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401.jpg

韓爍從未想過,他們的第一夜居然是在牢裡,芊芊主動走向他,只說了一句:「煮飯。」

 

        自從他從被流放南韁後歷劫歸來,芊芊從裴恆的手中又溜回到他身邊,極力的誘惑他都能忍住,現在……他自嘲地笑了,罷了,這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擁有她,即便身處落魄的大牢內,他也不想再錯過此刻的纏綿。

 

        隱隱的月光照著,她小巧的臉龐靠在他胸膛上,眼神卻一刻也不想離開他,兩人互相凝視著彼此,聽著彼此的心跳,記著這激情後甜蜜的寧靜時刻。

 

        「小千,妳說能讓我活,是已經有想到什麼方法了嗎?」韓爍輕聲問著,他非貪生怕死之輩,但唯恐傷害到她的事情,不管是什麼方法,都令他擔憂不已。

 

        「明日,我會在刑場上盡力阻止我母親,若母親堅決行刑,我會在眾人面前做一場戲。」韓爍看著她堅決的表情,臉上盡是擔憂。「要做什麼,我不能告訴你,總之你放心,明天過後我倆都會好好的。」陳芊芊知道他擔心什麼,但就怕提前告知了他,這場戲就會漏出破綻來。

 

 

        「希望我的死,能讓這場禍事,有個結局。」

 

        坦白說,在刑場看到她拔出小刀,刺向胸口的那一刻,韓爍真的要嚇出心疾來了。

        所以眼淚是真的,看到胸口的血跡真實慌了一下,隨即想起之前斷魂散一事,古靈精怪的她總是能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子,但倘若芊芊真的在他面前自盡,那一瞬間的痛,會變成永恆。

 

        幸好她的法子成功了,城主痛失愛女放過了他,讓他處理她的「屍體」。

 

        陳芊芊換去一身衣物躺進棺材裡,神情卻一副解脫了的模樣:「天啊那糖漿黏在身上真的不好受,比含在嘴裡更難搞啊……」想起剛剛要讓假的血漿包破掉,她真的刺的很用力,生怕這場戲沒有一條過,就麻煩了,估計現在胸口那個位置沒多久也會有黑青了。

 

        「妳知道妳方才真的把我嚇到了嗎?」韓爍想起那一刻,還是覺得餘悸猶存,就算是假的,這種傷害她的事也會讓他害怕成真。

 

        「我不是跟你說過逢場作戲了嗎?逢刑場做死戲,提前暴雷的話這反應還能那麼真實嗎?」陳芊芊滿意的點頭表示,隨即又躺回棺材裡,「但這場戲還沒演完,等等還得靠你支援啦。」

 

        語方落,外頭就傳來裴恆前來弔唁的消息,人已過中庭,正在往這邊來。

 

        韓爍笑著搖了搖頭,誰叫他栽在了這個娘子手裡呢?身心都是她的了,命也是她救的,這逢場作戲……是吧?

 

        「記住別虐的太兇啊……人家已經很難受了……夫君。」陳芊芊後面小聲加了一句。

 

        好吧娘子囑咐,為夫不能不聽啊……

 

 

纏夢廢話:

最近追完傳聞中的陳芊芊很兇

忍不住手癢寫了一段

只是這床戲我還是不要寫了啦

讓大家自己想像還是比較好XD

    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