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被OTT專法針對,「不要對我們趕盡殺絕!」|數位時代
全球第一部OTT專法來了!對每天都在看愛奇藝、Netflix的你⋯有差嗎?
專題故事

當台灣設了一部全球前所未有的「專法」管理OTT業者⋯⋯ 我們每天都要看的Netflix、愛奇藝、LINE TV、CATCHPLAY+,會變成什麼樣?

1 OTT專法來了!法規5大重點、催生始末、台灣產業生態圖⋯懶人包一次看

《數位時代》製作
台灣政府開始出手設一部全球從未有過的「專法」來管理OTT平台業者,我們每天都要看的Netflix、愛奇藝會變成什麼樣子?而身為觀眾,對你會有什麼影響?

《做工的人》忍住一集都沒有看,就是為了今晚能一口氣追到天亮;終於等到禮拜六,可以在Netflix跟全球粉絲一起看韓國明星金秀賢在《雖然是神經病但沒關係》的戀愛進展;在公司過的憤憤不平,連假打開《延禧攻略》,再回顧一次精彩的宮鬥劇情⋯⋯

這應該是不少人的日常寫照。

根據凱度洞察《台灣OTT市場隨選影視戰況分析》調查統計,在15~49歲的台灣民眾中,有96%的人會在OTT(over-the-top)平台上觀看影音內容,雖然多數都是「免費觀看」為主,僅有26%民眾願意訂閱付費內容,不過這些願意花錢的追劇族平均會付費使用1.7個平台。

如今的OTT蓬勃發展局面,是2016年國際平台Netflix、愛奇藝進駐,與台灣數10家業者投入所成形。

但就在一週前,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於7月22日釋出了一部史無前例,全球首創的《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草案》,也就是近期被討論不斷的「OTT專法」。

當台灣政府開始出手,設立一部日本、韓國、歐洲,甚至是在影視音產業極其活躍的美國,都從未有過的「專法」來管理OTT平台業者⋯⋯ 我們每天都要看的Netflix、愛奇藝、LINE TV、CATCHPLAY+,會變成什麼樣子?而身為一名觀眾,你又會受到什麼影響?

三張圖搞懂台灣OTT現況

首先,先來看看台灣OTT平台的現況。

以目前來講,台灣存在的OTT平台,大約有20家,可分為國際(海外)、中國和本土台灣業者三種類型,70%都是本土平台。

《數位時代》製作

但是,根據凱度洞察《台灣OTT市場隨選影視戰況分析》統計,在2019年台灣人最常使用的OTT平台,前5名依次為「YouTube」、「愛奇藝台灣站」、「LINE TV」、「Netflix」及「LiTV」,當中只有一個本土OTT;至於全免費的YouTube,在台灣的使用率更高達到94%、高居OTT之冠。

凱度洞察/LifePoints

至於OTT平台上的內容「付費」排名,以訂閱「Netflix」的比率最高、達41%,其次為占近3成的「愛奇藝台灣站」,第三名則是剛推出不久的「YouTube Premium」。在最多人花錢訂閱、入榜前5的OTT業者中,仍舊只有一家是本土業者。

凱度洞察/LifePoints

對於消費者來說,海外的OTT平台進入台灣,無疑是好事一樁;若每月一樣花上百元的費用,相較只有台灣本土的OTT平台,外國平台能看到影片主題更廣、類型更多的內容。

但對於產業界而言,可能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國際的業者進到台灣來,一定就是會拍更多在地內容,不然他們為什麼要來?過去一段時間,轟轟烈烈地讓大家知道有在做台劇的業者,其實也都是國外的平台。」前NCC主委、現任數位經濟暨產業發展協會副理事長詹婷怡說道。

內容是OTT平台的商品,也是根本。

綜觀現況,在 「版權購買」 上,海外OTT平台靠著雄厚的財力,跟台灣業者競爭,搶下許多台灣劇集的「全球獨家版權」。

「自製內容」 上,海外OTT平台也開始更直接地投資產製內容,花一集更高的預算,拍攝一齣齣台劇,這對於本土OTT平台而言,無疑造成巨大的壓力,但對於台灣整體內容產業、影視音產業來說,卻是一個全新的助力。

「短期內,這會讓國內許多良莠不齊的製作公司面對競爭、甚至退場;但長期來看,透過國際平台上內容的競爭和龐大的出海口,才有可能真正不靠政府補助,脫離島國內宣文化,走出國際,」NMEA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理事長蔡嘉駿表示。

以愛奇藝為例,截至目前已投入新台幣10億元在台灣內容上,而Netflix雖然4年來從未公開過投入台灣內容的金額,但已經著手拍了3部自製台劇,每一部的製作成本,也比台灣本土製作規格高上好幾倍。

這也讓如今僅剩的10幾家台灣業者,不能跟海外競爭者硬碰硬,得各自找尋出路跟存活的營運模式:有的整併、有的主打特殊內容、有的牽手國際業者合作、有的依靠集團資源⋯⋯但就在看似一片和諧下,一部「OTT專法」草案出爐了,有可能推翻一切。

為什麼一部史無前例的OTT專法,會在台灣誕生?

事實上,從愛奇藝進駐的那一年起,爭議就從未終止過。

當時愛奇藝想要在台落地成立分公司,卻被陸委會判定為「影視音產業」而遭到拒絕,輾轉由歐銻銻娛樂代理營運,帶著中資身份的「疑慮」,一直被外界指控非法遶境落地、非法營運⋯⋯。

在2019年,騰訊WeTV也跟著進駐,當兩岸局勢愈發緊張,行政院終於下令,開口要NCC設立OTT專法,管理OTT業者。

《數位時代》製作

「『政治目的』一定大於『產業目的』,專法就是衝著中國OTT業者來的,」不少產業人士私下表示。

即便專法看似衝著中國OTT業者而來,但打開草案總說明,NCC卻闡明根據《兩岸關係條例》,中國OTT平台並沒有取得營業許可屬於「非法營運」,嚴格來說,根本不在專法的管理範圍內,令人相當詫異。

「我覺得要執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政府就去執行啊!不用一定要動到其他的OTT業者,真的要規範OTT業者,我們希望不是草案直接執行下去,而是NCC可以跟業者多一點溝通,要不然,我其實看了有點憂心。」CATCHPLAY集團執行長楊麗貞吐露心聲。

速覽OTT專法5大重點

攤開OTT專法草案,短短20個條文,大致可分為以下幾個重點:

1. 只管PGC(專業生產內容)、不管UGC(用戶生產內容)

NCC明定,像是Netflix、LINE TV⋯⋯等等,靠內容營運服務的平台才屬於管轄範圍,上面的內容歸專法管理;像一般用戶、個人透過社群平台,如Facebook、YouTube發表的影音內容並不包含在內,因此這些社群平台也不是管理對象。

2. 採取抓大放小、自願登記的「輕度管理」制度,但要揭露的事項不少

NCC強調採用「Light Touch」輕度控管,登記納管的方式有兩種,一來是讓業者「自願登記」,二者則是當一些業者「經營規模」或「市場影響力」達到一定標準時,官方則會公告要求業者「主動登記」,但評判標準為何,目前還不得而知;被管理者,得要揭露「使用者數量」、「營業額」、「點擊數」、「流量」及「使用情況」等營業資料。

3. 不管是代理商還是網路服務商,幫中國OTT平台營運,要連帶責罰

若是ISP(網路提供服務業者)、IDC(網際網路數據中心)、CDN(內容傳遞網路)⋯⋯等業者,仍繼續提供服務給愛奇藝及騰訊WeTV等「不合法」的中國OTT平台,例如租用機房等等,則要配合NCC及陸委會中斷攔阻服務,否則將會被責罰50萬至500萬元台幣不等。

4. 鼓勵支持台灣本土內容,設立獎勵機制,但具體方案串回文化部

為了鼓勵業者支持台灣內容,專法會有針對OTT平台製播台灣本土內容的獎勵輔導措施,但畢竟NCC屬於監管機構,具體方案仍得串接文化部,但目前尚未定案;另外,NCC要求業者要在平台上設立專區,揭露每一年自製或合製的台灣內容資訊,像是投資、製作或合製⋯⋯等等。

5. 網路上的內容也要有保護機制,妨害風俗、兒少就得罰

和針對電視、電影而生的《廣電三法》一樣,OTT平台上的內容也得有「分級制度」,並要有配套措施來「防護」;除此之外,OTT平台上的內容不能妨害國家安全、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妨害兒童或少年身心健康。

倘若違反專法中明訂的條文,有些罰款10~100萬元不等,像是幫忙中國OTT平台營運這種行為,責罰就更高,罰款50~500萬元不等。

OTT專法到底管了誰?上路後有效果嗎?

「要立一個法案之前,你得搞清楚幾個問題:你究竟要管誰?立了法之後,問題解決沒有?」前文化部影視局局長張崇仁指出。

他拿「網路管制」舉例,在網路才剛剛開始發展的80年代,歐美市場採取完全開放的態度,因為當下需要的就是自由發展,管理反而會害了這一整個產業;直到30年後,Google、Facebook、Amazon等巨擘獨大並開始壟斷,政府才要出手管理。

OTT專法中明定需要揭露的事項,對Netflix這類國際營運的業者來說,是從未透露過的內容。
pexels

「NCC在拿《廣電三法》中管理有線電視的思維管理OTT平台業者,但有線電視是涉及到國家頻譜資源,才需要這麼做的,OTT卻不是,你要這些資料的意義是什麼?」

例如第八條中明定,OTT平台要如同有線電視揭露「收視率」般,NCC定期申報台灣的「使用者數量」、「營業額」、「點擊數」、「流量」及「使用情況」等營業資料。事實上,對於OTT平台業者而言,這些都是商業機密,Netflix也從未揭露過單一市場的營運狀況,強制要他們揭露,其實難度很高。

「我們是覺得其實管OTT,不能管太多,你要管的其實是很基礎的問題。」楊麗貞以新加坡的例子舉例,「新加坡版NCC」的主管機關IMDA(新加坡資訊通信媒體發展局)並沒有立專法,而是立規範管理,設立了稅收、消費者權益保護及分級制度,結果當業者全都做到,反倒心態更開放,能自由營運。

「OTT是需要管理,但不一定是法律的層次。其實它就是一個提供服務的型態,沒有辦法用一部法去管理,可以透過不同的協議、規則,但規範應該是隸屬於不同的部會。」詹婷怡也持同樣態度,認為如稅收可由經濟部管理、不良內容則可用《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範。

綜觀世界趨勢,若要針對網路世界控管,最基本是要維持「開放自由」原則。相反的,若為了控管中國OTT,阻斷ISP業者提供的網路,便是背道而馳。

綜觀台灣的影視音產業,因為OTT進駐,大環境發生的種種改變,無論好的、壞的,都與長期的政策與輔導機制脫不了關係,若政府真正地為影視音產業著想,是要把產業生態構建好,OTT平台作為「內容」的銷路足夠多,產業才有活水進來。

「如果你要管的,跟網路發展原理完全相反的話,它不會有結果,還會長到別的地方去。」詹婷怡總結道。

最壞狀況〉身為一名觀眾、一位愛奇藝用戶,對你有什麼影響?

這一部OTT專法,NCC得先公告60天後,聽取各方意見、開設公聽會及說明會,之後得再回到NCC修正,才能交予行政院審查,最後才會進入立法院三讀,還有很多討論空間。

倘若真的按草案來執行,最壞的狀況,無非是愛奇藝台灣站和騰訊WeTV徹底退出台灣市場,歐銻銻娛樂、任風媒體也無法再進行代理。

但是,以愛奇藝來說,分為「台灣站」和「大陸主站」,即便台灣站下架,政府也很難要求Google和蘋果,把台灣的Google Play和App Store上的《愛奇藝》App下架。以此之故,消費者還是可以在App上追劇。

那麼,對於消費者和觀眾來說,究竟會有何影響?

1. 愛奇藝台灣站撤出➢ 還是可看大陸站,但不能支付台幣

台灣站若撤出,用戶還是可看愛奇藝,只是看的就是大陸主站,架上不再有為台灣觀眾而生的「客製化內容」。除此之外,月費可能不能用台幣支付,只能付人民幣,或是透過中國的一些支付渠道付費。

2. 歐銻銻娛樂無法代理➢ 沒有台灣客服

若有客訴問題,或是平台當機出狀況,台灣代理商可以第一時間處理反應,但若沒有,得轉由中國大陸方遠端處理,等待的時間會變長、緩不濟急。

3. 不能與台灣網路業者合作➢ 影片轉圈圈機率變大

在台灣看影片,伺服器得連接到中國或是海外,而非台灣就近的CDN,傳輸距離變長、連結的人變多,載入影片速度可能會有延遲、變慢。

「不管法令怎麼樣,愛奇藝承諾對用戶提供的服務,永遠不會中斷,就歐銻銻娛樂經銷愛奇藝VIP會員的部分,我們也一定會保障消費者的權益,但如果說,真的走到了最壞的那一刻,我們還是只能遵循。」歐銻銻娛樂董事長范立達表示。

無論你是否為愛奇藝、騰訊WeTV的用戶,身處人人已經離不開網路娛樂、離不開影音串流的世代,這一部台灣首創的OTT專法,對未來、對台灣、對產業究竟會有什麼影響?你應該得關注!

責任編輯:張庭銉、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不要趕盡殺絕!」被OTT專法針對,愛奇藝4年來做了什麼?做錯什麼?

賀大新攝影
NCC似乎不想給中國業者留個餘地。繼YouTube後,如今已是最多台灣人使用的平台愛奇藝,在爭議從未停止地營運4年後,對於台灣市場,究竟是福是禍?

「我要先講,我今天受訪的身分是歐銻銻娛樂董事長,不能代表愛奇藝。」訪問正式開始前,歐銻銻娛樂董事長范立達如此強調。這段話,其實一語點破了愛奇藝台灣站上線4年來的「剪不斷,理還亂」爭議。

2016年至今,愛奇藝台灣站成為繼YouTube之後,最多台灣人使用的OTT(影音串流)平台、App下載量破600萬。從陸劇《延禧攻略》、《如懿傳》,再到韓劇《鬼怪》、《金秘書為何那樣》、《夫婦的世界》⋯⋯都是近年觀眾耳熟能詳,在愛奇藝才能看到的第一手「爆款」劇集。總計愛奇藝投入在台灣內容上的費用,已超過新台幣10億元。

但另一方面,政府對愛奇藝的「寬容度」,似乎和觀眾對愛奇藝的「黏著度」不成正比。4年來,對愛奇藝台灣站「非法營運」、「文化入侵」的種種負面指認從未停止,更連帶催生了《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以下簡稱OTT專法)草案,最糟的情況,愛奇藝台灣站將退出台灣市場,倘若台灣還有協助的營運的業者,包括代理商、ISP(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等也會被連帶責罰。

在OTT專法出爐之際,歐銻銻娛樂董事長范立達近日頻頻為愛奇藝發聲。
侯俊偉攝影

「這一份OTT專法不是管不到愛奇藝,它是不要管愛奇藝,然後徹底的把愛奇藝趕出台灣。」

愛奇藝在台灣究竟做了什麼,讓消費者愛、政府恨,如今面臨著被「趕盡殺絕」的局面?

故事得從四年前,把台灣選定進軍海外第一站說起

「2016年愛奇藝為什麼會來台灣,坦白說我真的不知道,可是你事後回顧去看這個策略,當然是對的。」

一切的故事,得先從愛奇藝把台灣選為進軍海外的第一站說起。

中國雖然有14億人口、內需市場龐大,但中國當時有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相互競爭,付費會員人數的上漲幅度有限,愛奇藝若想獲利,和Netflix一樣,也得走出家門外。

但是,愛奇藝從百度起家,一間純粹道地的中國公司使用的平台架構、行動系統、行銷工具⋯⋯等等,都是「中國only」,范立達表示,當時出海相當於是要到一個「新世界」,必須得選擇一個「好上手」的市場,當成第一站慢慢摸索;時至2019年,北京愛奇藝也正式大批出海,在全球60個市場上線。

先撇開兩岸的特殊關係,也拋下中國有意透過愛奇藝來「大外宣」的論點不看,單就商業考量來說,當OTT平台的「會員人數」和「進軍市場」多,無論是投入在自製內容,亦是購買版權,回本的機會才愈高。

「香港跟澳門不講普通話,在語言上的溝通比較困難,基本上台灣最大的差異是繁體字和簡體字,所以愛奇藝當時選擇台灣為第一站,只是沒有想到,政治上的阻力會這麼大。」

《太陽的後裔》、《夫婦的世界》⋯和Netflix爭第一,戰場都在韓劇

行政院院長蘇貞昌日前談起中國OTT平台,以一句「不能讓中國併吞台灣」引發話題,爭議點源自愛奇藝原生的「中資身份」。既然是中國平台,容易讓人認為平台透過中國影集、綜藝節目、電影來進行「文化入侵」。但,果真是如此嗎?

「有人說愛奇藝台灣站都沒有罵習近平的內容、但我們也沒有罵蔡英文的內容啊!我們會盡量讓做到不引起台灣消費者反感,內容完全篩選過。」

歐銻銻娛樂指出,愛奇藝台灣站在架上的內容分類大約12個;中國主站就已經超過27個。敏感的「軍事」內容、「公益」、「知識」、「科技」、「財經」⋯⋯等等內容,台灣站上都沒有。

在愛奇藝中國主站首頁上,內容分類就有27個,進到台灣站的內容比例別,不到一半。
愛奇藝

除此之外,或許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韓國內容」才是愛奇藝台灣站的另一個主打牌。這項優勢,是愛奇藝到2020年仍能持續在台灣與Netflix較勁的籌碼。

「其實一開始,我們是先以『韓劇』來吸引台灣觀眾,開站時就推出了《太陽的後裔》。」歐銻銻娛樂透露。

回想一下近幾年在台灣暴紅的韓劇,2016年的《鬼怪》、《太陽的後裔》,再到2018年的《金秘書為何那樣》、《皇后的品格》,2019年的《德魯納酒店》、《男朋友》、《WWW:請輸入檢索詞》,以及2020年、剛剛播畢不久的《夫婦的世界》⋯⋯ 。這些熱門韓劇,皆是愛奇藝針對台灣市場購入的強檔內容。

「Netflix這2年發現亞洲市場很值得開發,所以現在也很積極地跟韓國、日本大量合作。」

范立達表示,Netflix和愛奇藝,分別是台灣人訂閱付費第一高和第二高的平台,愛奇藝近年和Netflix在網路聲量上較量,如同冠軍和亞軍之爭,關鍵點多集中在有沒有爆款韓劇上。

「像我們有《夫婦的世界》的時候,Netflix基本上是被愛奇藝壓著打,但輪到Netflix播出《梨泰院Class》和《愛的迫降》時,我們就是趴著打。一個播完換一個,大家互有消長。」

雖然強檔台劇也會影響到Netflix與愛奇藝在聲量上的競爭,但韓劇是近期主要戰場,2016年孔劉主演的《鬼怪》,在愛奇藝播出時,在台灣掀起一陣瘋狂熱潮。
愛奇藝

歐銻銻娛樂向《數位時代》獨家透露,截至2020年7月,愛奇藝台灣站上中國和韓國的內容,各占平台總數的23%、日本占20%、其他20%,而台灣由於本身產能和前三地相比就比較小、占比則為10%。

愛奇藝,你為台灣做了什麼?

就一般消費者來說,無論是愛奇藝、Netflix、HBO GO⋯⋯任何一個OTT平台進駐,就是多了一個新選擇、可以看的「內容池」。當池子變多,無疑是好事一樁。但對於台灣影視音內容產業來說,愛奇藝的到來,改變了什麼嗎?

2017年,歐銻銻娛樂出資自製了五部台劇:《1006的房客》、《人際關係事務所》、《種菜女神》、《如果愛重來》和《墜愛》,除了在愛奇藝台灣站、電視台同步上映,愛奇藝也向歐銻銻娛樂買下全權,上架到中國主站。

范立達透露,在2020年第4季,愛奇藝台灣站將會推出兩部由愛奇藝出資的「自製台劇」;這也是第一次的投資嘗試。倘若要加總愛奇藝這4年來,投入在台灣內容上的費用,已超過新台幣10億元。

范立達先前曾在一場OTT專法公聽會上表示過,2020上半年台灣共計有18部自製電視劇,愛奇藝台灣站買了其中的9部,以數量來說是所有OTT平台中最多的。
唐子晴攝影

綜觀台灣的內容產業,早已經陷入缺乏資金、沒有資源、能見度低的惡性循環,隨著近年資本雄厚的境外OTT平台進駐,並開始購買、甚至是製作台灣的本土內容,吸引台灣消費者入場。

雖然看事情得「一體兩面」,愛奇藝對於台灣的OTT平台及有線電視台來說,造成不小的壓力,但帶來的挹注,卻也是台灣內容產業為需要的。一來,無疑是資金上的幫助,他們往往願意付出比傳統電視高上幾倍的預算產製內容;再者則是通路上的拓展,台灣內容藉此可以播到國際上,讓能見度從一個市場,轉變到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市場。

「如果這個市場對那些國際平台很不友善,設了很多條條框框,讓他們覺得在這沒意思,或者無利可圖,也許就放棄這個地方了,因為他還有很多別的地方可以選擇。愛奇藝海外還有59個點、Netflix還有189個市場,我不一定要來你這裡。」

范立達表示,倘若境外平台真的退出台灣市場,受到最大影響的還是消費者。或許服務還是能用,但倘若停止租用在地CDN、IDC(網際網路數據中心)機房,看片只能連到海外伺服器,畫面延遲機會增加、品質相對會降低,或是在付款時不能再支付台幣,而是人民幣或美元。

歸根究底,OTT平台是服務業、科技業?還是影視音產業?

OTT專法之所以引起台灣影視圈軒然大波,癥結點只有一個問題:OTT平台業者,究竟隸屬於哪一個產業?

因為兩岸之間的特殊關係,無論是台灣的《廣電三法》、對岸廣電總局的規範,都對台灣和中國的電影及電視劇有所限制,例如不能自由發行播映、需要事前通過審核,更有數量上的規範限制。

隸屬於「影視音產業」的中資要來台投資、設立公司,目前是被嚴厲禁止的。若從OTT專法草案的現行設計來看,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等於是要被逐出台灣。

雖然OTT平台是透過網路傳輸,在平台傳遞影音內容,但歸根究底經營的「商品」仍是一部部劇、一部部電影。由於平台也會出資製作,或是自己製作內容,在台灣政府的判定或是消費者的認知中,應該是屬於「影視音產業」,但范立達卻有不同觀點。

「這一點都不難規範,汽車是運輸業,難道它現在裝潢成遊覽車、載遊客出去玩,你就要說它變成旅遊業嗎?你不能因為車子上面載的東西不一樣,就去區別他的產業。」

他表示,OTT是一個以科技為基底的產業,Facebook、LINE、Skype都是OTT產業的一環,只是平台上搭載的東西不一樣,他拿Netflix舉例,即便Netflix已經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娛樂王國,但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掛牌時,不像21世紀福斯公司被歸為「傳播娛樂業」,Netflix就是「網路應用與服務業」。

范立達表示,在台灣開放中資投資的「白名單」中,「資料處理及網站代管相關服務業」就被列為其中,而在主計總處的「中華民國行業名稱及定義」裡,「提供線上影音串流服務」的業者被歸為此類別,但對於政府仍判定愛奇藝隸屬於「影視音產業」,他相當無奈。
侯俊偉攝影

「就好像你年滿18歲可以騎摩托車,但我今天去考駕照,監理站說你是17歲又365天,不能考,他想要說你是影視音產業、你就是影視音產業,或是只要政府認為你對台灣有政治、文化或是社會造成危險的可能,就不準你來。」

有朝一日,中國OTT平台若真解決了「產業定義」這一最難的爭議後,另一個難點也會接踵而來:中國影音內容的審查和比例。

在《廣電三法》中,除得到獎項的中國電影,中國電影每一年能夠進口台灣的數量只有10部,至於中國電視劇,則更規範了在電視台播出的比例,並且每一部作品都得先經過文化部審查,但如今從傳統媒體走到新媒體,若要「比照辦理」,在OTT平台似乎完全沒有這樣的限制。

對此,范立達提出了「DVD出租店」一說:電視台一天24小時是線性播出,對於觀眾來講是被迫收看、沒有選擇,但OTT平台是「on demand(隨選)」,讓觀眾自己決定要看什麼,兩者有很大不同。倘若架上擺著10部陸劇、100部台劇,但觀眾都不看台劇,這樣的比例設定便毫無意義,就好像過去DVD、錄影帶出租店,那麼多的片子,卻也沒有限制中國片子的比例。

「你要用管理有線電視的方式去管理OTT平台,就會陷入之前的傳統的思維跟管制方式,這是不對的。」

范立達:請告訴我愛奇藝的問題究竟在哪?我們願意改

雖然近期范立達箭拔弩張、言語犀利,頻頻為愛奇藝發聲,但最後談到面對無法解決的兩岸關係,未來該如何與政府和平共處時,他的態度也漸漸軟化。

他強調,不管是愛奇藝、還是歐銻銻娛樂,都從未想與政府作對,也沒有所謂要戰、還是要和的問題;即便愛奇藝當初要落地,申請在台成立子公司被拒絕,轉而以歐銻銻娛樂經銷代理的方式經營,也是在《民法》上獲得許可,合法合理。

讓消費者有更多內容選擇、投資台灣內容產業、把台灣內容推向海外市場⋯⋯「除了說愛奇藝是中資之外,我看不出愛奇藝留在台灣,究竟有什麼樣的負面的影響?」

「我很希望政府能夠更冷靜地思考,不要那麼意識形態先行。如果你真的覺得愛奇藝是一個有問題的平台,能不能告訴我問題在哪?如果可以改,我們就改,達到政府希望的要求跟目標,不要對愛奇藝趕盡殺絕。」

退一萬步說,假設政府真正在意的是中國OTT平台「文化入侵」、「文化洗腦」的威脅,若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真退出台灣市場,反而在YouTube上開啟免費頻道、免費播放各式各樣中國內容,在如今這樣一個開放的網路世代,政府、你管不管?要管、你又該怎麼管?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3%
截至2020年7月,愛奇藝台灣站上大陸和韓國的內容,各占平台總數的23%、日本占20%、其他20%,而台灣由於本身產能和前三地相比就比較小、占比則為10%。

3 史上第一部OTT專法保護了誰?為何台灣業者異口同聲:不用管太多

蔡仁譯攝影/《數位時代》製作
一部OTT專法,是解決台灣業者困境所需要的嗎?高喊「需要被保護」,但我們⋯⋯究竟應該被保護些什麼?

「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談起如今的OTT產業,這是在台灣業者口中常常會聽到的一句話。

根據凱度洞察《台灣OTT市場隨選影視戰況分析》統計,台灣前5個最多人付費訂閱的OTT平台,只有一個是台灣本土平台,其他全是國際境外平台。

2016年,隨著「外來者」Netflix、愛奇藝進駐,這一年才被稱之為台灣的「OTT元年」,也正是他們「推波助瀾」,加速台灣消費者的觀影時間,從有線電視轉移到OTT平台,更讓平台的角色晉升為內容產製者,注入龐大的資金和資源,讓台劇有機會再次復甦。

但相反地,在這4年間,台灣本土平台要和國際平台競爭,台劇得在陸劇、韓劇、日劇、美劇的汪洋中搏關注⋯⋯面對資本和資源長期的不對等,讓LiTV創辦人暨董事長錢大衛開始向政府喊話: 請出面管理,保護我們的生存空間!

如今,一部史無前例的《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以下簡稱OTT專法)草案真的問世了。但是,這真的是所有台灣業者期望的嗎?

他們打破「只有國際平台可以」的魔咒!

《通靈少女》、《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在2019年之前,舉凡能和韓劇、美劇、陸劇競爭的台劇,要不是與國際業者HBO Asia聯合製作,就是上架Netflix後,才一路紅回台灣來。似乎有國際平台參與,才是票房品質雙重保證的魔咒。

但是《我們的與惡距離》在去年打破了這樣的僵局。

CATCHPLAY在當時擊退Netflix,與HBO一同奪下該劇全球版權,且首播時只限在台灣平台上播放。

在《我們的與惡距離》上架後1個月,CATCHPLAY+已新增22萬名會員,付費會員人數也翻了1倍,都是過去不曾有過的成績。
公共電視官網

到了2020年,一部展現台灣社會底層小人物拚搏的精神,草根味濃厚的《做工的人》也引起熱烈迴響。一共6集、全集累積收看次數突破百萬,創下收視高峰背後,是由myVideo投資、myVideo獨家首播,

《做工的人》成為今年上半年myVideo戲劇類冠軍,首播播畢後才上架到其他平台。
圖片來源/大慕影藝《做工的人》

雖然不像Netflix般流量爆炸的劇集,總是一部接著一部,但這似乎是在證明,台灣業者也有能力搶到,甚至是做出自己的熱門好作品,而面對國際平台的競爭,不是只大喊「需要被保護」,而是一步步摸索出對策與出路。

以營運4年、如今註冊用戶達600萬的CATCHPLAY+來說,目前在台灣、印尼、新加坡三地營運,雖然有超過80%的營業額貢獻自東南亞,但CATCHPLAY集團執行長楊麗貞透露,自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獲得成功後,今年開始把目光放回台灣。

CATCHPLAY+則在歷經數年的討論談判,於今年7月「牽手」國際平台,把HBO GO的內容全數上架平台。接下來還將與文策院共同投資發行公司「影響原創」,產製台灣原創內容。

「4G時代,很多myVideo用戶都來自電信綁約銷售,開機率比較低。這幾年來這類用戶的比率愈來愈低,現在是靠內容,去吸引真正的『活躍用戶』!」台灣大哥大新媒體副總經理李芃君說。

台灣大哥大早在2012年就推出了myVideo,一步步靠著電信綁約獲得用戶,再到擴展平台內容、擴展通路,上架到凱擘大寬頻機上盒等不同策略營運,堪稱電信商中布局OTT最積極的業者。透過集團資源打仗,也締造出一般業者難以執行的成果,成功從「個人用戶」走向OTT最難打進的「家庭用戶」,如今myVideo的個人用戶與機上盒家庭用戶比例已各佔5:5。

台灣大近來更開始投入自製內容。李芃君表示,在《做工的人》之後,「希望每一季就有兩檔獨特、高規格製作的大檔劇集。」

無論是myVideo,還是CATCHPLAY+,他們都有著相同的特點:已經找到與國際平台的共處之道,願意持續地投資產製本土內容⋯⋯透過他們不同的角色定位與觀察,看到了什麼「台灣OTT產業百態」?

台灣大哥大新媒體副總經理李芃君(上)與CATCHPLAY集團執行長楊麗貞(下),向《數位時代》分享產業觀察,以下各自簡稱myVideo與CATCHPLAY。
蔡仁譯攝影/《數位時代》製作

Q:從2016「OTT元年」再到「OTT專法」,這4年產業發生什麼轉變?

myVideo
在2014年,經營OTT平台的業者都還是以三大電信商為主,隨著2016年Netflix、愛奇藝進來,隔年抖音也跟著來,我們以廣義的OTT影音平台來講,現在已經把產值和用戶對內容的需求,拱到最大了。

我常說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最好」是針對上游業者,當平台都需要內容,而且都希望投資獨家內容,對創作人的需求大幅提升,他們的作品不只在台灣,在全球也可以被看到;「最壞」則是指平台業者,我必須要有夠多夠好的內容,消費者才會買單,但大家真的很競爭、殺價殺很兇。

CATCHPLAY
你應該很少看到一些公司,可以在這麼集中的時間內快速崛起,然後又很快解散,甚至過去在矽谷,頂多就是這個速度。像是東南亞的iflix和Hooq,每一家都砸了3~4億美元,前陣子一個賣給騰訊、一個收了。

大家在過去三、四年對市場過度樂觀,其實,這會是一場馬拉松。想砸錢砸個幾年就要轉正(獲利)、IPO(首次公開發行),實際上沒有那麼順利。現在還站在這個比賽場上的人都在想:我的投資怎麼回收?我的下一步是什麼?我要想辦法跟別人合作嗎?還是我要收了?我要怎麼樣活下來?這是大家都在思考的問題。

Q:國際OTT相繼在台灣上線,對本土業者來說影響是什麼?

myVideo
我覺得最大的影響是在內容的採購上,大家都希望去拿一些好的內容,無論是投資本土的影視創作,或者是買韓劇、陸劇。可是,國際平台常常站在最上游處,要搶就搶全球獨家,都是Netflix跟愛奇藝在搶⋯⋯不要說台灣獨立經營的平台,就連我們也不可能搶全球獨家,然後再分銷給其他的平台,以這方面來看,台灣業者真的是弱勢。

但產業競爭其實就是這麼現實殘酷,我們其實很希望扶植台灣的文創內容,業者間採取合作的方式,不是拿下全球獨家後,電視台和其他的OTT平台都不能播,這會影響到台灣消費者的觀影便利性,讓消費者能盡可能地看到作品,我覺得才是比較好的方式。

CATCHPLAY
擠壓是難免,但說實在的,這就是自由市場的競爭。因為我們有在海外營運,走了一圈下來,也了解新加坡、印尼的法規跟市場趨勢,我覺得OTT不能管太多,要管的應該是很基礎的問題:消費者權益、稅收、分級制度⋯⋯等等。

商業世界的事情,本來就是政府管愈少愈好,能夠活下來的,自然就會活下來,不能活下來的,讓政府一直補助,也不是長久之道,政府應該做的是創造一個健康的環境,不該限制的就不要規定。

Q:專法部分用意是要保護台灣業者,你覺得需要被保護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myVideo
我認為該被保護的不是平台業者,而是消費者權益。另外,我們還是自私一點,希望任何的發展對國內產業都需要有利,因為如果愛奇藝和Netflix獨大,但平台上如果99%都是國外內容,對台灣的文化產業不是好事,但不是要用管制的方式限制他們,要他們一定要怎麼做,應該是要扶植上游產業,讓他們能跟國際接軌,讓他們擁有國際級的水準,才有和國際平台頻繁合作的可能。

產業健康發展其實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文化部有補助、文策院有投資,我覺得都是健康的。在產業好的時候,應該要把上游的生態系構建起來,不然等真的不好的時候,就來不及了。

CATCHPLAY
其實OTT產業是一個傳統銀行或財務看不懂的產業,我們自己要找錢是困難的。尤其要在台灣,他們對這個產業的理解度、願意承擔的風險很低。我反倒覺得,OTT要欣欣向榮的話,應該在投資的條件上盡量放寬,也鼓勵台灣的借款方給予更多支持。

另外關於內容,應該要從內容本身的發展來看,內容自己要救內容,而不是靠量的限制或是比例去救,沒有意義。為什麼我們想要進入台劇原創,其實不只是給錢,而是怎麼樣建立一個生態鏈,把有創意的人拉進來,給予他們市場的世界觀或是市場性訓練,把這些東西帶進他的創作。台灣過去真的就是手工業,現在把它變成一個工業,需要讓這些創作者的觀念變大,願意把全世界觀眾當作你的觀眾,你願意為觀眾創作,而不是為自己想要講什麼去創作,我覺得這是台灣內容發展中最需要的。

Q:怎麼看待台灣OTT產業未來?

myVideo
前陣子有一些台劇在愛奇藝和Netflix,或是其他OTT平台上表現非常好,帶動了整個台劇的氛圍,2020年確實是台灣影視創作一個爆發的起點。我覺得未來5年,上游產業的提升會非常明顯,更多台灣的文創內容會被看到。

過去一部劇,大多是電視台委製、預算有限,現在有OTT平台挹注,如果預算增加一倍、三倍,創作者原先累積的能量就能充分發揮。作品可以在電視台上播,也可以在OTT上播,甚至可以播到國際上,如果反饋好,又會吸引更多資金再投入到上游產業,上游產業就會很忙。

CATCHPLAY
這麼多家業者,本來就是過多了。一個市場真的能夠活下來的,我覺得頂多兩、三家,就一家最厲害,第二家可能還勉強撐著,第三家以後可能都被拉很遠。整合是一定會發生,但是這個整合一定會是大家意想不到的,就像我們和HBO的合作,但是我覺得這會是好的,會讓台灣的環境回到比較健康的狀態。

經過這三、四年的,大家嘗試很多不同的東西後,我覺得會開始更理性吧!理性絕對是好事。

在去年《我們與惡的距離》後,很多人都拿大錢進來要拍台劇。《與惡》一集預算才400萬,現在每一個台劇都喊到500、800、1000萬,這種非理性的做法就像OTT平台經營一樣,市場明明就沒有辦法那麼快回收。要維持理性的說NO,反倒才是對的事情,否則會泡沫化,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全世界只有台灣有...OTT專法火線背後,產業界怎麼看?

《數位時代》製作
如今一個OTT產業,牽扯到的事情太多了!我們整理了9位角色迥異的業界人士觀點,同在影視大池中,他們眼中的OTT產業與OTT專法,究竟是什麼模樣?

台灣「領先」全球推出《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以下簡稱OTT專法)草案,雖在短時間內不會對造成劇烈改變,但不光是OTT平台、產業受影響,還有:有線電視業者、頻道商、電信商、影音製作公司、導演、發行商⋯⋯等週邊業者,牽扯到的事情太多了。

同在影視大池中,他們從這份專法中看見了哪些問題?OTT產業真的需要被納管嗎?

《數位時代》整理了9位角色不同的業界人士觀點,從各自立場出發,談他們眼中的OTT產業與專法該是什麼模樣。

1.影視產業觀察者,你怎麼看?

拜了陸劇「文化入侵」,難道我們就不看韓劇、美劇了嗎?

台灣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理事長蔡嘉駿

蔡嘉駿談到OTT專法時認為,與其抵制來自中國的專業生產內容,最好的方式是讓台灣的內容水準更強大。
NMEA

要做這一件事,背後有兩個意義:政治意義和產業意義 ,OTT專法100%是政治目的大於產業目的

NCC表明只管PGC(專業生產內容)、不管UGC(用戶生產內容),假如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真的如政府所說,首要目的是「文化入侵」、「商業盈利」是次要,那把他們逐出台灣後,他們再在YouTube上開設一個頻道,購買大量廣告吸引觀眾去看,政府,你又能怎麼辦?

要抵抗別人文化入侵,最好的方式是讓自己的文化更強大。產業現在最需要被照顧的是「內容產製」這一環,如果我們的內容一樣不長進,政府也沒有訂出更多有利的政策,台灣內容產業的未來,就會跟現在還是一模一樣,量跟質都在原地打轉;就算觀眾不看陸劇了,難道就不看韓劇、美劇了嗎?

如今海外平台來台灣,如果發展順遂,勢必也會帶動台灣「產業升級」,韓國就是很好的例子。再看看日本,因為一部Netflix原創自製劇《AV帝王》走紅,以前這麼排外的日本人,現在也都知道應該要跟國際平台合作,把心態放開。

資金、資源龐大的公司,要麽是美國派系、要麼是中國派系,OTT專法要把中國公司逐出台灣,但我認為美國公司在短期內,照顧台灣的力度,不會像日韓一樣強,光拿在日本、韓國取得內容,就夠台灣觀眾看到飽了!

YouTube、B站才最能「入島、入戶、入腦」,不要在井底立法

資深媒體人商台玉

商台玉認為,中共官媒才是台灣當局該設法「管」的媒體,他們在YouTube上開的頻道甚至是台灣電視台受關注度的好幾倍。
Facebook cc by 牽猴子行銷總監王師

我們在討論一個新法案或是有線電視的議題,從來不會把真正的問題、真正的既得利益者、真正的目的說明白,感覺很像外行人在討論,其實是不想講的太清楚,怕被貼上標籤。

我覺得台灣要立OTT專法,就是針對中國,直接講白了,如果沒有中國這個特例存在,台灣不會立一個全世界都沒有的法,順道連美國、韓國、日本、歐洲都管到。

既然是衝著中國而來,就要對中國多了解一點。

中國影音網站是從盜版起家,野蠻生長;包括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芒果TV、搜狐等5大業者,全都是民營企業。在中國,內容產製業地位很低,觸碰不了政治,掌控不了言論尺度;而中國中央電視台、5大省級電視台都是由共產黨、國家主導,我認為他們才是台灣真正應該注意的「媒體」,如今 在YouTube上都開有頻道,訂閱數甚至是台灣電視台的好幾倍,政府要管的,應該是他們 ,不是愛奇藝!

再說了,中國還有B站(bilibili),如今也在美國上市,市值已經追上愛奇藝,它就相當於中國的YouTube,上面幾乎全都是UCG,完全走出中國的自己的內容產製模式,用戶原生內容的意識型態,反而超過中國自製的節目跟戲劇,這才是大量的「入島、入戶、入腦」

要立一門新法案,你要思考,你的管制目的是什麼?如果真的是針對中國內容而來,必須得考慮更嚴重的問題,而不是今天所談的OTT專法,假如愛奇藝台灣站真的下架了,今後我還是可以連到中國主站直接觀看啊!如果立法是關起門來或躲在井裡在立,那這個法律一定會有問題。

2.內容產製/發行商,你怎麼看?

NCC拿《廣電三法》的邏輯管OTT,但他們不是有線電視!

巧克科技新媒體共同創辦人、前LINE TV執行長劉于遜

劉于遜認為,台灣政府對中國OTT業者不能用舊產業老法律、先入為主的觀念立法。
本刊資料

如果要進行網路治理,我一直很贊同必須得保有「網路中立性」。網路世界中最基本的原則:業者、使用者,每個人都有在網路上的自由。

但這一部OTT專法,卻不是按照這一套邏輯來走,似乎是《兩岸關係條例》參與更多。例如要控制ISP業者(網路服務供應商)的機房,就是一個例子,讓專法乍看之下好像很怪,是因為每一個政府部會都有自己的考量立場,融進專法裡。

我覺得要管理OTT產業,不應該是立專法,而是立下業者「自審自律」的規則,如果 今天透過業者「自審自律」,還是沒辦法管好,政府才應該出手,不能在這之前,就先立下框框條條的強硬限制。

草案會這樣設計,某個程度是NCC按照《廣電三法》管制傳統行業的邏輯來管理OTT平台,雖然政府想用公權力介入這個產業,讓產業更快上軌道,但OTT平台又不是一般上市公司、也不是什麼管制行業,為什麼要向NCC揭露「使用者數量」、「營業額」、「點擊數」、「流量」等資料?

我認為專法一定要等到試行時,才會看得出來,大家都要怎麼接招拆招。

消費者才不管那麼多,專法讓追劇變少又變慢,就是權益受損!

牽猴子行銷總監王師

王師指出,無論對消費、發行、製作哪一方而言,愈能彰顯平台多樣性,對整體產業的發產愈有正面影響。
Facebook cc by 牽猴子行銷總監王師

我們可以從兩個身份來看這一部專法。

如果我是一名消費者,我只會在乎一件事:怎麼樣更快、更便宜獲得更多的內容?

我不會太在意業者間的競爭、也不會去管法令層面的東西,但如果法令變得嚴格,導致我看的東西變少、變貴、變慢,我就會不開心。

反過來,從一名台灣業者的角度來看,我是做內容發行,我們會對下了院線的電影做後端版權分銷,包括在電視台、飛機上、OTT平台上播⋯⋯對我來說,能銷售的平台愈多愈好,才不會被壟斷,當有了競爭,平台才會願意付比較高的價錢;況且因為剪線潮,如今有線電視採購預算也降低,OTT平台反倒成為出手闊綽的採買方

如果是做開發製作的上游業者,OTT平台為了在內容的豐富性上競爭,他們會從前端開始投資:對內容製作者來說,無疑是一個大好的消息,減輕過去找金主、找募資的壓力。

撇開政治不說,就我看來,平台愈多、選擇愈多,都是好事一樁

3.台灣本土OTT平台,怎麼看?

兩國文化權的矛盾交給《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就好,為什麼需要立專法?

CATCHPLAY集團執行長楊麗貞

楊麗貞認為,立法應該針對OTT整體產業,而非將兩岸關係的矛盾放在「管少數平台業者」。
蔡仁譯攝影

OTT是自由市場競爭,如果做到了「稅收」、「分級」和「內容保護」這3點後,就是要開放!讓觀眾看到盡可能豐富的內容。

我其實很想和政府說,中國OTT平台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矛盾,其實是國與國之間「文化權」的判定,跟業界比較不相干,如果真的要管,那大可直接執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就好,不一定得動到其他OTT業者。

況且,市場上有非常多的OTT平台不是收費制、是免費的,但NCC並沒有要讓他們納管,但免費的才更應該管吧

因為用戶族群更大,更多年輕人或青少年可以零負擔地觀看⋯⋯你管Netflix不管YouTube,但YouTube開始有付費方案,不該管嗎?那直播要不要管?這些認定,都純粹取決於官員的認知程度。

所謂的「抓大放小」、什麼叫大,什麼叫小?擁有一定經濟規模跟影響力,這誰來判定?讓業者自願登記⋯⋯數量一定寥寥可數,我會懷疑執法的公平性。

如果要做、就要做清楚,既然要管、就要有效,不要讓人覺得徒勞一場。

「抓大放小」可行,但要業者「自願登記」⋯NCC給點誘因吧!

GagaOOLala杰德影音執行長林志杰

林志杰認為,立法讓業者「自願登記」,政府就該進一步提出「誘因」,另一方面也要幫助本土業者面對來自國際的強大競爭力。
侯俊偉攝影

OTT要納管,應該要以「鼓勵合法,打擊非法」為原則,先從鼓勵合法開始,再一步步全面納管,畢竟OTT平台的種類非常多:有正版、盜版、UGC、PCG、SVOD、AVOD⋯⋯要「一次到位」很難,所以我覺得「抓大放小」是相對比較可行的做法。

但是,OTT和UGC的服務愈來愈像,NCC未來如果一邊要求OTT需要登記註冊,另一邊卻對UCG完全沒有任何規定,是否造成管理不對等的情況?

歐盟視聽媒體服務指令(AVMSD)就有提到,YouTube跟Facebook都得一併都須遵守相關規範。

除此之外,要讓業者「自願登記」,NCC也需要多做說明,提供更多自主登記的「誘因」,例如登記者是不是可以獲得更多資源、更多補助申請的機會?

面對國際業者的強大競爭力,政府應該思考如何提供獎勵措施,幫助台灣本土OTT業者不被邊緣化,又能對接國際市場發展。

4.境外OTT業者,你怎麼看?

全球第一部OTT專法,成立的迫切跟必要到底是什麼?

LINE台灣董事總經理陳立人

陳立人指出,政府必須謹慎審視立OTT專法的用意,是否能讓台灣OTT產業生態系更加完善。
LINE

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後,OTT數位串流產業和消費者的生活又結合的更緊密了。

LINE TV在台灣已經上線5年,透過一路上的觀察,我們發現台灣的OTT產業,其實很有機會成為全球內容產製鏈中的重要一環,但是卡在產業生態還不完善、不同角色的業者成熟度不一致,不少人還處在成長的階段。

我們當然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正面、有建設性的政策,或是對創新的實際支持,來取代高強度監管和懲罰制度。

這是全球第一部OTT專法,但以目前的草案架構來看,此時成立的迫切性和必要性是什麼?還存在不少疑慮。

如果倉促上路,我們擔心只會造成過多的約束,反而限制了台灣OTT產業未來的發展,阻礙台灣優質內容被觀眾看到幾會,甚至是推向國際的可能

5.有線電視/機上盒業者,你怎麼看?

不只「國安」問題該顧,「盜版」猖獗亂象更應該管!

中嘉網路執行長揭朝華

揭朝華表示,OTT專法管不到市面上的侵權網站、盜版機上盒,應該要提出有效對應盜版業者的具體處理方式。
唐子晴攝影

主管機關比較從「國安」的觀點看這一件事情,比如說不讓有國安疑慮的OTT業者進來,但我不希望它只管制國內的合法業者,因為更重要的是,針對非法業者,你要不要去管?

侵權網站、盜版機上盒太多了,在OTT專法裡是管不到的,因為主管機關不想背上一個「妨礙網路自由」的名號,因此國內ISP業者沒有遵循的依據可以對盜版業者「封網」,現在只能靠業者自律,但這不管是對有線電視產業、內容產業,都是一個傷害!

該管的沒管到,反倒合法合規業者綁手綁腳,NCC要傾聽業界心聲!

OVO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有順

吳有順認為,OTT專法「是要能促進產業發展,而不是反倒變成阻礙」。
OVO提供

OTT的確應該要有管理辦法,例如該怎麼促進產業發展、怎麼幫助本土影視做得更好、怎麼有效管制盜版⋯⋯等等,目前台灣盜版盒子依然猖獗,對產業的傷害比什麼都大。

但以對目前專法草案來看,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調整,是要能促進產業發展,而不是反倒變成阻礙。

以草案看來,專法有沒有可能降低海外業者投資台灣的意願?有沒有可能該管的沒管到,反倒合法合規業者綁手綁腳?

要制定一套合理可行的管理辦法,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兼顧平衡發展,又要有管理的智慧,NCC若能多聽聽業者的心聲,我相信有機會調整到合理可行的範圍。

責任編輯:張庭銉、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