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機場又變水上樂園,到底誰是戰犯?

ujd19f9

昨天一場暴雨讓桃園機場順邊變成水上機場,機場聯外航站南北地下道淹水達 5 公尺深,無法通行讓機場淪為孤島。這場大雨也引發大停電,造成出國旅客進不了機場、回台旅客出不了關。共計有 219 航班、3 萬多名旅客受到影響。這場暴雨癱瘓桃園機場八小時,可說是桃機 1979 啟用以來最嚴重的事故。

許多媒體都用「國恥」形容昨天桃園機場的癱瘓 ,然而這筆帳到底該算在誰身上? 國民黨團副書記王育敏說 ,一場大雨耽誤三萬人既定行程,質疑「這三萬人的損失,新政府要怎麼賠?」認為這不是個別航空公司的問題,是新政府危機處理不當,造成人民損失。另外他也批評交通部長賀陳旦反應慢半拍,早上發生的事故,卻到晚上九點才去機場視察處理。

國民黨不意外的將問題歸咎到剛上任兩周的民進黨頭上, 但桃園機場總公司經理費鴻鈞卻有不同答案 ,並且和桃園市長鄭文燦槓上。費鴻鈞指出,洶湧雨勢使得機場旁的埔心溪溪水暴漲,倒灌回機場排水箱涵才是主因。且因為水中夾雜大量垃圾和浮木,導致機場失去排水功能。費鴻鈞喊話,未來應針對埔心溪防坡堤和閘門做好改善,避免再一次讓溪水倒灌的情形發生。

GZV1Jgg

cufdHR6

對於總經理的說法,桃園市府顯然不買單,並提出埔心溪水位監測站的監測系統表示,昨天上午 11 時 5 分水位最高點,高度約 0.91 公尺,離護岸堤頂高 4.2 公尺仍有很大一段空間。鄭文燦也在臉書貼文指出「埔心溪未有溢堤狀況」,並說根據機場內外排水路判斷,應該是桃園機場公司正在進行滑行道修復和排水工程,因為工程排水未完善,又碰到暴雨,才會造成淹水慘況。

而對於機場淹水產生大亂,林全今天則表示, 這是一個已經存在很久的管理問題 。桃機管理上,應該有盲點,其實翻開紀錄,這座台灣國際機場過去就出包不斷。 2014 年就曾淹過水2010 年時甚至還發生過消防管線爆裂 ,糞水漏出的情況。去年九月底杜鵑颱風來襲,二航廈三樓管制區大廳天花板漏水漏到得用大塊塑膠帆布遮雨接水 國民黨可能忘了,這些難堪的事都是在他們任內發生。只能說桃機雖被稱做十大建設之一,但在工程上本身就存在許多瑕疵。

另一方面, 台灣颱風論壇也指出 ,或許這場災難不能太責怪桃園機場。根據衛星雲圖,昨天上午 9 點左右北方鋒面就開始接近桃園,9 點半桃園沿海雨量便開始快速累積,時雨量一小時內從 1 字頭暴增到 75 毫米以上,上午 10 點半埔心雨量站時雨量更是高達 87.5 毫米。

151834ga6s4ihi6iyiiyi0
圖片來源:台灣颱風論壇

87.5 毫米是什麼概念?水利署針對容易淹水的地區都有制定淹水警戒的雨量值,而全台灣二級淹水警戒的時雨量平均就剛好在 50 毫米左右。換句話說,如果超過 50 毫米,就可能發生積、淹水。都會地區排水系統會比較完善,但就連全國最優秀的台北市,下水道設計標準的最高時雨量也只達 78 毫米。換句話說,昨天桃園地區瞬間暴雨如果發生在台北,恐怕也會發生淹水的情況。

151926dwsq4oiqbpdg0xpj
圖片來源:台灣颱風論壇

一場災難成因複雜,桃園機場固然有設計上的缺失、民進黨新政府、桃園市政府沒有及時掌握災情都是原因之一,例如沒有加強替代道路指引、車流管制等等。然而從昨天暴雨的情況來看,天災可能佔了更多部分。畢竟設計再完善,都很難避免災難發生。除了找戰犯之外,或許我們更該放棄人定勝天的思維,在氣候變遷加劇的情況中,找到和環境共處的方法。