑起訴後被判10 年,服刑4年經蔣介石特赦釋放。當時我30歲,出獄後拒絕軍方任何職務,因為我以一腔熱血,從軍想報效國家,沒想會受到這種遭遇。後來我到民間找工作,因 有「孫案」紀錄,公司都不敢錄用,我只有經營小吃店謀生。

     1988年5月,孫將軍長達33年的「監護」終於結束。這段時間我做過各種工作,但心中從未對人生遭遇有何怨言。我經常想到總隊長,他有 訓練鋼鐵勁旅的才能,更能率領軍隊打勝仗,卻不幸被「監護」33年,他內心該有多麼痛苦?每次想到這裡,我心裡就平靜了。

     解嚴前,我不敢去看總隊長。有時偷偷去他的住所,看看大門和圍牆,雖然見不到他,心裡就很安慰了。我知道還有很多孫將軍的部屬,也是同樣 去孫將軍住所望望,有的還從很遠的地方來,就是希望奇蹟發生,孫將軍出來走廊散步,能夠看到孫將軍一眼就很滿足了。

     孫將軍解除「監護」後,我去住所看他。當天的情景我記得很清楚,我向他行禮,他要我坐在有座墊的地板上,他坐在沙發上,我們雙目相視,無 語數秒。我心情很激動,找不出適當的話來說。總隊長知道我的遭遇,特別詳細問起我的生活情形,卻絕口不提他個人33年失去自由的「怨」。我內心更為感動, 但不願在他面前流出眼淚,讓他感傷,所以坐了10幾分鐘就走了。

     過了不久,我和全省各地同學代表共10餘人,一起去寓所看他。見到我們這些追隨他40多年的老部屬,當年從軍只有18歲,現在已是近60 歲的人,此刻重逢,他感慨萬千。大家圍著他席地而坐,總隊長詢問每個人的家庭生活,為著讓他安心,我們相約都說每個人生活安定,只是惦掛他。他聽了很感到 欣慰。離開前,他要我們全體合照,這張照片我們都珍藏起來。

     將軍大壽 袍澤重聚

     孫將軍90大壽,我們舊部屬數千人參加壽禮,大家高呼「總司令萬歲,萬萬歲!」喊到不停,喊到沙啞,將軍感受到我們對他真心的愛,他高舉 雙手,謝謝大家。我們都已經是做祖父母級的人,但對他的愛就像對自己父親一樣,大家都流出喜悅的眼淚來。我們都覺得能做孫將軍的部屬,是此生最大的光榮!

     將軍深受舊屬愛載,大家經常從海外及台灣各地來看他。為不增加將軍的身體勞累,我只能減少探望次數,但還是不定期去看他。特別是他最後住 院期間,我比較常去,如果訪客多,我看一眼就走了。有幾次師母(梅娘)或大公子安平要回家吃飯,休息一下,我就留下來和護士陪將軍。當時將軍體力衰退,精 神不好,大部分時間閉起眼睛睡覺,偶而醒來看到我時,雖不說話,但我能感受到他見到我時內心的安慰。

     將軍在被「監護」的漫長33年中,除了看書,常以種花自娛。據聞師母梅娘為貼補家用,將玫瑰花販售,由於將軍用心培植,玫瑰花品質特別 好,成為台中有名的「將軍玫瑰」。

     多年前將軍在台中大坑購得果園,有時也去果園修剪,活動身體,自然對這個果園產生感情。他決定身後要葬在他喜愛的果園,而不願葬在台北國 軍公墓。

     33年監護 一生悲哀

     1990年11月19日將軍去世,追悼會上,我們這些因「孫案」入獄的老部屬,以郭廷亮為首,除在將軍家中入棺前行跪拜禮,在喪禮中又跪 拜一次,送別將軍。大坑山路彎,無法全部登山,大家只有在沿路跪送,每個人都泣不成聲,如同自己父親出喪一樣。

     喪禮中,美國維吉尼亞軍校送來校旗,先覆蓋在棺木上,後蓋國旗,沒有國民黨黨旗。安葬後,維吉尼亞軍校校長率領代表,親來台灣到大坑將軍 墓地行禮憑弔,可見將軍有多受到母校的重視。

     將軍一生的偉大,我想用將軍喪禮上眾多輓聯中,一位遠從日本來的戰俘送來的一幅輓聯來說明:

     孫立人先生千古

     支那人民多少淚

     中華從此無將軍

     打狗縣埤頭市 吳日勝 辭

     這幅輓聯,所有將軍舊屬都看了,大家眼眶哭紅。當時承辦喪禮有人反對掛上這幅輓聯,但我們堅決要掛,最後只有掛出這幅輓聯。

     在國家關鍵年代,最需要他訓練鋼鐵勁旅、充實國防的年代,將軍卻被陷害,33年失去自由,無法報國。這是將軍一生的悲哀,更是中華民國的 悲哀!

     我追隨將軍44年,今年81歲,我已立好遺囑:當我離開人世時,所有器官捐給中國醫藥學院。但是我特別要求,將我骨灰留 一小匙,灑在孫將軍果園裡,我要與將軍生死與共!

     (明日刊出訪問《烽火儷人》作者黃美之專文)

     更正:昨日本版照片圖說之一「這是2005年12月31日孫立人將軍的留影。他身後的是資深藝人金帝。」其中日期為照片翻攝時間。特向讀 者致歉。



淪落街頭的伯爵←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全台「紅通通」 台北、台東飆破38℃呈紫色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